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张世清女士两次遭非法劳教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法轮功学员张世清女士坚持信仰,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备受折磨。

一、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张世清在1999年10月10日进京上访,被国务院信访办扣留,身份证被没收,被成都驻京办扣留两天,后被成都武侯区派出所接回后被绑架到九如村扣留迫害十七天,她当年49岁。

同年11月16日,她再次进京说明真相,当时被警察抓进警车,在驻京办扣留,然后被脱光衣裤搜身,照像,只要有钱和其他东西全部抢走。再次被派出所人员接回当地戒毒所非法关押迫害两天,强迫盖手印、照像,后被非法绑架到莲花村拘留所迫害七、八天后押到宁夏街四大监迫害三天,最后被非法绑架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十个月。

一进劳教所在五中队被迫害一个月,强迫背监规,背不着的就不准睡觉,一个月后转到了四中队那里强迫劳动,不劳动的就关在水屋里,门窗扣死的,每天半夜12点后才回去睡,整天都不准上厕所,每天只准吃一点饭。张世清饿得不行,就自己买方便面吃,都被那里的警察指使吸毒犯给没收了,致使张世清彻底不吃了,绝食抗议。那时四中队的警察有张队长,毛某、秦某、还有其他警察,秦某是最恶的。

张世清、郑友梅、桃菊花等等八九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水屋子里迫害长达二十天左右。有一天,劳教所下令叫法轮功学员各自写一份在里面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待的,要实话实说,张世清就写了真实情况,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那里的恶警指使吸毒犯李小林毒打张世清,从这个屋子把她拖到很远的很僻静的一个屋子去打,叫她从新写不实的,她没听从恶人的命令,就是要说实话。

二、遭毒打、吊铐折磨

到了2000年的7月份,楠木寺劳教所把里面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七中队迫害,在夏天高温天气下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外面做操、跑步、做下蹲动作,曝晒,每天强化走队列,每天强迫几十个法轮功学员挤在一个屋子里强迫听诽谤法轮功的东西进行洗脑,长期不准洗澡,满屋臭得熏天。那个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不听恶警的命令,不走队列,被所谓的护卫队的五个男子拖进屋里轮番的毒打脚踏,还用狼牙棒打,那些人都是凶恶的打手。

有一天她炼功,被恶警拖进小间,拿了一个最小的手铐将她反背吊铐,一个恶警说:“这个铐子太小了,铐不起,从新拿一个来”。还是那个最凶恶的秦某(她是个女的,大约三十九岁),她说:“我来”,硬将张世清反背吊铐在铁门上,脚尖站地,痛得她满脸,满身的汗水从脸上和衣裤上流到地上,不一会儿,地上的汗水就流了一大滩,中午吃饭了,给她开手铐,开了好长时间也没打开,最后喊了一个高大的法轮功学员把她抱起很高,开了一会儿才打开,下来后她的双臂痛的发抖,不能动了,双掌已麻木,这种麻木长达半年多才好。

那里每天吃饭要排队蹲下报数,大家蹲下都不报数,都在原地打坐,非常整齐。那些恶警和吸毒犯拿狼牙棒乱打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的流脓血。特别是罗小玉被打的最凶。她们都用卫生纸垫着,那些恶警和吸毒犯每天都还在打她们,还骂她们,你们用纸垫才打不痛呢,将纸给她们扯开,一看都吓了一跳,血肉一片模糊。劳教所的李科长的妻子是个医生,她来看见打成这样都流泪了,赶紧回去跟她丈夫说:“不能再这样打了,要出人命的”。那天晚上罗小玉差点死过去,她呻吟着,非常痛苦。

张世清被拖到屋里,恶警指使吸毒犯李兰清,她大概二十岁(女)用十四的钢筋圈条打张世清,打后关在屋里她们就走了。中午吃饭了,她们打开门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张世清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其他法轮功学员赶紧抱着她喊师父,叫她醒醒,叫她快喊师父,她醒过来了。晚上,打她的那个李兰清买起西瓜来看她被打成什么样子了,李兰清看到张世清的整个下半身被打成黑色,过了半年多才散完。其他法轮功学员,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的都被打成遍体鳞伤。

