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唯愿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我是九五年六月得法的大法弟子。我的修炼道路很平凡,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三件事坚持做,所以点点滴滴的体悟还是有的。现在把自己这些年正念正行的经历与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以前我多病缠身,如慢性胃炎、慢性阑尾炎、慢性肝炎、低血压、妇科病、头晕等,二十多岁就被疾病折磨的弱不禁风,面黄肌瘦,常年和医院打交道,不能正常上班,不能操持好家务和照顾好孩子。中药成麻袋的往家背,家里象开了个药铺,不知喝了多少苦水。在医院打吊针,左手的粗血管扎了十三针,后来连针都扎不進去了,中医,西医,偏方,甚至找低灵看病,练气功等,各种方法都用了,还是收效甚微,我被病痛折磨的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当时就想,要有一种不吃药不打针就能好病的方法就好了。

一九九五年六月,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走進了法轮功,走入了大法修炼。开始学功时身体很弱,走不远,每天还得搭车去学功,因为我家离炼功点很远,但不管刮风下雨我都照去。炼功刚刚一个星期,我能轻松的走到炼功点了,一个多月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人。我从内心深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弟子能用什么来报答您啊!看到我的身体变化,亲友中有八人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婆家,娘家都成了义务炼功点。

在做三件事中升华

师父几乎在每一次讲法中都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七二零”之前,大家在一起集体学法,比学比修,每天晚上风雨无阻,那真是一段宝贵的时光。当时《转法轮》我背了一遍,抄了四遍,其他的大法书籍抄了两遍,确实把学法放在第一位。这为以后证实法打下基础。

“七二零”以后,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在二零零四年以前,几乎都是自己在家学法。二零零四年以后,我们地区渐渐成立了学法小组,在这个环境中,大家系统学法切磋,感到提高很快。我们克服了个人学法、发正念时的犯困,思想不集中等懈怠的表现。除了集体学法外,同时我也坚持个人学法,这几年,《转法轮》背了四遍,抄一遍,每次师父的新经文下来后,先读十遍,然后抄一遍,感觉效果很好。

我所在的学法小组有三名同修,甲同修七十多岁,乙同修六十多岁。我们每周在甲同修家学法三次。在这个环境中,大家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共同提高,遇到关、难,相互鼓励,正念排除干扰。

二零一零年夏季的一天,我到甲同修家学法。一進门看见一向很精神的甲同修正躺在沙发上,说话有气无力,很痛苦的样子,她说:“我今天起不来了,看来下午只有你俩一起学了。”我发出一念:绝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们的同修,于是我与乙同修盘腿立掌,对着甲同修发正念。之后我对甲同修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的干扰,你一定要坐起来,正常学法,这本身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就能破除旧势力的迫害。于是甲同修坚持坐起来了,我们三人开始学法。过一会,甲同修对我说,读法的时候,我感到头顶有麻的感觉,象有什么东西呼呼往外冒,现在我感觉好多了。等到学法结束的时候,甲同修已完全恢复正常。我们三人看到了法的威力,由衷的感激师父。

发正念是师父安排我们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师父也多次在讲法中强调发正念的重要性,因此我不敢懈怠,从二零零一年师父提出要我们发正念到现在,每天四个整点和晚上九点的发正念都是我必须做的。在小组学法时,每次集体发正念两次,在与其他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时,每到整点我也必发正念。最近邪恶搞所谓的“回归工程”,我地区现在正在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清理本地区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解体公检法司及各级六一零邪恶组织,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师尊曾多次教诲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多救人,又在二零一零年七月华盛顿DC讲法《再精進》中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我更加感到救人是多么的重要和迫切。

我采用的讲真相的方式包括发资料,发光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使用真相纸币,寄真相信件,贴不干胶,挂条幅,在墙上、电线杆上、桥头上使用印章印真相短语等。迫害刚开始的几年,真相资料比较单一,主要是单张资料。我们大家在一起把资料叠成红包,将成箱成箱的红包发到各地。我与另一同修结伴,骑自行车到郊区或比较近的农村发放。多半在下午农民下地干活家中无人时挨家挨户的发或在电线杆上贴不干胶。远一点的地方,就由同修或亲属开车几人结伴下农村发放。我们走遍了全县的大部份乡镇。在城里,不论在什么环境,都能看到我们的红包。一年一度的传统集市是绝好的救人机会,大家更不放过,大量的发放红包,救度了很多有缘人。

这几年,我们有了自己的资料点,真相资料渐渐丰富起来,单张、小册子、光盘、《九评共产党》、护身符、年历、不干胶等等,多种形式都被我们充份利用来救人。从零七年起我主要在县城发真相资料,先用自封袋包装好,发到居民小区、平房、商店中,或放到街道的自行车、电动车、出租车上,也去菜市场给买家或卖家发。我感到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受毒害较深,所以我就系统地在县城的十几个中小学校里发了一遍。我也经常去几家大医院,将针对病人的真相资料发给他们。

这几年我几乎走遍了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也与几位同修配合开车去邻近的几个城市发资料,贴不干胶,救度那一方众生。在发放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感受到师尊的洪大慈悲,感受到众生急盼得救的心情,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有几件事让我感触很深:

