张成美被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前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每次我在监室里喊“大法好”的时候,张成美在对面也喊“大法好”。在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我喊大法好的时候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我就很为她担心……

*****

我叫陈振波,现已被山东省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残。下面是我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期间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部份经过。


张成美生前照片

山东省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张成美(女),2009年12月8日被临朐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绑架,大约是2010年元旦前后,被投进王村劳教所,被编入二大队二班,却一直被关押在警察办公室内(关我的厕所的对面)。

二大队恶警指使王智(四川人,吸毒者)、林凯琳(烟台人,卖淫者)、赵立芹(东北人,卖淫者)、蔡云娥(东营人,犹大)、孙晓莉(黑龙江人住日照,抢劫者)、赵四妮(临沂人,打人者)等恶人对张成美严管殴打。林凯琳经常过来跟迫害我的恶人(孙晓莉)议论她们殴打张成美的情况,并且我也经常听到打她的声音:长期暴打她,天天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涮,长期罚站,往嘴里抹尿,用蘸满尿的抹布堵在她嘴里。孙晓莉和林凯琳在一起谈论说,用尿抹布堵她的嘴的手,洗多少遍了还有尿味。

蔡云娥、林凯琳她们强迫张成美转化并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张成美就喊“大法好!”我就听到她们打她的声音,咣铛咣铛撞墙、倒地的声音。有一次赵四妮把笤帚都打碎了(赵四妮打我时一贯是用拳头打头打脸,非常狠)。孙晓莉在赵文辉(二大队大队长)、郑金霞(二班队长)的指挥下经常去毒打张成美。孙晓莉一过去,我就喊大法好!她就又回来打我。我曾劝孙晓莉不要再过去打人了。她说:“我不去打不行,郑金霞骂我:你是个死人吗,叫你在这里干什么的?”

有一次,我听到那些恶人又在打她,孙晓莉也跑过去打,我就喊“大法好”,赵文辉和孙晓莉同时冲进厕所,孙晓莉用拳头打我后背,赵文辉就野蛮地摔打我,不准我喊“大法好”。我说:“你们已经把我打残废了,不要再打出第二个陈振波”。

每次我在监室里喊“大法好”的时候,张成美在对面也喊“大法好”,在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我喊大法好的时候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我就很为她担心。

大约在阴历的2009年腊月二十二(2010年2月初)左右的一天深夜2点,我被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惊醒,听到七八个狱警出出进进、慌慌张张的声音,由王军(劳教所政委)指挥着忙活了好长时间,我亲耳听见王军急促地说“找病历、找病历”。从此后就再也没听到张成美的声音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把我拖进了咨询室,没让我回厕所,我就知道张成美出事了。第二天白天在咨询室见到林凯琳,我问她:张成美呢?她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说:不知道。

张成美刚被劫持到劳教所的时候,是一个很壮实的人,一个多月的时间再看到她的时候就成了皮包骨,整个人脱了像。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就打听张成美。后来听说,2月6日她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医院里。家属见到张成美的遗体,发现她被打掉了牙,打断了胳膊,瘦得皮包骨……警察不让她家属照相,逼着火化遗体。

作者本人遭受迫害的经历,参考:九死一生,陈振波被迫害致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