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狼狈台湾行 各界声援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唐恩综合报导)原订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离开台湾的湖北省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杨松,九月二十七日悄悄返回中国大陆。一般咸信杨松突然消失,肇因于一星期来他在台湾处处受阻的窘况,面临法轮功学员沿路揭发丑行的强大压力,使他行程被迫一改再改,最终以提前离台收场。这是一个多月来,继广东省长黄华华、陕西代省长赵正永、宗教局长王作安之后,又一个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干狼狈离台的景象。

黄华华所带领的广东团一出海关,即面对法轮功学员在桃园机场大厅打出“法轮大法 真善忍”、“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横幅。
黄华华所带领的广东团一出海关,即面对法轮功学员在桃园机场大厅打出“法轮大法 真善忍”、“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横幅。

中共宗教局长王作安(左)在拜访台北清真寺后,收到法轮功学员(右)送的诉状,王认为是礼物,道谢收下。
中共宗教局长王作安(左)在拜访台北清真寺后,收到法轮功学员(右)送的诉状,王认为是礼物,道谢收下。

黄、赵、王、杨四人,都曾经在中国大陆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尽管他们抵达台湾的早晚不同、事由不一,相同的情节则是甫到机场就接获法轮功团体向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刑事告诉(黄是刑事告发)其触犯“残害人群罪”及“民权公约”规定。接下来的宝岛之行,他们在台湾各地都遇到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抗议,以致多次临时取消或变更行程。

四恶接刑事提告 仓皇躲避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拉起横幅:“赵正永你被控告了”
法轮功学员拉起横幅:“赵正永你被控告了”

杨松游日月潭,想避开法轮功学员抗议,不敢从水社码头搭船,改走涵碧楼后门小道搭船。
杨松游日月潭,想避开法轮功学员抗议,不敢从水社码头搭船,改走涵碧楼后门小道搭船。

这四人所到之处,从北到南,以至台东、花莲等地,沿途都可以看到大批法轮功学员,手拉横幅要求停止迫害的画面。为了闪避法轮功,他们或取消记者会,或躲在机场不出关,或至景点旅游时人却不下车。国际媒体BBC、中央社、自由时报等中英文媒体多次广泛报导四人遭刑事提告的消息,加以各界挞伐他们的人权劣迹,恶人自觉尴尬,以致提早开溜。

四人的台湾行,几乎是相同的开场与收场:从抵台机场接诉状的“震撼教育”开始,他们变得胆胆突突、心神不宁;接下来的行程,不只游兴顿失,走后门、避巷道,更成为“标准作业流程”,可谓灰头土脸、四处窜逃。法轮功学员紧随抗议迫害,也将中共持续迫害人权的真相传递给台湾社会。

窘态百出 处处受阻遇呛

控告湖北“六一零办公室”头子杨松的诉状
控告湖北“六一零办公室”头子杨松的诉状

刚刚离台的杨松是湖北省“六一零办公室”的头号人物。湖北省是迫害法轮功极其严重的省份之一,通过民间渠道证实,至少一百六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六一零办公室”正是指挥迫害系统的核心,类似于二次大战中的盖世太保组织。

九月二十六日清晨七时半,杨松一行人两辆车提前出发往太鲁阁国家公园,以躲避法轮功,还特别请警车开道前往,阻隔其他车辆靠近,但杨松沿路上仍遇到法轮功反迫害的声浪。原本预定前往太鲁阁国家公园管理处、九曲洞、长春祠等景点,杨松一概取消下车参观。

现场执勤的花莲警察表示,警方了解法轮功团体,不会干涉法轮功活动,在警车离去前,警察还向学员竖起大拇指致意。台东警察事后明白杨松迫害真相时,发现自己执行任务,维护的竟然是一个已遭控告的人权恶棍,甚感无奈,也表示支持学员向杨松“送诉状”。

立法委员共同心声:禁止人权刽子手入境

曾将法轮功团体在全球控告严重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包括黄华华在加拿大及美国被告的事实及名单,以及法轮功团体多年来遭迫害的事证报导面交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移民署的立法委员翁金珠要求台湾政府要真正落实国际人权的实践,禁止这些人权刽子手入境。

立委高志鹏认同法轮功学员要求高检署紧急拘提黄华华,他希望台湾检察官能有道德勇气去侦察。他指出,来台湾视察的中共官员,是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不值得政府高官卑躬屈膝去接待。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亚洲分团”团长赖清德立委表示,人权没有国界、人权应该无价,希望政府在审查中共官员入境时,要考虑他的人权状况,不欢迎在人权方面声名狼藉的中共官员来台,以免误导社会的视听。