恶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转化学员,采用最卑鄙的手段,操控被欺骗了的学员把师父的新经文断章取义的背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听,利用坚定的学员是最听师父的话,又没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也最信任同修的这种善良心理来说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就这样上了当,受了骗,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写了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该写的。张世清也就是这样上了邪恶的圈套。她马上就醒悟过来了,看清这是在搞欺骗,张世清马上写了一份声明,揭露了阴谋,马上交给了七中队的队长张小芳(女,三十多岁),并亲自对张小芳揭露了欺骗手段。第二天把张世清关楼上去了,给她加了十个月的期。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张世清遭受过一个高个子李某用电警棍电,衣服都烧臭了,冒烟,这李某有一米七以上(女),她打起人来最凶狠,她每天板起脸,咬牙切齿的,还有其他临时调来的恶警毒打和电棍电她,在楠木寺劳教所的这个黑窝里,第一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零十个月。

三、被劫持在洗脑班

中共邪党一贯用欺骗与恐怖威胁的手段迫害老百姓。在2001年的12月份,百花社区居委会书记周志平,男,四十多岁,打电话叫张世清去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花言巧语地说:“其实我们对法轮功也确实不怎么了解,你来给我们讲一讲好吗?”他们把张世清骗去后,把武侯区办事处的张书记(女50岁左右)喊来,喊了几个人开来警车将张世清绑架到成都市武侯区金花镇洗脑班黑窝迫害。

在那黑窝里,刘小康是黑窝里的队长(男)50几岁,还有一个王科长叫王继平,男,50几岁,其余的就是每一个月换一个警察,另外就是在各地区的社会上的所谓保安打手,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陪伴,24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他(她)们炼功学法,只要炼功学法就打他(她)们,一个房间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全部隔离,互相不准说话,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大厅里听那些污蔑大法的东西。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郑友梅(女)60岁左右;张盛荣(女)近七十岁;赵玉(女)30岁左右;教师卢兴平男40岁左右;刘真海男60岁左右;等等。

法轮功学员张世清被绑架到黑窝大厅里时,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那些打手们马上就把张世清拖出去关在一个小间里,她绝食抗议。法轮功学员都不再听从恶人的命令,都不去听那些东西。刘小康就把郑友梅拖到院墙边罚站,用拳头打郑友梅的头部,脸部几十拳,打的郑友梅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有一天将卢兴平用手铐铐在墙上,打手们对他拳打脚踢,直到打的卢兴平发不出声来,他睡在床上不能动。

在那黑窝里,法轮功学员吃饭都被押着,吃完马上叫进屋,大家不听从无理的命令,打手们就一起上将她(他)们往屋里拖。法轮功学员给警察讲真相,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大法要求我们无私无我,我们炼功修心性,道德升华了,身体健康了,对人和睦相处,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有好处。我们都是在家里被非法绑架到这里来受迫害的,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权,连吃饭都被押着。警察听明白了,很同情,大家都静静的回到了房间里。

后来刘小康和王继明回来了,邪气大发,指使打手们,有一个叫小陈,男,大约有30多岁,他们用砖头砸刘真海的腿,砸起血泡那么大,裤脚都拉不上来,一直不散,后来血干在里面,他们就把刘真海弄到医院去取血块,干血都取了一小碗出来,这是那里的陪伴说的,那刘真海的腿几年都是拐的。当天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也被那两个打手穿着皮鞋将她的头按在脚上,背凸起,两个交换着用力踢她的腰 ,踢了几十脚,陪伴她的蒋太婆大声喊,他们才停住,如是没修大法的人,腰子早就被踢掉了。

到了2002年的4月份,张世清绝食抗议,反迫害。到了28天的时候,刘小康叫医生给她插鼻管,24小时才取出了,取出后她还是不吃,他们把她弄到大一点的医院去,医生骂他们,人都这样了你们还给她插鼻管,都要出人命了。就这样在5月31日晚,她走出了魔窟。

四、再次遭劳教迫害

在2002年的8月份,张世清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电话喊110,来警车将张世清非法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就被非法绑架到郫县安靖看守所迫害七、八天后没出任何手续就被绑架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2年。

到了劳教所黑窝,先到五中队,叫入所队,那个中队专门选了几十个很高大的吸毒犯及其他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进去那些恶警就指使那些犯人强迫脱光衣裤搜身,然后强迫走队列,张世清不听从恶人的命令,就是不走,他们就一拥而上将张世清在地上拖,她的衣裤被拖烂,双脚脚底皮肤全磨破,泥沙陷进肉里,送到医院,因她没有钱,医生不给处理,她绝食抗议,他们就撬掉她的牙灌食,过了几天 ,那些恶警指使一群犯人把张世清按在地上,抓住她的手强迫按什么手印,按了几次没按上,最后一次勉强将就了。

