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法轮功学员姜玉萍多年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姜玉萍女士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多次遭到当地派出所、社区、区政法委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骚扰和绑架,并被关入铁西精神病院办的洗脑班以及张士洗脑班遭受迫害。为免遭非法抓捕,她曾被迫长时间流离失所。以下是姜玉萍女士讲述的受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那段时间,沈阳市铁西区滑翔凌空派出所片警刘岩、社区、厂保卫科等经常来电话骚扰,问我是否要去北京,跟谁联系,七月二十日,片警还叫我去派出所一趟,象是审问犯人一样问我是否去北京。社区还经常上家来骚扰,一来就四、五个人。

七月二十一日,片警刘岩带领警察、街道、社区人员闯到我家,在什么手续都没有的情况下,将我绑架到铁西区政法委“六一零”在铁西精神病院办的洗脑班。那里有现成的铁门和窗户上的铁栏杆,关在里边不让回家,一个月还要交六百元钱的生活费,早晨吃的是剩米熬的粥,咸菜、馒头,晚上吃的是大米饭白菜汤。

到了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刚过大年,社区又找我,我心情很郁闷,决定到农村散散心。社区和派出所一看我不在家,就把我老伴抓到派出所逼问我的下落,老伴开始不说,后来说上农村串门去了,在追问下老伴将地址告诉了他们,他们就派两辆车,街道、社区、厂保卫科警察一同到农村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一个小时后又将我送到了铁西区精神病院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老伴陪同他们到农村找我期间被骗请他们吃饭,我被关押后,老伴既伤心又生气,中共的本质就是欺骗,后来再有警察街道到家骚扰,老伴都不给开门。

我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二个月,期间被强制洗脑,天天所谓的“学习”,不妥协就不让回家。四月份一天,我正念闯了出去。

从此有家不能回,亲戚又不敢收留我,我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这段经历真的又苦又难,中共机构遍布社会每个角落,街道、片警、社区,小区有警务室,社区的工作人员每人包几个楼,每个楼的每个单元还有楼长,监视着本单元的二十几户人家,一有生人就敲门,楼长汇报社区就查出租房,这几年一到年节假日,或当局认为的敏感日或开什么会了,办什么活动了,警察和社区就上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警察们全副武装,开着车,把我家楼前楼后全围住,疯狂地砸门,门都要砸倒了,围了四天三夜,把转椅搬到楼梯的缓步台,抽着烟,堵门,老伴和儿子承受不住,把大法书给烧了(中共迫害法轮大法让世人跟着犯罪),我听说后哭了一天。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我出门办事,骑车至卫工街六马路路口时,被一帮恶人围堵,说要我去十二路派出所核实情况。我说:不去,我炼法轮功是好人,我哪儿也不去。他们人多,把我的胳膊背到背后,戴上手铐,塞进车,强行绑架到了十二路派出所。副所长打开电脑,说我是“网逃”,我说我上农村串门,你们就把我关起来,不让回家,一个月还交六百元钱生活费,我犯啥法了,做好人有错吗?他们搜走了我随身携带的钥匙等。他们与铁西分局国保大队进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MP3,还掠夺走家中的指南针、好几个包等私人物品。在十二路派出所关了一天,没给饭吃,晚上八点多,国保大队一个姓修的和另外一人将我送到沈阳市看守所。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提审我,到了四月一日下午,沈阳看守所开了释放票子说让我回家,可铁西国保大队和区“六一零”直接将我从看守所绑架到张士洗脑班,期间没有通知我家人。

在张士洗脑班里,当时有七个女的,一个男的,都是犹大,除吃饭和中午休息外,全天散布他们的邪悟歪理。我只想大法师父的法,不动心,不为所动,在师父的保护下,四月五日我回到家中。

可是刚回家不久,七月二十一日早上,社区姓徐的治保主任敲门,开门后,恶人们一拥而进,有街道的、派出所的、还有协警等,其中有一个是所长,一个是姓雷的片警,腰间还佩戴着枪,他们强迫我去什么“学习班”,其实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进行洗脑转化的私设监狱。我说:不去,我也不是坏人,我没偷没抢没犯法,我哪也不去。这时几个膀大腰圆的恶人抻我的胳膊拽我的腿,将我抬到车里,送到沈阳市于洪区郎家生态园酒家(此处是铁西政法委和铁西“六一零”在那里办的洗脑班)。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门,开着灯,由两个社区的人看着,逼迫妥协,还拿我老伴和儿子威胁我,说什么写了(符合他们要求的东西)就可以回家。我说不是我要来的,我是被绑架来的,我回自己的家理所当然,没听说还得写点啥,哪条法律规定的?他们说你不写肯定不让你走,将来你就是这里的常客,一有风吹草动,一开什么会你就得进来等等威胁恐吓我。我每天躺着,冲着墙闭着眼睛背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有一个叫高乃新的恶人,整天缠着我,被中共利用参与迫害,到晚间也骚扰我,让我做仰卧起坐,说是减肥。他们每天向“六一零”的队长汇报,这期间还组织我们去看冶炼厂的旧址、新建的广场、工人村旧址和鼓风机厂,当然他们想转移视线、歌功颂德,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能动了我的心。

洗脑班中有坐镇的市司法局和市“六一零”恶人,他们找我谈话,记笔录。八月三日,所谓的“学习班”要结束了,这期间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整个上午队长找我谈话,区“六一零”恶人张伟找我谈话,铁西区国保大队也来了三个人,说不写放弃修炼保证书等“三书”就送你上张士洗脑班,现在是××党说了算,不让你炼你就别炼,将来平反了你再炼等。我心不动,心里想的就是修炼的珍贵和这万古机缘,世界里的众生和未来宇宙永远美好的永恒。

他们给街道打电话,派车把我接到社区,我又一次闯了过来。

以上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些年来我所经历的事实,写出来一是为了曝光邪恶,让世人看清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二是劝告参与迫害者立即停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