关心人权的立委谢国梁和黄志雄,对于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表示同情,他们认为人权是普世的价值。谢国梁和黄志雄指出,对于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再只是中国的问题,每个人都要予以关注,中共应该尊重人权的价值。

立委赖坤成表示,台湾在《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简称:两公约)已经施行下,对于迫害法轮功的黄华华来台湾问题,政府应按国家的法律来执行,绝对不能因为经济的利益,而忽视了人权的价值。

立法委员蔡煌琅表示:“对这些迫害人权的中共头头们继续地提告,甚至到国际法庭去控告他们,他们伤害人权、迫害法轮功、迫害宗教自由,违反世界人权的潮流,所以我希望法轮功的成员不屈不挠、继续的向他们提告、示威。”

要求拘提迫害者 台湾各界声浪高

“六一零办公室”头子杨松从二十日一踏进台湾,迎面而来的就是法轮功团体的刑事告诉状。继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国际法学者、法律学者、学术界人士均表达应该拘提杨松的看法。

曾任立法院司法委员会召集人,现为台中县亚洲大学财法系教授邱太三呼吁,“请法院紧急传唤杨松,传唤不到,就拘提。”邱太三指出,台湾不断允许人权刽子手进来,不仅严重伤害台湾的国际形象,也是对宗教、生命的不尊重。先前杨松尚在台湾时,邱太三即呼吁,“依法应限制其离境。”

台湾大学国发所荣誉教授陈春生表示,法轮功做的(提告)是对的,应该继续努力、继续做,最后引起全国人民、全世界的注意。我声援拘提反人类罪犯赵正永,也希望有勇气富于正义感的检察官们,应该依照国际公法、国际人权法来行使职权。

前警大校长、中华学术文教基金会董事长谢瑞智表示,群体灭绝罪哪个地方都可以管,任何国家都可以审判,马英九总统公布了两公约都有牵涉到,拘提赵正永要看高检署是否有胆识去做。“象赵正永有这种问题的人,政府不应该让他进来。”谢瑞智更支持法轮功持续对迫害者提告。

高检署应行使“普遍管辖权”

台湾国际法学会秘书长、台湾人权促进会副会长廖福特博士指出,在台拘提被告才是一个具有人权价值国家所要做的事情,会让以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都不敢来台湾。廖福特表示,以国际法的观点来看酷刑、违反人道罪是普世的管辖,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在美国、英国或非洲等,每一个国家都可以进行管辖的。如果有一位检察官愿意做这件事,就是在行使普遍管辖权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正面的发展。

人权律师、东吴大学法律学系副教授魏千峰表示,高检署应实行“两公约”对于人身的保障。魏千峰认为,马英九总统已经于去年颁布施行“两公约”,他提到“两公约”等于国内的法律,台湾的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就必需尊重、遵守法律来处理。从“两公约”及相关国际公约来看,中共不管中央或地方对法轮功的做法都有问题,台湾高检署应根据法轮功的提告,实行“两公约”对于人身的保障等等。

对于四名被告中共官员均涉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魏千峰指出,“活摘器官”严重违反人道,呼吁高检署应该要处理这个问题。“我们要呼吁社会、新闻媒体要继续关切,政府也应该关切、不应该让人权刽子手进来台湾。”

法轮功学员提告 助台湾了解中共迫害残酷

CIPFG副团长邱晃泉律师表示,中国大陆有宗教信仰是不可能的,他肯定法轮功学员的提告,他说:在这几波从黄华华、赵正永到王作安,我们都要很认真地让台湾社会、公部门了解他们在中国对人权迫害、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事实。

赵正永在过去十年陆续担任安徽和陜西省的省政法委书记、副省长和代省长,他的地位相当于省级“六一零”组织的头头,参与主导迫害。在担任安徽省、陕西省政法委书记期间,曾带头编撰反法轮功书籍;借着全省“非典”(萨斯病)的会议,要求镇压法轮功;主持同法轮功斗争“表彰大会”等等,发起有组织性的舆论迫害。

赵正永住的嘉义市耐斯饭店外面,布满绵延近两百公尺的告诫横幅
赵正永住的嘉义市耐斯饭店外面,布满绵延近两百公尺的告诫横幅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报告,陕西是迫害法轮功严重的省份之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残酷,情节严重。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对学员施以酷刑、限制自由、强制劳动、使用“约束衣”、强迫注射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等种种迫害行为,至少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精神失常。渭南监狱长期把学员关押在小房子里,派两名服刑人员包夹监视,对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关在潮湿阴森的禁闭室。