一月后到八中队,她是不会喊什么报告的,因为是被迫害的,不是犯人,她进门那些干警和其他犯人说:“你怎么不喊报告呢?”她说:“我是来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来救度你们”,干警们一听,说这个人不能和她们在一起(指法轮功学员),那些干警怕她影响了其他法轮功学员,第一天开始就把张世清关在小间里整整两天,2个其他犯人24小时监控她,她给那些犯人和警察讲真相,有的同情她,有的对她凶,她正念正行,不干活,到八点钟就睡觉了,那些被谎言迷惑了的犹大气不过,就去跟干警说:“她不干活还比我们睡的早不行,就这样到了晚上12点还不准睡,张世清就原地睡在地上,无论那些犯人怎么打她,用冷水泼她,她都不动,就是要睡,那些犯人把李其(队长、女、40岁左右)喊来,张世清还是正念抵制,就是不动。就从那天起,每天晚上12点就让她去睡了。

再有,他们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无论做什么都要打报告批准了才行,说自己是劳教人员,如何如何的请示批准了才行。法轮功学员张世清,她要去上厕所,不给任何人说,她给那些人讲道理,说:“吃了要排这是天规定的,无论哪个都不可能剥夺别人上厕所,那虫虫蚂蚁吃了还要排呢,还何况是人,他们无言对答。从那时起她每天吃饭前先上厕所,从不打什么报告。有一次,她炼功,队长李其把她的腿强迫盘上用绳子绑了三天两夜。

最后一次,恶人来势凶猛,他们喊了一屋子的人,有被骗了的犹大,有警察、有其他犯人,拿了几本邪恶的书,把张世清拖到那间屋子里,想强迫转化她,她很坚定,那些人没念邪恶的书,那些干警说对她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她是无法改变的了。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期间,很多家属提出了离婚,有的被强迫离了婚,家庭破裂了,这明摆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清醒,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在楠木寺劳教所黑窝,法轮功学员张世清也面临着她丈夫来找她离婚两次,第一次她对法官说:“修真、善、忍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如何做一个修炼的人,遵照大法去做,别人只有受益的,搞得家庭破裂,不是大法的要求,是邪恶的迫害,我不承认这些,要说离婚是感情破裂了才离婚,但是我们的感情没有破裂,修大法反而更和睦了。”法官说:“那你就举点例子出来吧,好在哪里”。她说:“在修炼前自己下楼都很困难了,慢慢移下来,双腿僵硬,整天睡在床上不想活了,修大法了,心胸开朗了,现在双腿行动自如,没有病了,不拖累家人,也没给家庭带来经济负担,你们说好不好。以前给丈夫经常吵架打架的,现在他怎么骂我,打我,我都不生气,让着他,你们说好不好?”她丈夫说是这样的。张世清说:“这都是事实,不是虚假的,这些事实摆在面前,这就是大法归正了人心,人的道德回升了,在大法中修出了人的善良本性。处处为别人着想,师父的大法要求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你们说好不好”。那女法官一直都笑眯眯地听她说,她拿着的笔记上一个字也没写上。一位男法官说:“她说了那么多你咋不记呢?”那女法官说:“她说的这些我不好记呀。”是呀,好的,正的她们就不敢记了。

第二次8月份,她丈夫又来找她离婚,劳教所的警察李其(队长)和其他警察问张世清,你丈夫又要来找你离婚了,这次是要硬判,你怎么办呢?还在给她施加压力,说:“你什么都不要,你回去到哪去住呀”?张世清说:“我自行处理,不要你们任何人管”。过了两天,他们真的来了,来的是另外的法官,叫张世清签字,她把其他的一些字签了,就是因为炼法轮功离婚,她不同意签。她明白,修大法别人只会受益的,哪有会被抛开的。这不是我修大法造成的,是恶人强加的迫害,我不承认这些。有一个叫李干的警察(女)大约40岁左右,打个伞,在炎热的天气下给法官说了两个多小时,不要让她丈夫离婚,这次也没离成。

张世清从1999年起先先后后在黑窝里非法关押迫害5年。张世清从楠木寺劳教所黑窝出来,被劫持在武侯区金花镇洗脑班里迫害七个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