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闯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最近,我经历了一次病业关的考验,很有感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对处在病业关的同修或许有些帮助。

今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参加完本地的交流会后准备回家。当我推车子走出同修家大门时,一个跟头栽倒了。

当时,头脑里保持着一念,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承认迫害。只觉得天旋地转连成一片,眼睛睁不开,不敢见光,直呕吐,吐的胃很疼,站起来就摔倒,整个人象棉花做的一样。同修扶我到他家坐下来,我给同修带来了许多麻烦。

我这一个跟头摔的不轻,也让我清醒了,修炼了十几年了,怎么会出现严重的病业?我在同修家住了一天两夜,同修们帮我发正念、给我听师父的讲法、鼓励我正念要强,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清除它。我心里一直在背师父讲法。我一遍又一遍地背着同一段法,这段法一下子变成了金黄的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正念要强。

这时我的头发麻,一直麻到双手,我有点害怕了。当时不能说话,就用手比划着,同修对我说:这是假相,不承认它,发正念灭它。我打起精神发正念。我看到同修帮我发正念消灭了许多邪魔烂鬼,我身体轻松了许多。

这时思想业也来干扰我,让我想那些病业离世痛苦的样子和其它不好的东西,瓦解我的意志。我就求师父,师父就把法往我脑子里打,让我念“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法在我头脑里不断的回响,我正念强大了,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跟师父说;“师父救我,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做好,我的誓约还没有兑现完成,有许多事还等着我去做,还有那么多的众生还没有救度,我要跟师父回家。”我给师父磕头时,身子东倒西歪的跪不直。我有一个念头,不管怎么难受,我就是不往床上躺,我坐在地上学法,发正念,我悟到真正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都是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

七月二十四日邻村开法会,同修骑摩托车把我夹在中间去开法会。在中午十二点的发正念时,我对旧势力因素说:不管在历史上我与你有什么签约,也不允许你利用我的执著迫害我的肉身,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谁迫害我谁犯罪,彻底清除旧势力给我身体下的盘和机制。我忽然看见了五颜六色的光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激动的喊师父。

回到家后我的头还是有些晕。这种情况已有二十多天,可是我还是坚持着做三件事,希望在做三件事时,身体会越来越好。为什么不好呢,这病业关为啥突不破呢?我学法向内找,找到了我每天做三件事,不是站在法的基点,救度众生的基点而是站在为自己好“病”的出发点而做。

这是多么狭隘的心胸啊,所以旧势力因素抓住我不放,就让我难受头晕。师父的法响在我耳边:“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对师父说:“请师父放心,我一定放下生死,闯过去,不负师恩,不负使命。”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中产生的正念,同修们的鼎力加持,经过一个多月的磨砺,我闯了过来,思想境界又升华了。

我走过这一段弯路,回头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呢?是自己的人心招致的。我家欠了一万多元的外债,我想出去打工挣钱,可怕耽误做三件事,就没出去,我和丈夫商量去年种的玉米打算留干玉米涨价再卖。要是想留干玉米,春天时就得晒干,才能贮存起来。谁知今年春天气候反常,三天两头就下雨,弄的不能好好晒玉米。

一万多斤玉米,好不容易晒干,没过几天又下雨了,赶紧收起来。收起来怕捂,见晴天又赶紧晒开。可是晒不了几天,天又下雨了,还得赶紧往起收。就这样,一万多斤玉米,晒出去,收起来,足足折腾了两个多月,总算把玉米晾晒好了。可是我和家人被折腾的筋疲力尽,我法不学了,功不炼了,人不救了,可是火气大了,脾气坏了,变成了常人。我就觉的整天头昏脑胀,干不下去什么事。

现在,我明白了,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有一点放松。我们在常人的形式中修炼,各种人的东西还在干扰诱惑着我们,愈到最后,法对我们要求的愈严。旧势力因素也在千方百计的往下拽我们,我们一旦离开了法,旧势力就会乘机钻空子,让我们出现这样的关,那样的难。“病业”就是一种,所以我们要时时学法修心性,一思一念不放松,才能闯过难关,走在师父安排的神路上。

最近我反复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更明白了正念来自法,要精進再精進,我要学法更多,三件事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