二零零八年的夏天,我到一所学校发资料。当时我只有一念:救人。那天上午十点左右,天下着小雨,我刚走到校门口,课间休息的铃声就响了,大门打开了,学校的保安人员也没问我什么,我就径直走進校园。我想到一个学生宿舍楼发真相资料,这时就有两个小女孩跑到我前面,我请她们把我带到宿舍楼下。平时楼梯口的门都是锁着的,不让外人随便進。但这天宿舍楼门大敞着,旁边的两位寝室管理员说:“是来看孩子的吧?”我笑着随着两个孩子上了楼,孩子上了顶楼,我到了二楼,发现寝室的门都是开着的,里面还是套房,我便从二楼发到五楼,一边发一边加持每一份小册子,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救度这楼里的每一个孩子,让她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刚发完,两个孩子就从楼上跑下来了,我随她们走了出去。寝室管理员在楼下又跟我打招呼:“这个小的是你家孩子吗?有十三岁了吧。”我友好的对她笑笑,轻松愉快的走出了校门。刚刚走到大门外,上课的铃声响了,大门关上了。这整个的过程,前后只有十几分钟。我想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只要有心去做,有救人的愿望,师父会把一切安排的恰到好处。

二零零九年初春的一天,我们几位同修到农村参加一个小型法会。一位同修骑摩托车带着我,我们随身带着真相小册子和神韵光盘。去的路上我发了小册子,回来的路上,我面对面发光盘,对方都表示感谢。我们走到一个路口时,正碰到学生放学。我给路口东边的几个小女孩一人一张光盘,走到路口西边时,一群小男孩在那,我只给了其中一个小男孩一张然后就加大了速度准备离开。其他孩子看见了,飞奔着追着我们的车伸着小手跟我们要光盘,喊着“给我一张,给我一张!”那一刻我被深深的触动了,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们放慢速度,给了他们一人一张神韵光盘。一路上,我止不住的流泪,同修也哭了。我们看到了众生盼望得救的急切心情,感受到慈悲的师尊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这件事也时刻鞭策着我:救人,快救人。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傍晚我到居民区发神韵光盘,走到一家大门口,我弯腰正想把光盘塞到大门里面,女主人出来了。我心里很稳,迎上前去,直接把光盘送到她手里,对她说:“送你一张晚会光盘,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世界一流水平,很好看的。”她接过光盘送回家去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何况有师尊的慈悲看护呢!

这些年我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因我几乎都是打的上班,也就一直坚持给司机讲真相,后来又劝“三退”,送护身符,坚持到现在。这些人大多数都能得救,都很感激,连声道谢,有的甚至都不舍得让我下车,问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我。我说有缘以后会再见的。好几个司机都说,你下次坐车不要钱了。

平时坚持给邻居同学同事亲友讲真相,参加同修孩子的婚礼,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珍惜每一次机会,珍惜每一个人。

自从师尊肯定了利用人民币讲真相之后,我就重视使用真相币。每一张真相币就是一条横幅,一个正的能量场,都会起到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我基本上非真相币不用,小面额的花的多,主要是一元的,可以多花,买二十元以下的东西,全部给一元的真相币,一般生意人缺零钱,他们都乐意要。平时经常兑换零钱,盖上真相印章,换给同修,换给街上的生意人。我如此大量的花真相币,至今还没遇到一个拒收的。

带好身边小弟子

我的女儿微微(化名)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那时七岁,刚念完小学一年级。她在上幼稚园时,就比别的孩子识字多,也是为得法打基础。一九九八年的暑假,她经常跟着我到学法点学法,所以她很快就能流利的通读《转法轮》,学法时双盘着腿,神情专注、认真,我都很受感动。大家轮流读法,有时把她忘了,她就一脸认真的说:“还有我没读呢!”大家都笑了。小学的时候,她跟着我学法、炼功、洪法,努力按大法标准去做,因此学习也很轻松,在班级考试总是第一,还是班长。是大法开启了她的智慧。進入初中,初一的时候还比较纯真,受常人污染少,到初二初三,渐渐受到常人大染缸的污染,开始喜欢“明星”,听常人音乐,也有了爱美之心,渐渐放松了学法,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成绩也不如以前优秀。向内找,有我很大的责任,管教不严。

進入高中以后,孩子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和修炼的严肃,悟到学好法与学习成绩好有直接关系,法学不好容易受常人变异文化的污染,心不纯净,学习成绩自然不会好。整个高中阶段,她都在住校,但每次回家,我都会督促她好好学法,向同学讲真相。女儿渐渐精進起来,坚持每晚学法,每次回家都要带些资料回学校,到学校去发。同时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了不少有缘人。她的学习成绩自然在不断提高着。

现在微微已经读大学了,仍在坚持学法、讲真相劝三退。我对她要求仍然很严,每次放假回家,总是让她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弥补在学校学法的不足,坚持炼功。今年暑假在家,我带她到学法小组学法,坚持的很好,除了《转法轮》和新经文外,她还把师父九九年之前的大法书系统的学了一遍,效果很好。我俩配合着穿梭于大街小巷、居民小区、菜场、医院,发真相,贴不干胶,盖印章。

据有的同修说,我与女儿在天上的世界相邻,我们下来之前她找我商量是否下世助师正法,我毫不犹豫的说:“下去。”我们相约下世后互相提醒,不要迷失在常人中。

我感到带好小弟子真的很重要,也是自己修炼的一部份,也是一个提高自己的过程,一定要珍惜大法赋予的缘份,与小弟子比学比修,在神的路上不断精進,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完成自己史前的誓愿,圆满随师还。

这次写稿的过程中也经历了种种干扰与魔难:亲人的离世;旧势力强加的所谓“病”的假相的干扰;常人中的琐事及情魔的干扰等等,但我有一念,即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完成这篇稿件,向师父交上一份自己的答卷,我会珍惜师尊给予自己的一切提高机会,圆容师尊所要的,真正做到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