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蔡荣遭迫害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蔡荣在过去十年多的时间里多次遭迫害。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佳木斯劳教所备受折磨。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蔡荣,今年44岁,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我原来是一个自私、任性、争强好胜的人,1996年我喜得法轮大法,当我第一次拜读《转法轮》时,我被书中讲述的法理所折服,从此我走上修炼、返本归真的路。法轮大法不断的净化我污浊的心灵,我变得心胸开阔,能宽容别人,放淡了名利。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努力遵循“真善忍”修炼。

自从1999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公开迫害,上至单位,下至居委会对我不断地骚扰,几乎每个“敏感日”派出所都要进门骚扰,有时我所在的单位佳木斯市亚麻厂的保卫科迫于压力,经常上门监视我的行踪。他们这样做,害得我和家人不得安宁,整日生活在压力之下。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我,为了遵循自己的信仰,曾遭多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

一、进京上访遭非法关押

1999年10月,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我,不顾个人安危,决定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信访办的门外,我被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的不法人员非法抓捕,非法关押我一夜。

第二天,驻京办事处的不法人员将我劫持至佳木斯市永红分局,随即我被非法关押至佳木斯市看守所。十多平方米的看守所,阴暗潮湿,厕所在屋里,而且还有异味,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一张板铺上挤满了人,每个人只能侧身躺着,如果起来上厕所,回来就没有地方睡觉了。在看守所吃的是窝窝头,喝的是清水汤。

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我整整被非法关押了43天,在这四十三天里,我常常想念我的丈夫和孩子,是中共邪党掀起了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导致的骨肉分离,我无法尽到为人妻,为人母的责任。永红分局恶警石秀文向我的家属勒索了5000元,我才获得自由。

2001年两个警察进门不由分说地将屋里挂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图抢走。

二、佳木斯郊区分局土匪式的抄家

2001年某月,为了让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世人了解真相,我领女儿和四个姐姐家的孩子去农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

刚要离开时,被邪党宣传所欺骗的世人诬告,把我和五个孩子劫持进了警车,绑架到佳木斯公安分局。

他们恐吓我的女儿:不说资料哪来的,把你妈枪毙。女儿不畏惧他们,什么都不说。他们无奈之下,就单独审问,最后姐姐家的孩子被威逼之下,说出了家里的电话,我的丈夫带着几个月大的小女儿来到了佳木斯公安分局,我的小女儿当时正是哺乳期,他们只好把我放回。

2002年佳木斯郊区分局以李万义为首,共10个左右的警察象土匪一样闯进我的家中,穿着鞋就踩到床上,将床头的录音带抢走,到处乱翻,弄得家里一片狼藉。将我自己私有的很多法轮功的录音带、录像带、书籍等夺走。

我的大女儿正准备要去上学,他们象个凶神恶煞似的将我女儿的书包抢走,我女儿吓得直发抖,不敢去上学了。

我的小女儿仅仅十七个月,根本不明白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只是惊恐的瞪着眼睛看,这时有一个恶警竟然毫无人性地将我怀里抱着的女儿抢去,直到现在我的女儿见到有穿警察服装的人,就害怕。

这时有两个恶警架着我,当时我连鞋都没有穿,光着脚,被强行抬到警车里,他们将我绑架到郊区分局。

在郊区分局,逼我说出资料是哪来的,我不配合,他们就刑讯逼供,强行给我绑在铁椅上,他们用脚使劲踢我的腿,我的腿疼痛难忍,我一动也动不了,分分秒秒都在煎熬。他们竟然公开造假,要给我录像,我不配合,就闭着眼睛。

三、在人间地狱的佳木斯劳教所遭受残忍的迫害

当天下午,我被劫持至佳木斯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了十一天。第十二天,不通过任何法律渠道,又将我非法劳教两年。

我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是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黑窝,经常逼迫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写什么周纪实,一天24小时不让你脑袋休息,放诽谤师父的录像,放大喇叭抹黑法轮功。上厕所规定时间,稍微时间长点,恶警们就破口大骂,洗漱规定时间,有的法轮功学员行动慢了,恶警就把脸盆扔了,吃饭看谁不顺眼,恶警就把饭盆儿抢去,摔在地上。

劳教所悬挂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标语,中国的古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更何况我是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受益者。我不能无视这些恶毒的标语,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把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标语给撕了下来。恶警们知道了,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祝铁红竟毫无人性的把我的头往墙上撞,我被撞得眼冒金星,痛苦不堪。恶警李秀锦和蒋佳楠,她们两个都长得人高马大,她们穷凶极恶地打我,打我嘴巴子,穿着皮鞋踢我,我被打的全身青紫。几个月后,我的身体还是青紫的。

随即,她们气急败坏地把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都用手铐铐起来,两个手背铐在床上,坐在地上。不让我去厕所,只拿个便桶,打开一个手铐方便。晚上也背铐在床上,我坐在冰冷的地上。

在这个黑窝里,我不仅仅遭受了肉体的迫害,每天所受到的精神摧残在我的心里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我天天被逼迫走操。法轮功学员还被逼迫在食堂喊号,看见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张嘴,恶警就打嘴巴子,还破口大骂。一个个恶警象个凶神恶煞,其行径跟流氓没有什么两样。

