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丫”的蜕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从小我就是一个很笨拙的人,学什么都特别特别难。

我六岁就开始读一年级,那时候学的特别吃力,是班里的差生,任凭我怎么努力,什么也记不住。语文还行,就死记硬背,早上五点多就起来念书,说“还行”也只是相对数学而言,每次考试也就在六十分的线上摇摆。数学就不知道该怎么学了,脑袋根本就转不过弯来,数学又不能死记硬背。要求口算的时候,我把手藏在桌柜里数着指头,家里姐姐辅导我的时候,讲了老半天我还是不知道个所以然。考十几分的成绩,父母只能无可奈何的直摇头,不忍心再责备我,因为我确实很努力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父母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真、善、忍”,教人修心养性,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炼法轮功的人身体不同程度上都得到了净化,而且岁数大的人出现年轻化,真的象法轮功著作说的那样,父母比得到宝了还高兴,特别是父亲,自己掏钱买了不少法轮大法著作,送给亲朋好友,还邀请辅导员们一起到家乡洪扬大法。作为父母,当然希望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儿女,所以我们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其实可以说是“奉命”学炼的。

我虽然学的不是很认真,变化还是很大的,以前我的身体很单薄,流行感冒什么的都很少落下,学了法轮功以后这些都不沾边了,即使有时出现鼻塞、流鼻涕的情况,常常是隔天就康复了。学习方面也有很大改观,在班里算是中等生,不及格的时候很少。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出于妒嫉,无理发动一场对法轮功的打压,一时间中华大地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只为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成了中共打压的对象,家里常受到骚扰,时常半夜三更就被急促的门铃吵醒,然后就是一伙人气势汹汹地涌入,一顿乱翻,为什么呢?只因为父亲不肯在保证“不炼法轮功、不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警察在我心里应该是保护善良人、抓坏人的,然而,那些穿着制服的“人民警察”却是如此声明:“你杀人放火我们还不管,就是不能炼法轮功。现在是有指标的,这个地方没有达到转化率,我们就得挨批评、扣分。这个地方的如果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上访,我们的饭碗就不保了。”甚至一个所长叫嚣:“如果让我丢了饭碗,我有的是人,我不会让你安宁的……”后来父亲因为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扣了个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罪名入狱,随后被劳教了。

家里失去了顶梁柱,陷入了困境。我失学了,自此我开始主动的学炼法轮功,所有法轮功的著作我都认真学,学的时候思维被无限地拓展,无法形容的、很美妙的一种感觉。渐渐地我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一个执政者仅仅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正信的打压。我也明白了人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

两年多以后,父亲结束了非人的牢狱生活回到家里,帮我找了个专业学校继续学习。

因为不是一路升学上去,数理化完全脱节,刚开始我心里直犯怵,上课铆足了劲,很专心听讲。此时我发现,老师讲的什么我能很容易就领悟,即使一些没学过的也能衔接上,学的很轻松,同学不懂的都来请教我,哪里知道我是“跳级”的。年终考试,小时候最怕的数学竟然是全班第一,各门学科成绩都很优异,拿得了三等奖学金。

如今我学什么都很容易上手。大概两年前我开始接触电脑,从开始的只会简单的打字,到学会了编辑资料、做漂亮的卡片,从开始的对网络一窍不通,到现在能绕过当局歇斯底里的网络封锁传播法轮功真相,过程中全凭自学摸索出来的。

曾经幼小的我就迷茫过,我为何来在世上?如此愚笨的我能干什么?曾经向往着那个“丑小鸭变成美丽的天鹅”的童话故事。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笨拙的我蜕变了,更使我了悟了人生的意义。

朋友,希望“笨小丫”的蜕变能使您从新了解法轮功,切莫轻信当局的造谣宣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