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后,中共以“稳定”为借口,在全国各地绑架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强行关进了当地的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进行迫害

当时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因一下增加了不少从河北省各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所以在三大队外,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大队。大队长是警察赵媛,其他警察还有张佳、从淑娟、刘亚敏、侯俊梅、高欣蕾、刘芳、吴艳岭、刘丽朵、王倩等。

这些警察大多是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在中共邪党的常年毒害下,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也不遵从人世间的法律,有些警察还被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煽动的热血沸腾。赵媛、张佳、丛淑娟、刘亚敏、高欣蕾等恶警经常折磨法轮功学员,她们除了用电棍电人、用裹着胶皮的铁棍打人之外,还经常打耳光。有一段时间,不少法轮功学员的脸上都有一条条深深的血印,恶警用手打人耳光后,再用手指甲挖进肉里狠狠抓。恶警刘芳身材硕壮,为了逼身材瘦小、眼神不太灵、六十七岁的王小勉做奴工,把王小勉带到大厅外,打了王小勉不知多少个耳光。

法轮功学员武俊芳是正在家里照顾病中的老父亲时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连老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派出所恶警为了达到劳教她的目的,强行把她绑架到医院做了引产手术,残忍地杀死了她只有五个月大的胎儿。武俊芳在狱中想到这些泪流满面,恶警刘亚敏就对着她一掌打下,泪水飞溅。

法轮功学员习永红、杨丽云、王洪梅、李秀梅、方华等人拒穿劳改服、拒绝参加奴工劳动,四大队恶警们打她们、折磨她们都腻了,最后把她们关在一个屋子里,一天只准去三回厕所。

当有法轮功学员指出警察这样做是违法犯罪时,恶警丛淑娟说:动不动就说打你们,动过你们一根手指头没有?丛淑娟自己不知电过多少人、打过多少人,却像局外人一样。二十一岁的漂亮姑娘刘兵欢当场举起胳膊平静地说:看,这就是你打的。因为这句话,刘兵欢又被打了一顿。同天被打的还有洪梅。洪梅被暴打得面部胀肿得很大、满脸淤紫,都脱了形,门牙被手铐敲掉了半颗,其惨状把夜间上厕所的普教(警察称除法轮功学员外的劳教人员)吓了一跳。

杨丽云仅仅是因为刘亚敏叫她到跟前说话时,刘亚敏反感她说话时幅度很小的一个手势,就叫来几个男警察,把杨丽云关在保管室里毒打,离很远都能听到电棍不断放电的“啪,啪”声、猛烈的撞击声和杨丽云的惨叫声。赵媛怀孕挺着大肚子时,坐在椅子上还踢人一脚。

恶警高欣蕾、赵媛、张佳、从淑娟、刘亚敏、吴艳岭、刘丽朵等更是经常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语言暴力,还教唆普教殴打法轮功学员。恶警高欣蕾就说:使劲踹她们,在这不练练出去在社会上怎么混。这就是为什么普教岳魁岭敢冲进厕所把人又踹又抡又推,瞬间打了一片。

警察授意要严加看管厕所,普教随便去,而却逼法轮功学员“憋着”。恶警张佳休产假之前,经常能听到她“憋着”的命令声。有一次五十多岁的王敬芬憋不住,趁警察岳魁岭没注意迅速去了一下对门的厕所,出来时被恶警发现,被罚站了一下午。

六十二岁的老人王凤和反复打报告要去厕所,警察就是不让去,她憋不住,拉了一裤子。有时到了警察规定的去厕所时间也故意拖延,看着法轮功学员被憋的难受的样子,警察们就幸灾乐祸地说“憋死她们”。

警察恶行还有:几天几夜不许睡觉、长时间面壁站着、手铐铐着、打骂、恐吓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暴力殴打,谩骂,冬天往人的脖子后灌冷水,逼迫做奴工,剥夺探视权,随意延长劳教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