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五载 溶于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一九九五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当时我和同修秋说:我学了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我和大法有缘,我与师父有缘啊!那真是发自内心的激动,真是不知道怎样表达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活到现在,等的就是法轮大法。

我从小生活在军营,听着军号声长大,在家里父亲说教的是邪党主义,在幼儿园、小学、中学,灌输的是邪党主义。在我幼小的时候就开始被邪党洗脑,常常被邪党幽灵激动的热沸腾。七十年代,从军队内部走后门,我正式到了部队参加了工作,在军营的几年生活,自己唱歌、跳舞、参加宣传队,在工作中样样干在前面,射击也很优秀,可是每一次就是不让我入党。后来,副连长告诉我,我太正直,工作不少干,以后要圆滑一点。有一次因我发高烧,一女兵为了自己的“進步”,告我的恶状,说我装病。当时我心里凉了半截,这难道是我从小崇拜的部队大熔炉吗?还有的女兵为了入党,出卖皮肉。那时我开始对共产主义有所动摇,不象以前那么狂热了。

后来转业到地方,没想到地方更坏。可不管怎样,我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于是我不再想要求進步之类的什么烦心事了,把全部精力放在丈夫和儿子身上。可现实生活好象故意捉弄我,随着所谓改革开放到了九十年代,丈夫开始晚回家,我预感并证实了这一切,我们开始冷战。结婚十几年,由于自己性格要强,加上年轻时争强好胜心、名利心很强,在几十年中患有慢性心动过缓、腰椎、颈椎三、四、五骨质增生,还有从十六岁时得的偏头疼、严重的神经衰弱等,我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但为了老人和孩子,每天都在混日子,觉得活着没意思。我的一女友说,别一个人闷着,咱也跳舞去。于是我迷上舞厅。

此生原为得大法

就在这时,同学秋(以后的同修)打电话给我,说今晚在学校放录像,可好呢,让我去,我说有别的事情就没去。他连打了两天电话,我想是什么录像呢,去看看吧。那是师父在济南的讲法,我从第四天开始听的,当时也没有听明白,但听完后心里就后悔前三讲没听,心里很着急,要是再看一遍多好,这时听辅导员说在礼堂还重放师父的讲法,我听后真是高兴。我向站长借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是很缺书的),看完一遍后觉得我来这世上就是得法的,为大法而生的,心里充满了光明和喜悦。

我第一次双盘不到十秒钟我就拿下来了,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向师父发誓我一定要双盘,从十秒钟开始,一次比一次长,终于盘到了两个小时。恨自己得法晚,自己每天晚上都要把一、二、三套功法各炼半小时,早晚都去炼功点,有时早晨三点去公园炼静功。冬天晨炼从不戴手套,零下十几度,手指尖冻得钻心疼,头上却热的冒汗。心里知道师父的法身在看护着炼功场和每一个学员,后来根本不觉的冷。每年的除夕照样去晨炼。过去一个人不敢走夜路,得法后从心里一点都不害怕,走在路上,只觉自己周围都有光明照射。

得法的同一年的中秋节,当时的家庭矛盾越来越大,另一女方的丈夫打电话到家里来指骂我。问题公开了,我伤心透了,由爱生恨,觉得无路可走,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我发恨要让丈夫名利全无。几天后我来到炼功点上,辅导员给我师父刚发表的新经文《真修》。看完一遍,已是泪如雨下。是啊!佛为了度我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今天伟大慈悲的师父为了度我们又开大门,传大法,遭了无数的罪,我这点事又算什么呢,还抓住这点肮脏的东西不放,唯有放下常人之心,才是真修弟子。

心里平和了许多,可是心底里那点怨恨总是往上返,认为他不应该这么做,对不起我和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刚坐下,眼前出现了景象:在一个很远的年代,我曾是一个大庄园里的老爷,身边有好几个女人围着。我猛然清醒过来。我明白是师父看我就是放不下心中的委屈和怨恨,让我看到了这点景象,这可能就是我不知道的前世姻缘关系。师父太慈悲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真把旅馆看成是家了。生生世世的儿女、妻子、丈夫、父母有多少,我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我向师父发誓,我绝不再气恨、委屈。修炼人的善心使我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要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善意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用大法衡量我的一切行为。

