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讲真相救人、帮助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我以前是当地的辅导员,在多年的迫害中,除了自己讲真相,还一直做着协调的工作。到被以病业方式迫害的同修家共同提高认识;去刚刚获释的学员家帮助其跟上正法進程;关心狱中同修的家属及家里的小同修学法炼功;为农村同修组建学法小组,在法上切磋提高,跟上正法進程,让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得法前因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全身各骨节肿痛,四肢麻木,心脏偷停,附件炎及偏头痛等症。得法仅月余,从口鼻排出难闻的异物,从乳房排出蒜瓣一样的粉瘤,附件排出一块腐肉,之后病症全无,体重由九十多斤增长到一百二十多斤,身心健康。邻里见到我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很多亲友邻人通过我的事例相继得法修炼。

利用工作之便面对面讲真相

在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后,好多炼功人无辜被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用微薄的收入建立资料点,向广大世人讲述有关法轮功的真相,没有资料时我就面对面讲。邻里之间的红白喜事,走亲访友,买菜坐车,见人就讲,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讲真相要观察对方的心结是什么,心要稳,要耐心,也要讲的明白。

我曾在一家店里打工,消费者大多是中上层人士:教师、医生、行政事业单位及公检法司律师等等。无论是什么人,我都把他看成是师父安排来得救的对象,有的只是想到屋里坐一会儿,避避雨。有的一见到我就说:“看到你怎么就这么喜庆,我本来是在家里生气出来的。”我就说那就坐一会儿吧。我说我原来就好生气,事情非但没有解决,还搞的身体越来越糟。我炼了法轮功之后,能多想对方的好处,多体谅别人,事情就好办了。她说她丈夫是市里某机关领导,有了外遇,一年到头回家一两次,还挑她的毛病。我说越这样你就越关心他,多打电话关怀他的衣食住行,他看你真的为他好,他就会把心思用在家里了,不能往外推他,使他随波逐流啊!她说市里的领导都这样。我说,有这样的领导社会风气能好吗?连亲骨肉都撇到一边不管,还能为百姓办事吗?你看汶川地震死了多少中小学生?专家及民间预测地震将发生,腐败政府却辟谣抓人,害死多少无辜生命啊!她说这都是真的吗?我说就连所谓的天安门自焚,都是为進一步迫害法轮功而导演的丑剧,你看哪个病人喉管切开了还唱歌?中共作恶太多了,土改、公私合营、左派右派、文革、六四屠城,如今迫害法轮功,竟将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除贩卖,这个恶党作恶多端,人命关天的大事,老天能不清算它吗?你加入过党团队没有,抓紧退出保平安。她说她入过团,说赶快把她和她儿子的团队退了。

有一位男士到店里买东西,谈话中知道他加入中共恶党三十多年,正科级干部,当我讲到社会腐败现象时,他说你讲的只是一点点而已,我知道的比你还多呢,没有办法。我说有办法,只要你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党团队组织,你就会更好。他说怎么退?我说你入党时宣过誓吧?他就站起来举着右手非常严肃的说:我今天退出党团队!并谢谢我告诉他真相。我说你妻子孩子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能给他们退吗?我说你回家跟他们说明真相,得他们自愿退出才好使,你也在救他们的命啊!他说那好,我回家就跟他们说。

揭露恶人恶行

一次我在店里,一个小伙子進来发邮政快递传单,我问邮东西就不用去邮局了。他说,你邮东西给我打电话我来取,我说你给我讲这么细,一看你就是工作认真,心地善良的人!我有几个朋友和你一样,就因为炼法轮功被当地派出所给打死了。他说:告他们!我说上那告啊?他说中央、省调查组来人了,说咱市去北京上告的人太多。我问明调查组办公地点并给他讲清真相、三退以后,他高兴的走了。

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

我悟到世上每一件事都是为法而存在的。下班回家和我姐姐(同修)及另一同修,去我地被迫害致死的两名同修家里。说明了来意,同修母亲哭着说:我不敢想起我姑娘被害死前的那一幕,太惨不忍睹了,在医院里,她瘦的身上一把骨头,满身是伤,食水不進,话说不出来,还给她戴重脚镣。那位母亲说着泣不成声。我流着泪说:你姑娘的死不能白死,欠命要还是天理,你别怕,找律师告他们,你和另一位被迫害致死家属一起去。第二天我将两位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一些材料送去,同时,通知其他同修進距离发正念……

材料整理好后,交到调查组接待室,让排队等候再听通知。第二天接到通知到接待室后,迫害致死的家属是第一号,分别進一、二室。可见,一切都是为法为救度众生而存在。调查人接过材料边看边说,怎么竟有这种事,太残忍了!并亲切的对家人说:你把材料拿到办公室,那是你们当地司法厅,我支持你继续告下去,一定能告赢。

到当地司法办公室,接待人员看一半材料就看不下去了,他把门关上,流着泪说:大姨不瞒你说,我家亲戚和你姑娘一样,在监狱里心脏、肺都被打坏,我们要求保外就医,他们都不放人。

我们将迫害致死学员的真相资料寄往各地公检法司、“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等各部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做好协调 营救狱中同修

本地一同修被非法判刑多年,身体被迫害的不能自理,狱警打电话要家属去接,家属以无钱医治为由放弃了。我听说后与几位同修找到他的家人,商量着接同修回家。我们又来到同修的家,同修前妻刚开门就破口大骂,还拿起手机要报警,我们说明来意,告诉她同修在狱中身体已经不行了,恳请她能与我们共同将孩子爸爸接回来:“你们夫妻一场,他在难中帮帮他,也许他会好起来,一切费用我们出,只要你去就行。”她欣然同意了。

第二天,我们与同修前妻一同来到监狱见到同修,用手势暗示他不要配合邪恶,赶紧回家做你该做的事,他似乎明白了许多。随后我们找狱政科科长、监狱狱长、在监狱长办公楼前发正念、帮助同修儿子提高营救意识,并带动他学法炼功。经过半年时间,在同修们的配合及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终于获释。

有两位年逾七旬的同修通过掌握电脑技术,感慨的说:“早点学电脑上网多好,直接和明慧联系,天天在网上与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共同精進,太好了!”每每听到哪个学员处于家庭魔难,抑或有什么心结过不去,我就及时与其交谈,在法上共同精進。师父看到我关心整体为同修着想的心,时常给我安排与同修相遇,无论在菜市场、大街上、超市里都能遇见同修,我就鼓励她们别掉队。

我也鼓励大家发挥人人是协调人的作用。都在法上成熟自立起来,遇到具体问题就地解决,不等不靠;让同修认识到,这是给每个修炼人锻炼成熟和走向圆满的机会,各个项目遍地开花。

回顾多年的助师正法历程,有艰难形势下信师信法的欣慰,也有诸多的不足和遗憾。我将珍惜师父用巨大付出延长来的所剩不多的时间,讲清真相,救更多的人。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