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七旬法轮功学员薛天保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二分场一队法轮功学员薛天保先生,今年七十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九九年十一月,薛天宝先生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自此后,他多年来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薛天保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彭小辉(君山区层山镇生资公司职工)帮助法轮功学员龚树文家插秧。十时许,岳阳市君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余致和带了十余人来绑架彭小辉,他们不配合,余致和便指使警察下田打人、抓人,龚树文和妻子杨月娥被打瘫在田埂上。警察又围住薛天保,把他推倒在水田泥水中,正准备拳打脚踢时,附近插秧的廖建华(本队职工)大声喝斥道:“不准打这样的好人,你们真要打,你们的车就别想开回去。”这时又来了数十位群众,警察不敢撒野了,开车走了。这次彭小辉顺利走脱,薛天保成了他们报复的对象。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君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余致和、李其良、赵文华等人突然闯入薛天保家,从背后将他拽住绑架,随后非法关押在层山派出所。一进派出所,李其良就命令他靠墙站立,他不配合。李其良就抓住他的胸口,猛力往墙上撞,他还未站稳,又对着他的左眼猛击一拳,紧接着又对着他的胸窝一拳,对着咽候部位猛踢一脚,之后把他关在只有一张铁床的房间里。

当晚九时左右, 薛天保被带到层山招待的一个房间里,余致和打了他十八棍,用的棍子是二尺长、二寸粗的杂木棍,抓手部位缠上七、八层卫生纸,余致和狠狠地打薛天保的嘴和牙,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说:“你喊法轮大法好啦”,“你喊真善忍好啦”,“你喊警察打人啦”,“你喊公安干警是土匪啦”。薛天保满口的牙齿都被打松,有的被打掉,流了不少血,整件上衣上都是血。

警察李其良在他身后猛踢一脚,说:“跪下”,薛天保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警察们拳脚相加,一直打到深夜。薛天保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被送茶水的老板娘敲门时看到后说:“把人都打成这样了!”余致和说:“他要反抗哩!”善良的妇女弯腰给他水喝。她走后,恶警又接着打,直到一点多钟,他们打累了,才把他送到派出所那间小房子里。

薛天保被他们打得遍体是伤,脸上青、红、紫、绿,好吓人的。他想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身体是金刚不破的,没事。在早上他炼第五套功法时,感觉象是坐在鸡蛋壳里一样,全身被能量包围着动不了,非常美妙。由原来打坐三十分钟都难坚持,这次不知不觉炼了九十分钟。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余致和对他讲:“薛老倌,你昨晚搞的什么鬼?害得我一晚都睡不了觉?”接着又说:“今天我们不打你,你好好配合。”这时李其良抢着问:“薛老倌,你还上北京吗?”薛天保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须我寅时上京护法,不会延迟到卯时。”李其良火冒三丈,在桌上击一拳就要打他,被余致和制止说:“我刚才已经说了不打他。”其实是昨晚的现报警醒了他一下。余致和说:“我叫二分场政法委书记接你回去。”

过了一会儿, 二分场政法委书记李良祥嬉皮笑脸地来了,说:“薛老倌,不听劝告吃亏了吧!我接你回去,但你不要为难我。”薛天保因裤子的皮带被警察毁坏,坚持要买皮带。到市场后,薛天保向民众大声讲道:“我是二分场一队薛天保,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警察打成这样:遍体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民众都在看着听着,议论着:“怎么把人打成这样呢?”民众看到了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的邪恶。

从这以后,君山、层山、二分场的“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政法委、派出所、公安、国安不断骚扰薛天保、经常非法抄家,还多次把薛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强制洗脑。

由于薛天保刚刚修炼,迫害就开始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多多学法,在中共警察、官员的软硬兼施和花言巧语的欺骗下,硬的顶住了,软的没有识破。他的妻子彭淑纯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因写了八张“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粘贴去贴,被岳阳市君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层山派出所绑架,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中共当局利用他对妻子的情,用“把老婆接回来,免得她再受牢狱之苦”等为借口逼他放弃修炼,这样,薛天保违心地转化了,并写了声明张贴到外面。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他与当地“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孙卫星一起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把妻子接回家。

薛天保随着学法的深入,明白了自己做错了,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他痛悔不已。他决心弥补,就在贴在外面的声明上写上“作废”二字。

这事被恶人孙卫星知道后,薛天保又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孙恼怒万分,叫张庆华、刘小利三人轮番毒打他。你一脚,他一脚,踢了他四十九脚。他被打得睡觉翻不了身、坐不起、站不稳、更不能走,上厕所都要人扶。第二天,太阳很毒,孙卫星拿了两块红砖放在水泥地上,强迫薛天保跪在两块红砖上,腰不直就打。薛在太阳的暴晒下跪了半小时后,采桑湖派出所刘所长要他起来,孙大声喝斥道:“谁敢动,我说起来才能起来。”刘走后来电话叫孙去开会。聂双华实在看不过意,等孙走后就叫薛起来了,大概跪了四十分钟。

孙卫星回来后威胁他说:“你是全区重点人物,刘树平书记大会点你的名,我们决定把你的材料报上去,判你四年劳教,你准备吧。”当晚来了好几人威胁他,他不动心。后因孙调換工作,对薛天保的劳教迫害未能得逞。

这时,“六一零”指示有关部停发了他三个月的退休金,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六一零”的李勇给了他八百元,却扣去壹千元,给了一张收款单,上面交款人没有薛天保的名字,收款人是沈成。

这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多次遭受迫害。请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真相,共同制止这场已经持续了十一年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4/岳阳七旬法轮功学员薛天保遭受的迫害-229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