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救了我,救了我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修炼法轮功,使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曾经生不如死的苦难经历

我自幼经历许多磨难,五岁时母亲患了精神病。我是家中的大孩子,照看母亲的事自然就落到我头上。稍一不如意就会挨打。十三岁那年,一天,放学回家,天象要塌下来了:母亲被人打得半死昏迷不醒,父亲磨刀要和人拼杀,大伙劝救人要紧,当晚父亲进城给母亲看病了,留下我和弟妹五人,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哭得天昏地暗,我的童年就是这样挣扎过来的。

婚后,因为妒嫉心很强,同婆婆合不来,恨婆婆对我不公,分家后一无所有,还领了债,生活极其艰难。想着自己苦难的人生,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于九零年走上了绝路,服下100片安眠药,送去医院抢救了过来。从此精神崩溃了,过日子的心没了,染上了玩牌、玩麻将等恶习,以此来麻醉自己。夫妻吵架成了家常便饭,身体也垮下来了,心脏病、胃病、肝病、神经末梢炎、胆囊炎、严重的妇科病、颈椎病真是生不如死。

屋漏偏遭连夜雨,一九九六年底,由于出去玩麻将,家里失了火,烧个片甲不留。这之前就欠下一万多元的债。没路了,我又想到了死。是儿子哭喊着不让丢下他,做母亲的天性让我捱日子。乡亲们私下议论:这个家算完了。

二、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有幸得到了大法,一下子明白了以前无法明白的人生真谛。原来自己的一切苦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不再怨天尤人,愉快的面对自己的人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恶习改了。开始人们都不相信我能戒赌,有人说,我要戒赌他就戒大米饭。炼功不长时间,一身的病全好了。从没下过地的我自己能种地了,心里没有恨、怨,感觉活得真轻松。丈夫能外出打工了。

逐渐的我家盖了三间大瓦房,买了手扶式拖拉机;现在孩子也成家了。修炼前后对比,我家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丈夫、儿子对师父、对大法感激不尽。就是中共迫害最严重时期他们都一如既往全力支持我坚修大法,爷俩每天监督、纠正我的言行,让我一定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三、中共迫害,不让老百姓过安稳日子

九九年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大法,令我们全家很迷惑,我们以为政府对大法不了解,我就在想:没有大法、没有我师父的教诲我怎么能知道做一个好人的重要,哪还有我这个完整的家。我们全家商量让我代表全家去北京,从我自身的变化告诉政府大法好,我师父没有错。结果却是被抓被拘留、被送洗脑班。十一年来一次次骚扰,一次次被抓。

今年五月十三日,国内外大法弟子庆祝师尊生日、庆祝法轮大法日。而我地邪恶的六一零及恶警却在早上四、五点钟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因为今春气温低、雨水勤、农时已推后十多天,可见农民有多急,真是忙翻了天,可邪党却在这时抓人,其险恶用心显而易见。当时丈夫在外打工,儿子、媳妇在市里儿童医院给孩子看病,只我一人在家。这伙强盗般的人毫无人性,不由分说连推带拽把我弄上车。我在这样的身心迫害中血压升高了,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一群他们雇的帮教轮番围攻、恐吓,我顺着他们的指点签下了邪党最想要的“五书”。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回家后,丈夫回来了,帮我回忆修炼前后我家及我的变化,回忆师父讲的法,是师父、是大法使千千万万与我一样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使亿万人身心健康,挽救了多少不幸的家庭。师父给我们这么多,却不要我们一分钱,大法修炼者脑子装的是“真、善、忍”。恶党的洗脑班,强制逼迫人洗去“真、善、忍”?装什么?装入“坑、蒙、拐、骗、偷”?谁正?谁邪?还用说吗?丈夫说好的东西到什么时候都是好的。这一比较我清醒了,我悲痛欲绝,愧对恩师呀!签所谓“五书”这和《农夫和蛇》里面的蛇有什么区别呢?虽然是在残酷的迫害下的行为,也是污点。

在此我正告邪党:你们迫害宇宙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整十一年了,4000天,96000个小时,倘若你是理直气壮的,你让这些修炼人发声,哪怕一个小时向全中国、全世界的人发声,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