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保定当局及六一零近来疯狂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今年进入6月份以来,中共保定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各区县“六一零”以及公安、国保系统的不法警察,市、县联合行动,动用大批警力,使用特务手段,大肆骚扰、绑架、非法关押、监禁法轮功学员,甚至与设在石家庄的劳教所勾结,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把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奴役、迫害。

此次迫害范围涉及保定新市区、易县、定兴、高碑店、满城、涞水、涿州、曲阳、阜平等各区县,已确认姓名的有一百多人被绑架和骚扰,大部份人已被非法劳教,使上百个无辜家庭再次遭难。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一年,所有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已经全面破产,江泽民与中共邪党违宪、违法、违背人类基本道德与人性的迫害已走向穷途末路的今天,保定当局某些人试图利用践踏法律的罪恶行为,踩着无辜百姓的血泪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图谋向上爬,请看其罪恶的表演——

一、中共恶人花费的心思、动用的警力、裹胁的人员、行动的规模、祸害的范围,为近年来所罕见

这场涉及整个保定地区的大规模绑架行动,不仅动用市级国保警察与各县公安局和各地派出所的警力,而且动用刑警参与,往往是几路抓捕人员同时行动。例如在8月16日绑架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就出动了包括满城县公安局、满城县刑警三队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以及白龙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等,分成三路分头抄堵抓人,显然属于有计划、有指挥、有预谋安排的绑架行动。其它县区也是一样,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前,先派出便衣特务人员到各村秘密调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摸清其出行规律,然后再通知地方配合抓人,可谓下足了功夫。

据知情人2010年8月14日向明慧网通报,当时中共保定“六一零”召集各县市区的“六一零”人员正在满城县的西山宾馆开会,就是秘密布置升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新上任的“六一零”主任王荷丽为捞取政治资本,直接策划指挥行动的步骤。这些本是非法机构,根本没有法定司法权力的人员,公然用文革式手段抛开法律、对无辜老百姓实施犯罪的行为起了一个十分张扬的名字,即所谓“利剑”行动,然后便肆无忌惮的大规模实施。

在此之前的2010年6月12日,王荷丽就曾经操控各县区警方,出动大量警车、警察在易县、定兴、高碑店、满城、涞水、涿州等所谓保北五县大规模暴力绑架、骚扰过大批法轮功学员,当时绑架人数就有60余人之多。这次会议后,被动员和操控各区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包括村委会的书记、主任、治安员等等再次犯罪。

在涿州,法轮功学员周淑红、王立霞被绑架时,警察每到一家都是三、四辆警车,十多个警察,而恶警们开来的汽车上已经有被抓的男男女女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在上面,好似文革再现。涿州市孙庄乡后铺村、东古邱村,以及松林店镇南马村的邪党人员还搞起了漫画,用宣传墙诽谤大法。

在涞水王村乡代家庄,人们看见村支部书记代文义领着5名凶恶的警察到村里来蛮横的搜查、骚扰村民,准备抓人。在满城白龙乡大坎下村出现同样的情景,村主任王桥、会计殷大启在前面急匆匆走,后面几辆拉着警察的面包车跟在后面,他们被胁迫着带路去绑架本村的乡亲。

在新市区,国保大队在辖区内张贴了利诱村民作恶的所谓“举报”法轮功给予奖励的通告。

在阜平县,人们闪到一边躲避着吼叫的警车,嚷着:“看那些狗子们抓法轮功红了眼。”

二、明目张胆践踏法律,抛开所有的法律与程序,抄家和绑架的借口五花八门

白沟法轮功学员老荣家。6月12日下午3点多,两名警察装束的人突然闯到家里来了。老荣的儿子问他们要干什么,这两个警察说是来查外来人口的。老荣家里没有外来人口,警察看似漫不经心地问老荣的儿子:你妈在家不在家?儿子也随口说在家呢,两个警察就走了。

这两个警察却是为图谋绑架老荣事前来“踩盘子”的。他们刚离开,三辆警车就开到老荣门前刹住车。只见车里面坐满了警察人员,由白沟友谊路派出所一个名叫祖连财的头目带队,进门就找老荣,老荣的儿子告诉他们:我妈不在家,啥时走的不知道。这些警察一看白来了,不甘心,开始楼上楼下的翻找,但一无所获。最后见老荣儿媳妇的卧室锁着门,非要打开不可,家人就和他们据理力争。疯狂的警察还从外面找来个专业开锁的人要打开门,家人怕他们把门搞坏,把房门打开了。恶警们没找到他们想要的,才没趣儿的走了,好端端的老荣家整整被他们折腾了近三个小时,他们不出示任何手续,就是要抓人,无条件的要抓人,只因为老荣修炼法轮功。

在所有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中,无论是国保警察,还是临时调来的刑警;无论有无乡镇和村委会参与,都不经任何法律手续,更谈不上必要的法律程序,都是不由分说上来就抓人,人不在便强行抄家搜查。有时碰上家属质问,他们就胡乱找个借口。2010年6月12日晚八点多钟,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女,56岁)被恶警从家中强行绑架,实施绑架的是涿州市双塔派出所的几个不法警察,但他们打出的旗号和借口竟然是“国保大队例行检查”。张春芳曾被警察们多次绑架,丈夫也已因不堪迫害含冤离世。张春芳被骗开门后,被他们强行抄了家,然后人被关到了涿州市看守所,作案警察说要将张春芳劳教一年。

