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日渐成熟和理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修炼多年了,近日向内找,除了看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也发现在师父和大法的指引下发生的一些变化——我逐渐的变的成熟,变的理智起来了。这表现在对待同修的态度上和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上。

我们地区有两位同修A和B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走不出来,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参加集体学法。为了帮助他们尽快跟上正法進程,我只好分别到他们家与他们一起学法。他们两家离我家都比较远,每次去要乘车,有时候车也不是那么按时,所以路上就花掉不少时间。问题是到了同修家,还会有不少的心性考验。

就A来说吧,早上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她家时,她却还没起床呢,要不就是屋里一片狼藉,这哪里是学法的环境啊。学法的时候,她象完成任务似的,要么读的老快,要么哈欠连天。看着她的这种状态,我心里很是着急。学完法之后我还得赶回家给孩子准备午饭,中间的每一分钟都掐的很紧。有时实在赶不及了,只好给孩子买个汉堡或盒饭。

周末是和B一起学法。等我赶到她家时,同修C(同修B的妻子)却埋怨说:“都8点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正赶的上气不接下气,也不想吱声,她哪里知道就在半小时前我刚刚给其他同修送去维修好的Mp4(同修等着用呢)。最令人不解的是,每到学完法要切磋时,B就不声不响的進厨房洗菜、做饭去了,只剩我和C俩人交流。有的时候我在7:40赶到他家了,C却急急火火的说:“我要上班去了(内退后另外找的工作),你们俩学吧!”那时我心里会想:我这么辛苦一大早赶到你家,你倒好,忙着挣钱去了,怎么这么不知道珍惜集体学法的环境呢?为此我多次劝C同修辞去这份不必要的工作,把有限的时光多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其他同修和两位协调人也都针对此事与他们沟通过,然而收效甚微。

尽管我这么忙着为她俩的提高着想,却感觉自己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同修提高上来。这时,大组的学法点也存在一些安全因素急需解决,而且自己的工作中也出现了一些麻烦,更糟糕的是我的左腿突然疼的很厉害,几乎不能走路,腿不能打弯。先生笑话我说:“瘸着个腿还要到处跑,我还是送你上医院吧。”我笑着拒绝了,然后向内找,还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感觉这样下去会很危险。心里很累、很苦,恨不得自己能有三头六臂,有时候累的直想哭却苦于没有眼泪,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干苦。但那时我会想到师尊的慈悲苦度,那是何等的佛恩浩荡,师父的为救度众生又是何等的辛苦?我们连想都无法想象,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要想真正帮助同修,只能引导他们多学法,光靠自己人为的去“指导”他们是不行的。师尊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特别是看到同修有不足时,更要引导他们多学法。因为每个人的环境、背景有所不同,执著心的大小不同。有些执著对自己来说可能就象一粒沙子,可对别人来说那就是一座山,就象花岗岩一样顽固的山!因其根源很深,不是光靠我们人的这一面的几句话就能去掉的,而是要依靠法的力量。只有在长期坚持学法的基础上,通过实修才能一点一点的由师父帮我们拿掉。想到这里,我不再为同修的不足而感到着急,也不再因此而看不起同修了。

我想说的就是:当看到同修有什么不足时,不要去指责她、埋怨她,或者用“自己的观念”与所谓的“经验”来指导她;不能代替她修,要让她自己修上来(尽管适当的交流是有必要的)。这就要引导他们多学法。“法只能讲到这一层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会得。有的人提问题越提越具体,生活中的问题如果都让我来解答,你自己还修炼什么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讲出来,就没有你修的了。好在大法已经传出,你可以照大法去做了。”(《转法轮》

前不久B同修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以往听到这种消息时心里总是有点害怕,怕牵连自己,并且因此整个人会显的很消沉无助,往往需要一、二天的时间才能把状态调整过来。这次不同了,我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害怕了,也就是说我比较能放下自我了。这次,我的第一念是赶紧营救同修,不能因此而毁了无数的众生。

可是怎么营救呢?自己从没做过这个项目,以前都是别的同修去做的。正巧,这时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一篇文章中说,有的地区的迫害信息迟迟半个月才发给明慧,错过了最佳营救时间,同修问:那些会上网的同修为什么不能够及时的将迫害信息传给明慧呢?难道非要等、靠?想到这里,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浑身被巨大的能量加持着。在这关键的时刻我要谢谢同修在明慧网上发文对我的及时点醒。

我马上通知各个小组高密度发正念。这一次又是在浪尖上,怎么摆正?师尊讲:“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当完成这一步之后,往下该怎么做,我心里又没底了。我坐在椅子上孤独的思考着。这时先生走过来激动的说:“又是你们的短信……”我接过一看:“大法救度乱世中……请不要迫害抢救你的天使!”我的眼泪开始在眼里打转,这时就听见天空中响起了炸雷,抬眼望去,只见黑云压顶,雷声滚滚。电闪雷鸣中,我明显感觉到宇宙中正的力量正朝这里集结,众神正在协助我们清除这里的邪恶,我不孤单了。

很快B同修公司的相关领导都接到了真相信。保卫部长指着真相信说:“是谁透露了消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怎么这么快全世界都知道了!……其实我对你们一直都是很照顾的,以前居委会的、派出所的经常打电话到我这里,真是烦死人了,我都给你们挡回去了!”紧接着公司领导层开始具体动作了。

我感觉今天的环境跟七二零迫害初期明显的有所不同。迫害初期,世人都躲着我们,不敢和我们说话,更别想跟他讲法轮功真相了。这一次不一样了,世人主动找到我说:“(共产党)太邪了,象B这么好的人,还要送去‘学习’、‘转化’,怎么‘转化’?我有同学在公检法,信仰自由,人的思想也构不成犯罪。长时间关在里面,人会逼疯的!待他出来后,我要请他吃饭!”还有同事说:“把这么好的人送去学习,(共产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不就炼个功吗?又没伤害到谁!我家经常接到海外的电话,人家香港、台湾都可以炼(法轮功)的,听说还有好多博士、大学教授……共产党总是喜欢搞运动,有机会还是移民的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畅谈起来。世人真的是越来越清醒了,受控制的负面因素越来越少了!

最后,借明慧一角感谢所有的海内外同修,谢谢你们的及时营救,是你们的辛勤付出才有效的震慑了邪恶!让我们继续共同努力,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早日回到正法洪流中来。迫害不止,正念不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