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二监区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陆陆续续送到山东女子监狱各监区进行迫害的有数百名。二零零零年后监狱增加了六、七、八三个监区,还在盖楼地下室继续扩建。八监区是专门设立迫害法轮功的黑窝,每天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都在这里上演着,狱政科黄科长,恶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不手软。七监区有一名叫刘红梅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有一段时间每天早上在出工队伍最后可以看到她被几个犯人抬进车间。

二监区监区长高莹是迫害几名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常用手段强制“转化”,关禁闭,电击,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冷冻,罚蹲,不让洗漱等等。法轮功学员卢凤花炼功,被恶警指使杀人犯姚怀芳毒打,把她的被子扔在走廊上,她被迫撞墙,血流一地,不但不给在医院治疗,高莹、赵飞燕、孙晓丽等恶把她关禁闭,强迫写“三书”。法轮功学员路玉英绝食反迫害数月,每天都被野蛮灌食,高莹,孙晓丽恶警用电棍电击她,上厕所也有犯人监管。

法轮功学员顾海梅被送去专管组,她不放弃修炼,也遭电击毒打,被折磨得面目憔悴,她姐姐顾海莲也是法轮功学员,在三监区遭受迫害。苏翠华去接见丈夫,也是学员,关押在男监,途中走出恶警高莹的视线,说她要跑,被关禁闭,严刑毒打,送到专管队很长时间,回二监区后很少说话,甚至有些木讷,张曾梅炼功也被赵飞燕等恶警毒打,还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赵玉莲因经济案被判刑,浦娥梅因拐卖被判刑,都在不同的看守所接触法轮功学员后,明白大法教人做好人,都弃暗投明,走进大法修炼。有一次从赵玉莲身上搜出浦娥梅写的一篇经文,她俩都遭到了恶警高莹,孙晓丽、宋冰、刘洪涛、汪洁电击毒打,数九天不让浦娥梅穿棉衣,只穿单衣,两根电棍一前一后,象烙烧饼一样,几个恶警围攻在一起拳打脚踢,倒在地上,扯着头发又拽起来,致使她鼻口流血,被恶警刘洪涛踩踏脚,血肉和袜子粘在一起,至今浦娥梅脚背上的伤痕还在,恶警打完了指使犯人张静芹擦洗地上的血迹,销毁罪证。一天到晚让她蹲着,不给睡觉,不论哪个组加通宵,她都陪着。

相隔不到十天,浦娥梅不唱监狱里的邪歌,再次遭电击毒打,恶警孙晓丽问她错了没有,她大声回答不错,激怒了恶警,把她关禁闭,强迫写“三书”,她不配合,半月后她脸色苍白,瘦的皮包骨。别人五年刑期,两年半就放人,她五年刑期,二监区关押她四年多,本来她犯罪也没形成事实,又在哺乳期,完全可以从轻处罚,就因她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身心受益了才不放她。导致她丈夫抛弃妻儿一走了之,家里一双女儿无人照顾,养育孩子的担子就压在她快七十岁的父亲肩上。老人千里来监狱看她,恶警高莹恐吓说:你女儿不转化就是不放她。由于受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身心每况愈下,贫病交加,她才出狱不久,老人就离开人世。

(编注:请同修在揭露迫害时尽量提供准确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