满城县白龙乡法轮功学员刘兰家在村北建了一个养鸡场,8月16日下午刘兰到鸡场喂鸡,正当她准备进鸡棚时,两辆黑色的车停在她家鸡场,几名警察迅速从车上下来将刘兰强行塞到车里,在走之前,一个警察把刘兰丈夫的手机也偷走,因为怕她丈夫通过电话把其无理绑架的行径告诉其他人。这些绑架者甚至不敢经过村里边,而是开车绕村外的一条道将刘兰劫持到满城县的刑警三中队。8月18日刘兰被他们直接劫持到石家庄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同样是8月16日这天,满城白龙乡大坎下村的60来岁的法轮功学员殷凤兰正要带着小孙女上街去玩,刚到大门口,就被身穿制服的警察连拖带拽塞到车上,殷凤兰的小孙女被眼前发生的暴行吓得失声大哭,不停地喊着“奶奶”。殷凤兰身体有病的丈夫追出来向警察乞求,请你们不要抓我老伴,求你们不要抓我老伴,她并没有干坏事。但是警察置之不理,抓了人便开车扬长而去。这些行为哪里还象个执行国家法律的警察!简直连过去“盗亦有道”的土匪都不如。

三、使用流氓黑帮手段抄家,野蛮行径犹如土匪打劫

2010年6月12日,易县国保大队和塘湖镇派出所的不法人员在绑架易县塘湖镇北河北村63岁的法轮功学员姚秀芝时,在姚家到处翻腾,弄得鸡飞狗跳,到处狼藉不堪。他们竟然毫无人性的把姚家院子里的粮食囤推倒,粮食被撒得到处都是,哪里是在找什么“证据”,简直就是拿老百姓家里用于糊口的几千斤小麦、玉米发泄其破坏欲,胡乱糟蹋过瘾。姚秀芝被抓后,6月13日即被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涞水县赵各庄镇法轮功学员曹继伟夫妇正在外打工,突然接到好心人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们,他家已被警察包围了,门前停着三四辆警车路都堵上了,千万别回家。当天镇子里所有法轮功学员均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迫害,抄家、绑架伴随着抢劫,一时间如土匪下山,砸门声、叫喊声、哭声、汽车声混杂在一起。那时全副武装的武警在曹继伟家中站了一院子,他们在曹家院子里、房间里,所有的地方都不放过,胡乱翻腾,乱扬乱扔,衣物用品被他们在地上被踢来踩去。所有的箱柜都被打开,炕单被褥被撩起,狼藉不堪如同闹了一场地震。

曹继伟74岁的老母亲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迫害的人,如今看着这些警察在自己家,又是砸门撬锁,又是恐吓威胁,瘦弱的老人被惊吓的两眼发直,站在那里不停的瑟瑟发抖,精神受不了这种刺激,直到很长时间以后,老人一听到车声和大门响的声音就惊恐不安。

四、把夫妻同时绑架,把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新婚女子再次绑架到劳教所,把残疾人的妻子绑架后还要绑架半身不遂的残疾人

涞水国保和当地派出所警察于6月12日下午闯入法轮功学员于凤云家中,抄家后,把于凤云绑架到涞水石亭镇派出所。于风云的丈夫杨喜芳回到家中,到深夜还不见妻子回来,便到石亭镇找寻。这一去竟然也被石亭镇派出所恶警扣住,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不通知家里任何一个人,第二天夫妻二人被直接送入劳教所迫害,家里竟不知情。在外上学的女儿放假回家,不见了自己的父母,只剩下十九岁的弟弟独自在家。因为上学急需学费,到父母放钱处寻找,发现家里仅有的一些积蓄也不见了,原来已被恶警抢走。学费没有了着落。当时地里的小麦已经大面积成熟了,眼见要毁于一旦。别人家都在忙着收割,自己家的小麦怎么办?今后的生活怎么办?突然失去父母呵护的两个孩子一筹莫展,一个好端端的家坍塌了。

高碑店法轮功学员刘炳兰,早在2008年奥运前就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在河北女子劳教所期间遭到包括长期吊铐半个月之久等酷刑的残酷迫害,被折磨得生不如死。2010年好不容易熬到劳教到期,这才从噩梦般的劳教所走了出来。因为恶警的迫害,她失去了自己的家庭。出狱后,刘炳兰在别人的帮助下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从新组织了一个家庭。但就在她新婚刚半个月的时候,“六一零”和国保恶警再次闯进她的家门,将其绑架后,再次非法将其送入魔窟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刚刚组织的家庭再次被摧毁了。

