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的哭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恶警除自己动手外,还大量的利用监牢中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而被选为打手的犯人,要么是警察的心腹,要么是犯人中的穷凶极恶之徒。这些人极为凶残,在恶警的指使和纵容下,他们的人性越来越被泯灭。我们通过一个案例来透视一下这些打手人性泯灭的过程,以及残存的那么一丝人性。

明慧网八月十一日的报道,山东省平度市金华元种业有限公司会计陈振波(女),因散发真相材料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为了迫害陈振波,特地找了一个年仅二十一岁却极为凶残的吸毒犯孙丹丹来摧残她。同时被选中的还有另一个吸毒犯姜丽霞,也只二十二岁。

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晚上,姜丽霞、孙丹丹来到非法关押陈振波的厕所,扒掉了她的棉袄和毛衣,上身只穿秋衣和单层的劳教服,又开窗、开门。当时外面正下着大雪,北风呼啸。孙丹丹说:“你不是不转化吗?我们已换上鞋(硬底鞋)伺候你了。”

两个女打手逼陈振波在一块三十公分的地面砖上站军姿,接着就用脚踢头、后背、前胸、乳房、阴部,用拳头打,累了歇歇再打。姜丽霞咬着牙两手撕着陈振波的头发用力拽,用鞋底打胳膊、脸,用笤帚打头,还不住往她脸上吐痰。

这样的迫害持续半个月:不让吃饭,几天仅给一口馒头吃,并且把这口馒头先在厕所地上擦擦再给陈振波吃;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陈振波曾经最长四十几天没大便。

这些话说着容易,可是在打手真正的下毒手摧残时,那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我们以不让睡觉的酷刑为例,陈振波困得站不住,有时头撞在墙上,有时撞在地下,昏了就不知她们怎么打的了,醒后只感到浑身疼。据其他劳教人员说,有次昏倒后,孙丹丹又在她身上跺了四十多脚。半个月的时间,她都昏昏沉沉,脑袋把厕所的地、墙、便盆和一把椅子几乎撞遍了。有时昏倒了,用水泼不醒拖不起来的时候,孙丹丹就把陈振波的头按到和脚对齐,然后再用脚跺她的后背和头。并用钩毛衣的钩针扎陈振波的头部,发髻边被她扎遍,已经肿了的脚被扎得流水,右耳前边脆骨被扎透。当孙丹丹在扎她耳前边的脆骨时,扎下去却拔不出针来了,一时连孙丹丹自己都吓哭了。

这太令人震惊了,这个吸毒犯怎么能够下得去这样的毒手?能把施刑者自己都吓哭的酷刑可见残酷到何种地步!

然而,这一切却都是在恶警的纵容下所做的。姜丽霞、孙丹丹每次把陈振波打昏后,大队长赵文辉都会从劳教所外给她二人买回馅饼奖励,副队长赵丽丽则给她们买辣椒酱。在这次暴打陈振波之前,赵文辉给她二人买了一个烧鸡鼓励她们。

显然,这二人是被收买的打手。可是打手们真的就那么心甘情愿地被收买?她们就不知道这是在替警察犯罪?何况面对的又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自己的好人?她们是知道的。有次打完陈振波后,孙丹丹说:“真造孽,打这么慈祥的一个人。”看来她们的人性在警察的纵容当中,是被警察和自己急速地销毁着的。

还有一个因非法传销被劳教的犯人叫刘文蓉,年仅二十三岁。她在监管陈振波时,也是极其的凶残。她要求包夹对陈振波采取饥饿、不许上厕所、不许洗脸、刷牙、洗脚、洗头、洗澡等手段,外加侮辱谩骂,拳打脚踢,逼陈振波“转化”(放弃法轮功信仰)。有一次,刘文蓉拽着陈振波的头往墙上撞,陈被撞倒后,又压在她身上打她的头。而大队长赵文辉听到陈振波被打的喊声不但不管,还故意把窗子关上,出去时把里门外门都带上,以此来纵容刘文蓉。

有一次,劳教人员洗澡。刘文蓉说:“赵大队,我也要洗澡。”赵文辉阴声怪气地说:“你就知道洗澡!”言外之意她没把陈振波打“转化”。刘文蓉当然听明白了大队长的意思,回过头就把脚狠狠地踩在已经被打得躺在厕所地上的陈振波身上,并对另一包夹王付琴说:“好好跟我学着点,就是叫你来学习的,人不狠,站不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个警察把陈振波的两只手分别铐在窗两边的铁棱子上,刘文蓉与另一吸毒犯用被套套在陈振波头上,拼命往前拉,造成她颈椎、脊椎、胸椎、腰椎扭曲,致残至今。

警察对打手最大的奖励就是提前解除劳教。这个作恶多端的刘文蓉在释放前抱着陈振波哭着说:“对不起,不是我要打的,她们(警察)叫打,不打不行。你比刚来时老了二十岁。”

当然,真正的黑手就是警察。可是这些被利用的犯人,你们就不是犯罪了吗?为了提前几天释放,为了一只烧鸡,就这么凶残地对待一个无辜的人,于心何忍?然而,在黑暗的中共监牢中,狱警要做到这一步真的并不难。毫无罪恶感的警察非常如意地利用他们的权力和手段把犯人做人的底线彻底毁掉。

如此凶残的打手都能偶尔流下忏悔的泪水,而阴毒的警察却故意绕开可能的良知上的责问,让罪恶将自己深深包裹!

对此,法轮功学员怎么看待这样的罪恶呢?他们在揭露中共的酷刑和罪恶的手段时,真心地希望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犯过罪的人,能正确地对待法轮功以及法轮功修炼人,也希望打手们能早日站出来指证中共的罪恶。

真心希望所有的人,无论对大法犯过何种罪错,都能静心聆听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因为这对你们生命的永远是无比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