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这面镜子中看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不久前,同修从站内信箱给我发来一函称:“请同修百忙之中修改一下此文章的草稿,并起个题目,然后留在信箱中,待我再征求其他同修的意见之后,再投给明慧。”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这位同修平时对我的修炼很有帮助。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回报对方并圆容整体,那我当然得用心去做啊。我费了一番脑子,在原草稿的基础上進行了重写。然后给同修去信:“任务初步完成。现将修改稿留在信箱中给你看。有不同意见请反馈。”

令我意外的是,同修对我的修改稿很不满意。在大约十处地方用“红笔”提出了批评。所谓“红笔”──就是在我修改稿的电子文本上,用套红、加粗的现代电子笔,把他认为没写好、有问题的地方标了出来。弄得文稿中就象挂着一串串的红辣椒。一眼望上去就呛的眼睛难受。

这在过去,只有皇帝才有权力用红笔批改下属的东西,谓之“朱批”。若是哪位官员出于无知或者狂妄,用了“朱批”被人检举揭发出来了,那是涉嫌谋反的罪,是要掉脑袋、灭九族的。所以,当我看到我的修改稿被同修大段大段的“朱批”之后,颇有一点意外。于是我就回信解释了我的看法。但同修拒不接受我的解释意见。结果一来二去就形成了争论:若是你来信“呛”了我,我就马不停蹄、针锋相对的给“呛”回去。争来争去的互不相让,谁也说服不了谁,产生了间隔。彼此都有点情绪化了,心中都有那么一点“气昂昂”的,不痛快。

最后同修“恼火”了,下了“逐客令”:其意思是说这篇文章不用我管了。由他在原文的基础上再弄。也就是说,我的修改稿被全盘否定了。一番辛劳付东流。此后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中断了联系。同修觉的我有些话说的“闹心”,不好想。而我觉的辛辛苦苦应邀帮助修改稿件,最后还被同修“朱批”一通、全盘否定了。颇有一点尴尬。而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没有把这件事看作是魔炼心性的一个机会,从法上去认识、去提高,从而升华上来。也就是说,师尊给我安排的这个关,我没有过好。要说得干脆点,就是没过去。

师尊教诲我们:“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这同修之间因为修改切磋交流稿件而弄的不愉快,彼此怨恨不相往来了,这不是邪恶在间隔吗?师父看到我们这么一点小小的关隘都过不去,能不痛心吗?哎,人心重不争气呀!

于是我冷静下来,拜读了师尊的《曼哈顿讲法》,并通过向内找对这件事進行了反思,认识到这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一次不经意的考试,是一次去人心、放弃自我、相互配合、圆容整体的一次考验。并不是说问题或主要问题在谁身上,争一个谁长谁短,而是应该这样看:即从同修那儿表现出来的,其实就是我要修去的。

同修是我的一面镜子。从同修心性上反映出来的那些事,其实是我心性的外化。平时不善于向内找,或者说找的不深、不透、不准,心性提高的慢,层次提高的慢,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让我更快的长進,就安排同修通过修改稿件这件事来“魔”了我一把。我不是看到同修表现出来的那些事儿、理儿就觉的自己在理、振振有词吗?其实从同修那儿表现出来的那些“毛病”就是我的毛病!我开始还不悟,陷在人心执着里面爬不出来,反反复复地去争那个“理”。

师父教诲我们:“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曼哈顿讲法》)

谢谢师父慈悲苦度,谢谢同修帮我修炼!在这次过心性关中我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来的人心,或者说我应该修去的东西,我觉的有这么几点:(1)不能被人说,受不得半点委屈。特别是认为自己有理,而对方的意见有偏颇或者有夸大其词的地方更不能理性接受,向内找修自己;(2)习惯争常人的理。得理不让人的毛病经常犯。修炼人的宽容、忍让、慈悲、善都修的不够;(3)自个认为自己的文化比较高,有一定的写作经验,在写作上有时有点以行家里手自居。只习惯于“指点”别人,不习惯被人说、被人批评。尽管有时也来一句“请同修慈悲指正”的客气话,但往往是言不由衷,叶公好龙。表面上说的好听,实质上很难听進不同意见;(4)认为自己修的比较快,法理比较清晰。有时有看不起同修的心;(5)争斗心、怨恨心、自尊心、爱面子的人心有时还比较强烈。以上种种,说明我的心性还比较低,人心比较多,离修炼人的标准还差的太远。可能平时只注重了做事,心性魔炼很不够。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提高的机会,可惜我没有把握好,觉悟的太慢。真是愧对师尊啊!

基于这个认识,内心的惭愧油然而生。觉的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苦心,对不起同修给我提供修炼环境这样的一番帮助。于是我把师父的《曼哈顿讲法》贴到信箱里去了,与同修恢复了联系,消除了间隔。同修也很高兴,在修炼中一如既往地给了我许多雪里送炭般的帮助。

通过这件事给我的启悟是,许多一时看起来难以化解的矛盾或纠葛,其实是我们突破层次提升自己的机会;同修或常人中某些呛人肺管子的事,其实就是给我们提供的一面修炼的镜子。要没有这面镜子,还真不容易看出自己身上哪儿脏!

总而言之,修炼没结束,“闹心”的事还会有。让我们多学法、学好法,继续抓紧做好三件事,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纯洁自己,尽量地把自己弄干净、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