法律、政治、宗教界 跨国支持法轮功学员提告

针对法轮功学员对犯有反人类罪行的访台中共高干的一连串提告,海外各地的多位法律、政治、宗教界人士均表示高度的支持与肯定。

旅美著名政论家、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表示,法轮功对王作安的提告很有意义,让民众看穿宗教局的真面目,让台湾人、国际社会都知道中共宗教局是干什么的,了解宗教局不是保护人民信仰自由,相反是为了政治目的而设立,是为了控制人民信仰而设置。

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说,“法轮功提告中共高干是非常好的事,我们应该秉持最原始的正义和坚持根据台湾的法律来做,我觉得法轮功学员反应得非常敏锐。杨松作为一个‘六一零办公室’的头目,他居然可以到台湾访问、逍遥法外那么嚣张,这是对中华民族甚至全世界正义人士的羞辱,我希望台湾人民要求政府遣返或惩治迫害法轮功的人权恶棍。”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徐文立指出,法轮功学员提告有具体罪行的一些中共官员,中华民国政府也签署了世界人权公约,应该用公约精神去保护台湾的民众、法轮功的利益。中华民国政府有责任听取法轮功的意见并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对曾经沾满着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刽子手官员,用一些法律手段给予警告,他觉得法轮功的提告完全应该支持和值得同情的。

香港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表示,无论受到侦查的人是什么身份,台湾当局应该依法办事,如果是有法律的根据,有违反了人权的投诉,可以根据法律精神来处理,应该根据法律的程序、司法的公正来还受害人公道。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耀忠表示,基于对人权的保障,台湾司法机关应根据国际惯例公平审判,他希望这个案子对迫害人权者能够有所震慑,中国人权能够得到公平的保障。他说:“我们一定要重视人权,我们希望中国人都能关心、关注人权的问题,希望这案子可以有很好的发展,给中国确立重视人权的典范。”

香港议员梁国雄则表示,中共高官只要犯侵害人权的罪,他人在台湾,民众可以根据诉讼规定提告他。梁国雄指出,台湾当局是一个主权政府,官员要执行、要保卫台湾人民的基本权利,若他们真的有罪就把他们判刑。

旅澳的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表示,台湾是一个民主的社会,民主自由的前提是对人权的尊重。象王作安、赵正永、黄华华等中共官员,对百姓人权进行残酷的迫害,犯了严重的反人类罪,马英九政府应当严禁他入境,若王入境了应该将他绳之以法,这是作为一个民主政府应尽的义务。陈用林指出,中共宗教局作为迫害宗教的主要工具,王作安直接下令严重迫害宗教信仰,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他应当负主要的责任。“不光是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要反迫害,台湾人民也应该要反对中共的迫害。”

路过民众看到横幅后,停下脚步了解真相。
路过民众看到横幅后,停下脚步了解真相。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许承道牧师表示:我们很清楚看到中国共产党过去几十年来对人权的迫害,对生命的残暴,对心灵活动的漠视。这个部份纪录是非常的明显,所以今天中共的宗教局长到台湾,一样是本于其他部会的、那种统战的角色和功能,对于台湾所有的宗教团体,必须要非常清楚严正地看清楚这一点。许牧师说:“对于这次中共的宗教局局长来台湾,长老教会要表达严正的抗议跟不欢迎。”

昔日参与迫害 注定今朝狼狈

黄、赵、王、杨四人狼狈闪躲的丑态,是因为他们做了亏心事。以黄华华而言,在他担任广州市委书记时,主管迫害法轮功,广州市从上到下系统地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在其担任广东省长、省委书记期间,广东省公安对于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虐待,拘留、洗脑、刑求、灌食粪便、沸水、使用六万伏特电棍刑求,甚至电击私处,集体强奸。截至二零一零年八月,单就广东省,至少就有七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迫害致死。

在台湾令人窘迫的场景,黄华华应该记忆犹新,而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慨。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黄华华在访问加拿大时,受到法轮功学员提告,并接到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的传票。美国律师稍早于十月十七日向美国联邦检察官提呈刑事诉状,控告黄华华犯有酷刑罪。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签收了要求禁止黄华华入境美国的信件和有关法律文件。黄华华因此访加结束后,改变了原订十月二十五日去华盛顿的行程,外界咸信与他害怕将受到犯罪调查有关。

事件背景: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经核实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高达3412人,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绑架至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流离失所;亲友遭到社会歧视,学生被逐出校园。这起全球关注的人权迫害,成为历年美国政府、人权组织发布人权报告的重要内容。

根据全球诉江律师团公布的数据,法轮功在全球五大洲三十个国家,分别控告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夏德仁、赵致真、黄华华等三十名严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级官员,所提出之民事诉讼或刑事控告多达五十多项。法轮功团体所控告中共官员的诉因,主要有三,包括种族灭绝(genocide,或称群体灭绝)、酷刑(torture)及反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所控罪行是国际刑事法认为最严重的国际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