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

一、法缘

记得我在读小学时,经常给不识字的外祖母念经文,时间长了,我也就会背了,现在还依然记得。那时,还时不时的同外祖母一起拜菩萨,拜得还很虔诚,在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信佛的因缘,而且还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遐想:我要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师父多好,遇到什么灾难时,一喊师父救我,师父就架云来了。这个想法时隐时现跟随着我,直到见到了师父为止,我的夙愿实现了,我遇到了师尊下世度人了。这是我生命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光,终于圆了这个梦。

二、得法

我喜欢佛家气功,只要知道哪里有教佛家气功的,我就跟着学练,但都不理想。当我得知法轮功在世上传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这就是我要找的功法。一听法轮功的名字,心里就特别舒服,渴望早日学到,兴奋不已,什么都再也不想学了,就学法轮功,心想等师父来佳木斯传功时,我们全家都参加。

可是当我得知师父不来佳木斯了,感到很失望。后来听说在哈尔滨办班,是最后一个班了,只传法不教功(办五天的班)。得知这个消息后,我非常激动,想这回可不能错过机会了,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我一定要做师父的亲传弟子,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于是,我就把孩子安排好(因不让带小孩)去了哈尔滨,那是1994年8月5日,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

在哈尔滨冰球体育场开班,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师父又教功了,在场的学员别提有多高兴了,共有四千多人参加学习班。当我第一次见到师父那一刹那间,有种久违的感觉,兴奋不已,师父仪表端庄、衣着整洁、高大伟岸的身材、慈父般的微笑,使我感到亲切无比,那是用任何语言无法形容的。

师父做事严谨、生活俭朴,不住高间,不坐轿车,不吃饭店,经常以方便面充饥,从来都是准时到会场,给学员讲法。每个学员都静静聆听师父讲法,由于会场人多,场内闷热,许多人扇扇子。当听完师父的教诲,就不扇了。这时学员们感到确实有一股清凉的风徐徐吹来,倍感凉爽,在场的人们都感到很神奇。

随着师父讲法的不断深入,不断启迪着我的心灵,内心感到无比震撼,荡涤着心灵的污垢,使我走向人生新的里程,也懂得了人生命的真谛,知道了该怎样做人。

在师父的教功过程中,倍感身体向另外空间扩展,就象要飘起来一样,走路生风,轻松愉快。在课堂上,我看到师父的身体巨大,头顶上有紫色的光环围绕。师父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一串串法轮打入每个人的心扉。

当师父讲到开天目时,我顿感自己的天目肉往里聚,胀得难受。晚上回到宿舍,看到从天目打出一串串螺旋式的彩圈,天目胀得特别难受,当时我就用手抵天目,嘴里一遍一遍的说不看、不看,过一会就好了。这是师父在给我开天目。因为当时悟性差,错过机会,现在想起来都后悔。

学习班上,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慈悲众生,让每个学员都想一下自己的亲人哪有病,听师父的口令。有的学员心急,没等师父说开始,就跺脚了,师父又叫学员从新来。那一刻,就感到脚跺下去,身子悬起来,非常美妙。

学习班结束了,带着对师父无限的眷恋与师父辞别了。师父的谆谆教导,师父的音容笑貌在我的心中久久回荡。我默默的想:一定要走好我跟师父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