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三家劳教所辗转传出几份信件(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十年多来使用暴力、酷刑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残忍的逼迫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马三家使用的酷刑包括抻床(将人的双手分别铐在两个铁床之间,然后由两人或一人用力将铁床往外拉)、劈腿(把人强按坐在地板上,将人的双手分别铐在铁床栏杆上(大字形),然后两个人各拉一条腿往两边劈开)、大挂(将受刑者双腕呈大字形吊在暖气管子上或单臂吊起)、吊床,还有电棍电击,电击乳房,关小号、拳打脚踢、搧耳光等。

二零一零年仍有一百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近日从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辗转传出几份法轮功学员写的被迫害的信件,现整理如下:

第一份:成立攻坚小组迫害法轮功学员

10月18日东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屋),又成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小组。成员:张磊、张秀荣、周晓光、庞博、张丽丽、张君、张环、张卓慧、还有机关男警察数名,所长亲自主抓。

10月20日,今天开始答调查问卷(摸底)。

10月25日,朱学敏上午被带去东岗迫害。晚上恶人张环讲院内下发“整纪杀风”通知,内容时间是10月21日——11月20日。

10月27日上午10:30全体参加升旗仪式,举手宣誓“八荣八耻”。朱学敏从东岗被送回。卢丽平被带去东岗迫害(28日回来)。

10月29日刘晓雅上午、李杰下午分别被带去东岗迫害(刘晓雅11月1日回来)。

10月31日休息日上午11:30去礼堂看电影《明天》。

11月1日刘荣华、田玉梅、董英3人带去东岗迫害、答卷。晚上全体在教室写电影观后感;李淑梅从垃圾车上摔下。

11月2日田玉梅上午回来、刘荣华下午回来。

11月3日董英从东岗回来;李春华、李秀芝当全分队人员认错、骂大法、骂师父,晚上李秀芝在活动室晕倒过去。

11月4日陈小英(上午)、行淑芳(晚饭后)带去东岗迫害;华玉敏被当地办案单位调查;董艳华被找谈话。

11月5日任常学上午带去东岗迫害。

11月6日行素芳上午被带回新生班,张晓燕下午带去东岗迫害。

11月9日王丽华被带东岗迫害。

11月10日包庆英上午被送东岗,强迫罚蹲半天。(包庆英:本溪人,约四八年出生)

第二份:马三家企图把迫害延续到过年前

从10月中旬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又一轮的迫害(重写三书

朱学敏,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47岁,两次被非法劳教,因13日不配合在邪旗下宣誓,被张磊毒打,牙被打掉一颗,后又因声明三书作废被折磨两天三夜,血压当时升高至200都不放过,过后还是做苦工。

卢立萍,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41岁 因拒绝迫害,双手双脚被铐在床上,嘴用胶带封住,四五个警察连踢带打,头发被揪掉很多,三天后被送到车间继续做工。参与的恶人有(张君、张卓慧、张磊等)。

李杰,丹东凤城法轮功学员,被折磨两三天后送洗脑班转化,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重写“三书”、“揭批材料”,用酷刑折磨、用加期相威胁。

刘荣华,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47岁, 两次被非法劳教,遭恶警用重刑拷打逼迫写三书,本身有严重的心脏病,已来马三家一年多了,在血压180度的情况下同样毒打,如今从11月3日她滴水不进了,走路都不行了,现嘴唇发紫还强迫干活。

第三份:杜玉红遭抻刑、吊打

杜玉红,41岁,被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关押,在里面受尽折磨,刚进去时由于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信仰,被送到东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屋)被用抻刑迫害,现在左臂长期失去知觉。

2010年11月16日—30日,杜玉红又被送到东岗进行新一轮迫害“罚蹲”7天。又用一个MP3强行插入耳朵,强迫听污蔑大法的录音,杜玉红精神失去知觉后,被送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强迫转化,在精神病院半个月的时间,让杜玉红承担药费一千元。

