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真相” 升华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这里说的“真相”是指生命的真相。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生命的真相:“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既然如此,那么很多生命不好的行为应该不是其本性的、自己的行为,不好的念头也不该是来源于先天生命,也就是不来源本性——真正的自己,可能来自不好的后天自私的观念,可能来自其它灵体生命的操控。

《转法轮》中师父要求大法弟子“主意识要强”,也在《法轮大法大圆满法》中告诉我们:“法轮大法针对主意识修炼,要修炼者明明白白的修自己的心,放下一切执著,提高本人的心性。”因此,我们平时在常人生活中,应该让自己主意识操控好自己的大脑,不要受外来因素干扰、影响。不要让养成的各种观念、习惯钻自己放任的空子。时时让“本性的自己”慈悲的主断一切遇到的事物。

认识到这些后,我努力的在实践中去运用这些法理,当做到时,我发现很有助于自己的提高,以下谈谈自己的认识:

第一、和常人交往时

当看到、听到常人对大法不好的行为与言论,以往就会和其辩论,或者对该常人讨厌,不愿再理他,不想再和其讲真相。现在我立即就分清了,这不是他本人自己,是听信了谎言毒害的那个“他”在操控他的嘴在说话。当常人说不愿三退时,我不再被这个假相迷惑,这不是“他自己”,是旧势力在操控他的嘴巴,操控他的人皮在表演,旧势力就是要我被常人的表象行为迷惑,看不上这个人而不去救他,达到让人不能得救的目地。

现在只要有出现讨厌某人的想法时,我知道“这个想法”不是自己,先天的我、本性的我绝不会有此想法,这正是要修去的不符合宇宙特性的物质因素,正是旧势力可钻空子的地方,是“假我”在向我的大脑上反映,妄图代替主意识。此时,我立即发正念,清理“假我”,同时清理操控常人的背后因素,清理那个代替常人自己本性的“假他”。

现在,我渐渐可以做到看一个生命的本质,为一个生命真正的负责,不为表象,假相所动,此时的我不知不觉就开始宽容他、慈悲他,我明白了师父说过:“其实整个正法中都是本着这样一种最宽容的、最慈悲的方式在做。不计生命在历史上过往之过。你在历史上犯多大罪,有多大的错,全都不看,就看今天对正法的态度,就看对大法的认识,就这么一条。”(《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那么作为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时,我就尽量看这个生命好的一面,而不被其表现出的不好的假相所左右,尽力去救他。我想这就是为他人着想,这就是一种善和忍的表现吧,这是修炼者应有的大度宽容。认清生命的真相,我觉的自己的容量在扩充。

第二、和同修交往时

看到老年同修的啰里啰唆、婆婆妈妈,我不再心烦、逃避,不再不愿意理他们。现在我明白了,“啰里啰唆”的那个物质不是“真正的同修本人自己”,而是后天的观念。“心烦”的也不是我,是“假我”,我趁机去掉这个“心烦”的假我,找出这个“心烦”背后的执着心。再去善意的提醒同修:有个“啰里啰唆”的物质正想代替他的主意识,在钻他放任“人的一面”的空子。当我做到这些时,我发现自己是那样的理性,不再象以前那样心烦的暴跳如雷。

看到年轻同修的大大咧咧,办事急躁不稳重时,我不再指责、抱怨。我不要“指责抱怨”的“假我”有机会操控我,及时找出是哪种观念或执著构成了“假我”,而排除它的过程就是归正自己的过程,就是不放纵人心的过程。同时我会善意的告诉同修清理那个“急躁不稳重”的因素对他的操控。并且默默的发正念清除同修不好行为背后的因素。