涞水县娄村乡安阳村法轮功学员李振芳曾于2000年4月在党校被恶徒用蘸水的绳子扒光衣服暴打,2002年在涞水县看守所被整整非法关押五个月二十五天,其间寒冷的冬季睡在四周冒着霜雪的水泥地上,强制做奴役,不许睡觉,被迫害的半身不遂,儿子用小推车将他推回家中。平时拖着被迫害致残的身体干木工活和农田的活计,与妻子艰难度日。6月12日下午,李振芳的妻子李振贤被野蛮绑架,恶警竟然还要绑架李振芳,致使身有严重残疾的李振芳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五、绑架昏迷中的人,劳教伤势严重的人,抓走与其讲理的80岁老婆婆,勒索家属

2010年8月12日上午11点,恶警突然闯入阜平县农贸市场刘改荣的家中,不由分说就要抄家绑人,刘改荣当时出现严重病状,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但恶警竟然要把昏倒在地上的刘改荣绑架走,当时在场的刘改荣的十几岁的女儿见状,呼喊着妈妈,挡着警察不让他们动自己的母亲。丧尽天良的几个恶警便强行给女孩铐上手铐,几个人抬起正处于昏迷中刘改荣,将母女二人一起绑架到关押地点。因刘改荣病情严重,警察不得已将她送到医院抢救,女儿后来也被放回家。但第二天下午就不管刘改荣的死活,不经任何法律手续,就将刘改荣和十几名其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送进了石家庄的河北省女子监狱。

在涞水,县公安局和明义乡派出所的一帮警察上午把明义村的法轮功学员张术芬绑架到县公安局,当天下午把人放回来了。但是不知接到什么人的命令,夜里10点左右又跑来张术芬家从新将其绑架,要将其送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绑架过程中,恶警们又把张术芬的左脚扭伤,伤势很严重,打上石膏后,连行动都困难。但恶警们竟依然把张术芬送到了劳教所。家人到劳教所要求把张术芬接回家,劳教所拒不放人,还说给张术芬治脚花了不少钱。

警察绑架涞水法轮功学员魏春兰时,她80多岁婆婆和大女儿和警察理论,理屈词穷的恶警竟然把魏春兰80多岁的老婆婆和女儿一并绑架了。恶警还给魏春兰的女儿戴上手铐带到派出所。因为激起众怒,家人强烈要求他们放人,恶警们不得不把魏春兰及其女儿和婆婆放回。但是人在傍晚刚刚回来,次日凌晨又将魏春兰再次绑架。

在易县,易县国保大队、西山北机场派出所把西山北村的女法轮功学员陈风珍绑架到易县拘留所,家属被勒索了8000元后,人被非法关押了15天后放了回来。这是遇上了要钱的恶警。在涿州,法轮功学员臧先被绑架后,警察竟然向其家人索要10万元,并且还要求其家人帮助他们设套抓其他人,被家属拒绝。

六、从新办起臭名昭著的洗脑班,图谋强制“转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在此期间,中共保定“六一零”还向各县施加压力,要求各县从新举办法轮功洗脑班。目前已经设立的洗脑班有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向阳养老院洗脑班,在涿州市有“影视城”和“南马乡”两个洗脑班。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在保定龙泉路11号的原保定毛纺厂浴池附近。其中都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里面,被非法监禁和暴力洗脑(请知情者补充)。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邪党十一年迫害中,保定地区至少有95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177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103人被非法判刑;545人被非法劳教;24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063被绑架;1501人被非法抄家,当地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恶徒敲诈勒索共达1548.352万元。近几年,保定市“六一零”、中共邪党委等组织机构执行中共“外松内紧”的政策,实质上一点也没放松迫害,但表面上不宣传迫害法轮功,老百姓也觉得没迫害法轮功这回事了。但是,自今年6月份以来,中共保定当局与其直接迫害凶手“六一零”组织,如此高调、张扬的有计划、有预谋地耗费大量民脂民膏,动用大批警力疯狂的绑架迫害活动,致使保定地区恶浪再起,中共邪党狰狞面目再次公然大暴露。

这一系列绑架活动给受迫害者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同时再一次向世人展示了中共邪党天良丧尽、人性泯灭、流氓成性、破坏人权与法律,与人类所有正面价值为敌的邪恶本质。人们从中再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中共当局的罪恶指使者、“六一零”人员与所有不法警察,践踏与破坏它自己的宪法和法律时的穷凶极恶状态,让中共再一次在人前赤裸裸的展示了它的本来面目。

值得一提的是,在保定地区针对法轮功的这次大规模绑架行动中,保定市公安局主管国保支队的副局长张五进,在2010年8月11日,带领法制处劳教科科长赵玉锁、司机张应华等驱车奔赴阜平县公安局,要在那里和河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人一起研究、布置联合抓捕阜平、唐县、曲阳等地法轮功学员的具体事宜。他们的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至中途,在无任何其他车辆的情况下,突然闯出高速公路,掉进深沟。赵玉锁、张应华当场死亡,张五进被甩出车外多处骨折,造成重伤,只得住进医院抢救。

这不过是成千上万现世现报例子中的一个罢了。这一事件再次验证了善恶有报的天理,给那些不分是非善恶,以迫害好人捞取政治稻草的中共官员、干警又敲响了一次警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