24日,张磊用木锤打杜玉红的头和身上,打得满头是包情况不明。25日强迫灌食里面加盐,用撑子把嘴撑开用盆直接往嘴里倒,撑子把嘴都扎破。

26日,杜被撑子扎的满嘴是血也没灌进去,晚上进食。警察强制给杜上抻刑、打她逼迫往三书上按手印。

27日晚上被张丽丽架着送回,满头乱发。29日早上张卓慧辱骂师父,打杜玉红嘴巴,1日被吊起来打一天,现情况不太清。

杜玉红,四十多岁,沈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一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三月三十一日抵制那里的所谓学习教育考试答卷等,被恶警张环、张君等上刑,先揪头发,掰手臂,打耳光,用宽透明胶带封嘴,右手用胶带缠至拳头状,把笔强行插进手心里;四月初因拒绝放弃法轮功、不背“三十条”、不在考核本上签字,被关到“储藏室”迫害三天。而后送“东港”上抻刑折磨,由张环、张君、张磊等三名恶警把杜玉红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然后用力往两边拉床抻进行抻拉, 手被抻抽筋,最后将杜玉红的手筋拉伤、大便失禁。放开后,又有人拿锥子扎,用脚踢胸口。经过二十多分钟非人性折磨,放回寝室。当晚杜玉红全身疼痛、全身颤抖、一夜没睡、左手肿成面包状,右手四个手指被笔插伤,左胳膊被抻残废。张磊还威胁杜玉红不许说出去。

其他

万晓辉,2010年11月17日被带到东岗强制转化,蹲一天。18日蹲一天,被打嘴巴,中午不让吃饭。19日上午用木棍打头,蹲一天,中午不能吃饭,因为不让上厕所。20日三个男警察用木锤打万晓辉的头脸及身上,并威胁说:“不写三书就枪毙。”万晓红说:“这就更说明法轮大法的珍贵,付出生命都值得”。21日星期日,恶徒没动她。22日张军把万晓辉打倒,张磊强行把她双手分开,用手铐铐在床上,让她听诽谤师父的录音,打耳光,然后强行摁着她的手往三书和法轮功问答上签名。(多少法轮功学员都是在用刑,强行按着完成所谓“答卷”的。法轮功答卷就是这样造假来的。)整个强制过程万晓辉都在喊法轮大法好!最后恶警们把她的嘴、耳朵全封住。23日张卓慧、张磊、周小光强迫她听诽谤师父的录音,打她的耳光,用针扎她的太阳穴。

黄亚芹,抚顺法轮功学员,63岁,2009年四月被劫持入马三家教养院,一直没转化,这次被劫持到东岗罚蹲、有一天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见没效果,又将双手背铐按着蹲下直至这个瘦弱的老人呕吐不止,仍强迫写三书。

董英,锦州法轮功学员,56岁,被送东岗后,四五个警察喝令她蹲下,她不配合,几个警察抓住他的头发拳打脚踢,强制蹲下,蹲了两天,又采用流氓手段脱掉裤子,只剩一条内裤,坐在冰冷的地砖上,直至腿脚麻木抽筋。

于杰,大连沙河口区人,52岁,被劫持到东岗的第二天,被用抻刑折磨,双手铐上手铐,手铐上捆上绳子,绑在床上,双脚绑在床脚上,并用一根大铁棍子固定住,几个人喊着号子往上抻绳子,直至人昏厥过去。醒来后又被逼迫写三书,否则继续用刑,写完后逼着她当着全分队读,为防止她反悔又让她在东岗待了两天,张环看她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又毒打了她一顿。于杰至今右腿不能正常行走。

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教养院又下了一条奖励规定,凡是转化好的给予1——30天的减期,对于刚被酷刑下转化的给予1——15天的减期,期限至11月25日,即他们的攻坚转化工作将持续到11月25日望全球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制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行恶。

11月11日,寇运平被带东岗15日回分队。

11月15日,卢立平被带到东岗。

任常学,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1952年出生 ,2009年被当地十多名警察,蒙头封嘴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其中有恶警张忠胜。在派出所任常学遭到两名便衣的迫害,打耳光,往鼻内注入蓝色液体。同时被抓的朱学敏也遭到同样迫害。2009年10月18日二人被劫持到马三家,朱学敏、任常学分别于2010年10月25日、11月5日在马三家三大队东岗遭到数名恶警更为严重的迫害:上抻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