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瘫痪农妇走到天安门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李大琼是四川中部地区一位农妇,曾瘫痪在床三年多,病痛折磨的几次轻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笔者专程拜访了她。

笔者:你是什么时候修炼法轮功的?
李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

笔者:日子记得这么清楚?
李 :这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的生命从此发生了改变,所以记得很清楚。

笔者:请你讲讲那天的情况好吗?
李 :我清楚的记得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那天,我扶着墙爬到家门口,看见对面院子里有一群人手在上下比划,就慢慢扶着墙爬过去看,看着看着我就跟着她们学着做,这时有人说“你也来学法轮功嘛”,我从此走進法轮功。

笔者:你说你扶着墙爬到家门口,当时是否腿脚不方便?
李 :不只是腿脚不方便,那以前我已瘫痪三年多了。

笔者:能讲来听听?
李 :说来就话长了,我从小体弱多病,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胃炎,睡觉不能平躺伸直,只能蜷缩着睡,长期药物不断,后来耳朵也失去听力,家里的钱都花在我吃药上,很少有钱给婆母,我们婆媳关系一直不好,后来被婆母赶出家门。我们几弟兄每年各给婆母一百五十斤谷子作口粮,我就只给一百三十斤,扣二十斤下来,婆母说我可恶得很,与婆母的积怨更深。可能是我对婆母不孝,后来摔了两跤,九五年四月造成瘫痪,这给我的打击太大了。四处求医无门,在成都陆军医院去治疗都治不好,我两次自杀过都未成,到九八年生活能力都失去了,洗脸翻身都要女儿帮忙。

有一天躺在床上,听到屋外女儿与别人说我只能活一个月了,从此我就放弃治疗,不再吃药,只是等死。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老者说他能治好我的病,要我好好活着,以后生活会好起来,醒来感到很奇怪,梦很清晰,我只是觉得治疗那么多年大医院都治不好,他能治好我的病,我又在哪里找到他呢?想来想去也只是个梦而已,也没有太往心里去。但奇怪的是,自从做了那个梦以后我的身体慢慢的好转,可以活动身体,几个月后还可以扶着走。

笔者:你那时吃没吃药?
李 :没有,就是做了那个梦身体自己就慢慢好起来了。

笔者:真是神奇,请你往下讲。
李 :从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那天,我就跟着她们学法炼功,我不识字,她们读我就认真听或跟着读,学认字,三个月后,瘫痪病好了,听力恢复正常,其它病状不知不觉消失了,还能识字了,现在能通读《转法轮》。大法实在太好了,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要按“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学法后我主动向婆母认错,婆媳关系和好了,消除了怨恨。大法不但救了我的命,让我从一个恶妇变成孝顺媳妇,修大法后婆母在外面都说我变孝顺了,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无法报答。

笔者: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你怎么看?
李 :当时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好的法不让老百姓炼,政府是否弄错了?我想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二零零零年底我带上卖菜存下的四百多元钱只身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碰到四川的大法学员,相识后与她们同行,在北京燕郊住宿时被当地公安非法劫持,脱光衣服搜身,身上200多元钱被搜走,我们被关了一夜不给饭吃,搜身后只穿了一件单衣。第二天被转到四川驻京办事处,第三天我们每个学员被两个警察夹持押往返家去火车站的路上,我想:“出来做啥子,天安门都没有去。”我把手臂甩了一下说:“放开嘛,我们晓得走”,左右两边的警察松开了手,我就自己向北京天安门方向走了。

笔者:警察没有阻拦?
李 :没有,我就这样走了。

笔者:真是太神奇了,后来呢?
李 :到了天安门附近碰到一大法学员,我们就结伴去天安门,这时有一群外国人过来,我们就跟着他们走进天安门广场。我穿着一件单衣冻得直抖,过金水桥后警察就把我俩劫持了,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劫持到北京分局办事处警察对我们拳打脚踢,我当时已发不出声音,看我比划又发不出声音以为我是哑巴,这时有个警察把我喊到一边单独问,你们法轮功说真话,你就把你的真实情况讲出来。我比着洗手的动作,警察把水瓶的水倒在盆里我洗了手,这时我嗓子又能发声了,我说,是四川的农妇,因病魔缠身瘫痪在床三年多,几次轻生都不想活了,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就病痛痊愈,大法救了我的命,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来北京就是想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师父是被冤枉的。

讲的时候说了名字和地名,在北京附近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被四川警察(江天兴、李占强)劫回当地。

笔者:当地政府对你是怎么处理的?
李 :回到当地,在我们乡政府三楼上,七、八个乡干部(公社书记代洪勇,副书记朱宗怀等)和派出所的拿着竹块和木棒围着我边打边问:“哪个喊你去北京的?”我说:“我自己去的,他们诬蔑我师父,我去说真话”。他们逼我放弃修炼,我坚决不从,他们不断的谩骂和威胁,我说:“死就死,死了也要报我师父恩。”我被打昏过去,失去知觉,醒来时看到地下到处都是打断的竹块和木棒。

笔者:后来呢?
李 :在乡政府关了三天,又转到洗脑班一个月强迫转化,一乡干部(陈传平)单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要炼,永远要炼下去,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不杀生,更不能自杀。以前我那么坏,师父都让我变好了,这个法就是好。”后来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出来后被乡里强迫修路二十多天才放回家。

笔者:后来他们再找没找你?
李 :二零零一年不下三次到我家,一来就是十多人,有乡干部、大队干部和派出所的,搜大法书和资料,我就讲:我做好人,没有做坏事,你们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自焚”是假的,我就盘腿给他们看,他们赶紧走了。

记得是二零零三年七月乡里干部和妇女主任又来做转化,给我三个条件:1、允许炼功。2、走哪去给妇女干部(蔡华翠)请假。3、不许宣传法轮功。我说三个条件我都不答应,我是合法公民,炼功健身是我的自由,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的;腿长在我身上走哪里是我的自由权,我也不会请假;是你们把我推到电视上的,别人都认得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要说真话。他们气的直骂。过了一星期乡干部和派出所的一大群人来抓我,当时我和丈夫正在田里割谷子,他们(蔡华翠和宗国树)喊我换衣服去洗脑班,我坚决不去,丈夫说:她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不许抓人。他走过去挡,几个干部想过来拉,我就跑,他们十多人追,追了三里地,跑到大河边没路了,我就跳進大河里,他们追到河边看见我落水后头露了一下就没影了,他们就沿河巡守。

笔者:打断一下,你会游泳吗?
李 :不会。

笔者:请接着讲。
李 :我不知怎么到了河边的草丛中,河水很深我就藏在草丛里,只有头露在水面,有个钓鱼的娃娃发现了,问原因,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在抓我。他说电视播的法轮功不好。我告诉他那是谎言别相信,讲我自己的受益,我说你今天救了我,你今后有好报。钓鱼的走后,我看到几个乡干部在问钓鱼的娃娃,只见他在摆手。守到晚上八点半后天黑了乡干部和派出所的才离去。我爬到一农家,刚好碰到一小孩,吓得小孩直尖叫,因我全身水淋淋的又是泥巴,娃娃大人出来我给他们讲明真相,他们明白后从井里打了五、六桶水才把我身上的泥巴洗干净,收留我住了一夜,我流离失所半年才回到家乡。

笔者:谢谢你告诉我们你的修炼故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