第二年的春天,婆婆得病住院。我修大法了,更应该做好,我每天照顾老人、送饭。这天我拿着空饭盒,顺手放在自行车后架上(夹子早坏了),去买了物品,又从菜市场一直到家,其中有一段路很不好走。到家回头一看,饭盒仍好好在自行车后架上,心中一喜,这真是大法的神奇,我明白是因为我善待了婆婆家人,按大法要求去做了,才会这样。

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去上班,走到十字路口一看没人,当走到路中间,忽然一辆摩托车从左边冲来,把我撞倒在地上,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忽听有人喊“打110、打120,恐怕不行了。”这时我脑子里出现四个字:“消业过关”。有人把我扶起来要上医院,我说:“不用,你别拉我,我自己起来,我没事,你走吧。”这时已经围了很多人。那肇事者吓坏了,执意送我去医院,我说“真不用”。 有一个围观的人说:“只有法轮功才这样,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对,我修大法,你们都记着法轮大法好,你们都散了吧。”我回到家里,激动的给师父烧上高香,叩拜师父的救命之恩。再双盘,我真的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腰部疼痛,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每炼法轮周天时,一弯腰疼的钻心,腰部骨节咯咯微响,每一次炼完,都是满头大汗。我休息了几天后就上班了。再次叩拜师父的救命之恩。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啊!师父啊,我怎样才能报答您!

在修炼的十五年里,我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心性与身体上遇到的关、难。不管哪次关、难来了,我首先想到大法,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心里就有一个念头,此生为法而生,为大法而来,什么魔难也不能改变我坚修大法,不就一百多斤吗,全交给大法了。

救度众生了誓愿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当时不知怎样做,与几个同修商量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一進腊月,我们地区陆续去天安门上访、打横幅的学员有一百多人呢,被驻京的恶警分几批返送回原地,分别关押在各个派出所。开始我被关在一号监室,第二天我被送到二号监室,临出门同修把一本《洪吟》放在我口袋里,二号监室共十二人,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开始狱警不让炼功,同修给狱警讲大法的美好,电视上、中央报道是污蔑法轮功,是在诋毁师父清白,全是假的,反复给他们讲。我们每天都按时炼功。狱警为制止同修炼功,就把几个同修戴上手铐并提出去审问。我们一看狱警提审,在监室里提出质问,狱警不理。我们就开始背师父的《洪吟》,紧接着一号监室和男监室与我们共同大声背诵师父的《洪吟》。响亮、激动人心的声音回荡在看守所长长的走廊里。这是宇宙中最慈悲、最善良、最正义的声音,冲破走廊回荡在广阔的夜空。狱警们听呆了,有的也吓坏了,急忙跑来问我们:“你们别念了,俺都头疼,我们马上放人。”

一天,狱警突然進监室要检查,让我们都到小院里,她们翻遍铺上的被子衣物,该检查身上了,我身上有一本《洪吟》,决不让她们搜去,狱警问谁先来,我说我先来,她们从头摸到脚,鞋和袜子都脱光了,可是《洪吟》就在我身上,她们没看见。我心里明白这是慈悲师父的呵护。后来全监室的人大部份都把《洪吟》背了下来,直到现在这本《洪吟》仍保留在我身边。那次我们二十几个同修以强大的正念全部回家。

回家上班后,我们知道大法的真相要让世人知道,同修清买了一台简约印刷机,我们头天晚上印,第二天拿去发。后来有了复印的真相材料,就更清楚了。我和同修贝贝经常背着几百份真相资料去发给世人,晚上七点走,夜里两点才回家,每一户都放在门口,让世人都知道大法的真相,大法弟子是怎么受迫害的。

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我们地区几个同修商量,购买了几个连续播放的小喇叭,放在几个不同的位置,调好时间,一起开放,大法真相的声音在晚上八点到十点连续播放两个多小时。第二天,人们就传,昨晚法轮功广播了,说的真好,为啥好好的不让炼,压不住人家啊!