大队长何强把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牌匾又挂上,几个法轮功学员又给摘掉了,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又被两个手背铐在床上,坐在地上,几天几夜。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劳教所指派两名恶警去外地劳教所,专门学习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狠毒手法,劳教所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集中在劳教所的四楼,强迫码坐在小凳上。一动也不能动,不能出地砖线上,并且还必须的直视前方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的都是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有的长达几个月的坐着,从早上五点坐到下半夜两点,屁股都坐坏了还强迫看录像,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恶警张小丹把我带到犹大那儿,唆使犹大迫害我,她对犹大说:教教她。过了一会张小丹回来了,犹大对张小丹说:教不了她,太顽固。张小丹把我反铐在床上,我痛的撕心裂肺,一分一秒都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这种痛苦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至今每当我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张小丹铐了我近一个小时。

恶警张小丹逼迫我,在犹大写的“五书”上签字。之后我又写了份声明,坚修法轮大法,所有逼迫我写的“五书”都不算数,我把声明交给了大队长张小丹,张小丹恼羞成怒,又把我反铐在床上,用这种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发泄私愤。

有一次我们反迫害绝食七天,我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为防止其他的人看到,窗户都糊上报纸。还不让我上厕所,我的双手背铐在铁床上,坐在冰冷的地上。

几天后,我被劫持到一楼(严管队)继续迫害,我被双手背铐在铁床上,坐在冰冷的地上。

一天,一个干警进来对我说:你家人都被抓起来了,他们把警察打了。听到后,我异常的担忧。后来才知道,我家附近的友谊路派出所,象土匪一样到我家来抄家。我的家人不修炼,因为我被非法抓捕,他们还没有在这种悲伤中走出来,再看到他们不法人员执法违法,肆无忌惮的欺负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家人实在气不过,终于忍无可忍,就跟他们发生了冲突,结果抓了丈夫的三个哥哥和他哥的一个朋友和丈夫的姐夫。派出所恶警仲强说,牙被打掉了,竟无耻的勒索家人6万元,而家人说这个警察镶的假牙。

丈夫和他的几个哥哥被勒索很多钱,才被放回,丈夫辛辛苦苦做生意的钱,全被勒索了,损失至少20多万元。由此家境一下子困难了,无法供两个孩子上学,我的大女儿被迫辍学,用打工赚到的钱供小女儿上学。丈夫一个人很孤独,得不到妻子温馨的关怀,加上家中的经济陷入了危机,整日闷闷不乐,心里承受极大的痛苦,而以前丈夫和朋友在一起的欢笑声,从此再也没有了。

丈夫怕家人吃的不好,自己拿钱订饭,一次几个人的饭一周很多钱。邪党部门张嘴谎话连篇,因为修真善忍被抄家,直接劳教,有法轮功学员家属受牵连和勒索,这次对家属亲人的迫害损失二十多万元,女儿被迫辍学,下来打工。

有一次,恶警李秀锦让我们写“作业”,我们拒绝写。到了恶警李秀锦值班,她就唆使刑事犯打我,我的脸被打青了。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了一个小黑屋里,屋里的窗户都用纸糊上。把我双手反铐在铁床上,坐在水泥地上,两只腿必须的伸直,不能弯一点,这种姿势让人非常的痛苦。十几天后,恶警于文彬一边大骂,一边掐我的手,我的双手都被掐出来青紫豆子,我的双手肿得像馒头一样,都变了形。这种惨绝人寰的迫害,整整持续了25天25夜。

这期间我的丈夫和女儿听说我被迫害,于是托人到劳教所接见我,恶警们为了掩盖她们的罪恶行径,给我打开了手铐,看到我的手都肿的变了形,脸也青了。我的女儿强忍住悲伤,眼泪含在眼圈。我接见完后,仍旧被铐着。

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费金荣已经六十多岁了,也同我一样被铐着。有一次,她想方便,因为不让上厕所,只能在屋里用便桶。因为坐得太久了,腿一直是伸直的,她一站起来,腿已经不太好使了,站不稳,不小心碰到了便桶,粪便洒到地上了。

劳教所几天就清监,被褥、衣服扔的满地,还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查法轮功经文,若是找到经文就要加期迫害。

我在这个邪恶的黑窝被迫害了整整两年,直到04年4月,我才获得自由。

由于我被非法劳教时,经常被酷刑折磨,身体受损很大。胳膊抬不起来,与家人在一起吃饭时,都夹不到菜,无法梳头。早上起来时,我的腰疼痛难忍,刚刚坐起来,腰痛的我又躺下了,一次一次我都挣扎着起来,每天起床都得四十多分钟。我的妈妈和大娘看到我被迫害成这个样子,都眼泪汪汪看着我,心痛不已。我原本以为获得自由后,可以为家人减轻痛苦,而我被劳教所迫害成这个样子,却加重了她们的痛苦。

四、遭绑架后,家人被勒索巨款

2007年12月,我去一个姓毕的法轮功学员家,刚一进屋,被佳木斯向阳分局的两个警察劫持,当时他的不修炼法轮功的女儿毕桂英也被抓走,我们一起被绑架到向阳分局。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半月多,我的家人被勒索近万元。

2008年我在佳木斯市中心医院门诊,无故被610的几名恶警强行绑架,我拒绝上警车,他们连推带拽的把我塞到警车里,我的鞋掉在车棚上,很多围观群众说她们都是好人,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佳木斯市公安局。他们象土匪似的,打其余几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恶警用手抓他们头发,有的用脚踢他们,晚上四个人把我强行抬到佳木斯看守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五个月后,家人被勒索了一万多元,我才获得了自由。

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请停止你们的罪恶,为自己留条生路,善恶有报是天理。10多年的正邪较量,天象变化势不可挡,虽然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次血腥迫害中失去生命,多少家人被巨额勒索,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唤醒你们的良知,愿你有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