我明白了生命的真相,我真正明白了法轮功和其它所有功法的不同就是:明明白白修主意识。此时我可以嘲笑旧势力了,它们总想让我和同修之间产生间隔,难以形成整体,采取的方法就是让“假我”代替我自己,去看重同修的各种各样的毛病,错误,去执着,去看不上同修,看不上那个“假同修”。现在我不会很容易就上旧势力的当了。(其实什么旧势力呀,它们根本就不该存在,有没有它们,大法弟子都该把住《转法轮》的法理去修,法理中既然讲了生命产生时本性是无私善良的,我们就该把这个理在实践中去运用,去认识解决问题,只是旧势力非要参与進来,那就清理吧!是它们自己要给大法弟子清理的机会的,干嘛不把握呢?!)只看同修好的一面,因为好的一面才是真正的同修,我这样做了,发现自己开始学会包容同修,就象自己和同修是一个整体,任何”沙子”都掺不進去,我们就在整体升华着。

第三、我和“自己”交往时

独处时或静下来的时候,很多“假我”都出来和大脑沟通,反映各种观念。“假我”编辑出各种各样故事情节,“我”是故事情节的主人公,真我的主意识此时牢牢的把握住“假我”,并告诉他们,各种故事无非是在人中追寻不同的快乐、成就感、名利、色、欲,终究是空幻而非永恒,终究是自私、利己而非为人、为他,真我加强主意识,牢牢把握大脑和假我,并强制“假我”“一起”来学相关的法理,衡量着“假我”的一思一念,剖析“假我”的形成与其结构,“假我”们就一个个解体。

“假我”还会把各种各样的往事反映到大脑,有悲、欢、离、合。从童年的掏鸟蛋、偷西瓜,到学生时代欺负小同学,有甜甜的初恋,还有名落孙山的寂苦,有偷拿别人连环画时的忐忑不安,还有逃学去放映厅的兴奋……,我的主意识——本性之我告诉“假我”不要感受那些往事,要努力“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

既然“假我”总是悄无声息的出现,那么“真我”就主动调出不同时期的“假我”,分析其对错,归正那时的时空中的一切(因为在宇宙中,即使一挥手在另外空间都有存在)。“真我”把“自己”曾经伤害过的同学、朋友、小鸟、蚂蚁、花、草叫到跟前告诉他(它)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认清生命真相,“本性之我、后天观念之我”就很容易分清,主意识就很容易加强。原来自己独处时也在修炼,自己本性的一面可以去归正自己,不让“假我”钻空子。这茫茫乾坤,自己不也在其中吗,当然要同时“法正”自己啊。旧势力不就是操控常人让他们看到“我”的种种假相,从而不愿认同大法,这些假相如:说话带粗口的“假我”,不修边幅的“假我”,斤斤计较的“假我”等等的假相,让“假我”在内部影响甚至破坏大法的形像,让常人对法有负面印象,我要努力修去一个个的“假我”,因为它们是藏在身边的,甚至是带在身上的宇宙垃圾。“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才能让旧势力在我与常人间尽量少的制造间隔。

第四、与常人擦身而过时

常人的事,大法弟子根本不管。但如果碰到了,应该都与自己心性有关,我觉的今天正法时期,所有不好现象,假相背后都有旧势力强行参与的影子,要么败坏常人道德,要么阻碍常人正确认识大法,要么对大法起负面作用。正邪不两立,真假不同存,看见了就去主动归正,常人被各种“假我”迷住,迷迷蒙蒙、争争斗斗,不知“真我”是谁,不能说与旧势力层层安排无关。如:大街边上,商场门口有魔性舞蹈、歌舞表演,或淫荡,或下流,有的同修不听不看,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这很好,但我想这些引诱人类道德下滑,迷惑众生追求常人的“假美好”的背后必有因素,碰巧让我看到,要么我心性有问题,该找找自己,要么是无孔不入的邪恶想在我脑子里种上不好念头的种子,为下一步干扰埋下伏笔,此时,我不管是它要害修炼人,还是要害常人,尤其是背后有因素时,我会发正念,清理、清除。

近期感悟,与同修共勉,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