在我的办公室,我经常给他们讲真相,有同事一天给我一纸条,一看是赞美大法的四句小诗,其中有一句是“全国人民学大法”。当年我给了广平大姐发到明慧网上,并在周报上发表。

有一次,我和同修清去外地发真相材料,進大门时没一个人。当时下雪,路上不好走,可我们出来时门口围了七、八个人,看那神情不正常,我们立即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彻底清除这些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最后,这几个人一直看着并目送我们走出20多米远。

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听说E地区较邪恶,我们一行4个同修去E地区做项目,发现路边的房屋上有污蔑大法的邪恶标语。于是我们做完了所有真相材料后,在E地区购买了毛刷和油漆,当快到时,来往行人突然多起来,当时想如果下雨就好了,请求师父加持,下十分钟就够了。几分钟后,果然下起了雨。我们几个一起配合,很顺利的用油漆涂抹干净。我们迅速离开了,过了五分钟雨停了。只要我们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就会有神通的。

去年春天我和同修去C地讲真相,贴不干胶,当我们做完往回走时,迎面来了一男子:“干什么的,那东西是你发的吧,把提包给我,跟我走。”我先是一惊但马上镇静下来,当时心里一念,我是来救你的。这时我看见同修清从我身边走过去,另两个同修已走远了。我非常平静,脱口说:“老哥,你可不能这样做,我是为了让村里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让你们看到世界一流的神韵晚会”。他又说:“我是治安,今天没带手机,要不马上打电话给六一零”。此时,我觉的眼前的‘治安’很可怜,眼圈一热,我说:“我知道你可能打电话,也知道如果真碰上恶人会很危险,而且我是外地人,可我大老远的来这个村子,送给你光盘,告诉你们真相就是为了救我的亲人,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只是你还不了解法轮功被迫害,遇到你就是有缘人,你就是我的亲人,老哥你也拿一份看看吧,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明白。”他说:“我没有放像机。”“你没有不要紧,给孩子拿一份吧,放在电脑上看,更清楚。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福报的。”他口气软了下来,说道:“我拿几份回去看。你也太张扬了,应该小心点,你快走吧。”我眼前一亮,又一个众生有了得救的希望。我更加明白了,只有静心学法,扎实做好三件事,才会有强大的正念,才能更有利的救世人。

不管多难 救度众生上的资金从来不缺

下面我向同修汇报一下这几年资金的情况。迫害初期,我家里是一个资料点,外地区的资料暂时是我们地区供给,钱是个大问题,同修们少则十元,多则几百元的拿出来,都是省吃俭用挤出来的。我当时工资350元,分成三份,一份用于资料,一份给孩子存点学费,一份自己用。平时炒一大碗咸菜,买馒头,生活很简单。同修广平大姐来我家时,我把所有同修的钱给她。有一次广平大姐来我家说:每次来看你吃的都是咸菜,也不能太苦自己,你这样姐心里不好受。我说:一点都不苦,我现在对吃穿不在乎,只要吃饱就行,今天你来了,咱们包饺子吃。其实我知道广平大姐也很难,有家不能回,邪恶到处找她,但她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让我感动。

随着正法的進程,《九评》、《解体党文化》及各种真相资料需要大量资金。三年前,同修跟我说就是缺钱,没钱怎么购耗材呢?我和同修妹商量,她说,以前别人有欠款,好几年了,就是要不回来。于是,我们去要了几次,竟然把欠款全部收回。让我感动的是同修清为资料点付出有十万元之多。但她的生活却很简朴,这就是大法弟子啊!又连续做了几个挣钱的项目,这样又有了一笔钱。同修秀男大姐陆续拿出几万,老同修从自己的退休金中经常拿钱给我,就这样我们把资金解决了,讲真相的项目从不耽误。我把钱交给购耗材的同修,他也很把握什么该买,什么该先买。

我们地区大资料点运行到今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和整体配合与协调下,都是很平稳的,不管任何时期,救度世人的每一个项目都没有因为资金而误事,但是同修们的生活都是很简朴的。

修炼十五年,风风雨雨走过来,我也跌倒过,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拉起来,把我溶入大法中,经历了许多魔难,靠的就是心中对大法的坚定,对师父的坚信。在这里对曾经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修表示真诚的谢意。从今后,我更要扎实学法,再去人心,脚踏实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

第一次投稿,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