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三岁,得法不到一年,是四姨通过网上的一名同修讲真相才知道大法的。开始时,我并不了解,也只是跟着炼功音乐比划着炼,渐渐的,在炼功时我的眼睛感觉有一个东西在转,而且还很舒服,我觉的这个功好,就这样我便和妈妈一起修炼了。

我觉的我很幸运,在正法时期我得法了,可以跟师父回家了,真不容易。如果我要是转成动物就无法修炼了,就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了。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能错过。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父做一汇报,回报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一、大法救了我

我修炼大约一个多月时,我亲身经历了一场索命的事。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八点多钟),我带四姨家的小狗出去玩。当时妈妈陪我一起出去,妈妈在楼下等着,我便带着小狗出小区大门,沿街边路牙走。回来的路上,我在前面跑,小狗跟在我后面跑,跑着跑着我突然跑不动了,感觉有人往后拽我,前面有人推我,一下子就停下了。我回头一看,发现头顶上方有一个绿色的法轮在旋转,我又低头往下看,发现就在我脚尖前一厘米的地方有一口方方正正的没有井盖的井,黑洞洞的。当时我并未感到害怕,但回家后开始后怕了,自己差点掉進那口井里,吓的我都不敢走了。由于当时没看过《转法轮》,不知道是为什么。四姨告诉我是师父救了我,我们又一起学了《转法轮》中的第三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对师父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我给师父磕了一个头。四姨鼓励我好好学法,法能给人开启智慧,法能破一切执着。

二、提高心性,过好家庭关

父亲没有修炼,他认可大法好,但由于害怕邪党,时不时的发脾气,对我的修炼阻扰很大。由于妈妈正念强,爸爸动不了妈妈的心,不过妈妈吃了很多的苦,爸爸不干涉妈妈了,但还是管我。由于我和妈妈配合不好,受到干扰,爸爸不让我们看“真善忍美展”。我们只看了十五分钟,他就把总电源切断了。我生出了怨恨心,没有慈悲的去对待他,我气呼呼的想把盘取出来,重新打开电源。他指着我骂骂咧咧大声嚷道:“×××的再敢开!试试!”我并未因他暴跳如雷而停止取盘,他冲我大步走过来。当时我心不动,也不知道害怕。妈妈说他冲我肩膀打了两下(我一点也没感觉痛,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挡了)。紧接着他高抬起右脚要踢我时,突然他整个身子向后倒下,“梆”的一声结结实实屁股着地,身子平躺在地砖上。这时妈妈也从沙发上起来急步赶到他面前,他起来面目狰狞抬起右手朝妈妈左脸打去(师父也替妈妈挡了,妈妈也没感到疼)。我大声喊道:“不允许打我妈妈!”紧接着他用手使劲的推我两下,妈妈一直注视着他。最后他停下来,扭头往卧室走,平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下午爸爸上班后,我和妈妈在家一起切磋,找到了自己有许许多多的执着心,发现最近学法很少,总以自己功课紧、学习忙为借口,不学法,不看明慧周刊,守不住心性,想想真是后悔,对不起师父。师父:弟子不精進,让您操心了,今后,弟子不会这样了,请师父放心。

三、正念清除邪恶 抓紧救人

现在有许多世人不了解真相,没得救,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蒙骗,当我们一提起法轮功这三个字时,有人就躲避不听,或是不相信,甚至替邪党辩护。可是,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抓紧救度众生。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勇敢的面对魔难,揭露邪恶,讲出真相。

我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在班中,我对我的朋友说:“共产邪党是邪灵附体,当你在血旗下宣誓时,不但给它能量,还在自己的前额部位打下了看不见的兽记。邪党马上要完蛋了,可是,你前额的兽记却意味着你是它的一份子,如果不退出少先队,天灭它时,你也会成为它的陪葬品。”朋友说:“我也知道共产邪党不好,但又怎么抹去兽记呢?知道它坏就行了。”我说:“这可不行,你兽记抹不去,会成为它的陪葬品的,除非你声明退出,用真名、小名或者化名都行。”可是她很害怕不敢退出。于是我有机会就跟她讲,渐渐的她明白了真相,也被我的真诚所感动,最后她退出了少先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通过这次讲真相,我积了威德,炼功时出了很多汗,师父给我下了许多气机,感谢师父!

每周一次的钢琴课妈妈带我去上,每次是走一路灭一路。记的三月份的一个周日上午,十点多,我们又走到了有三个血旗的十字路口,因为是红灯,妈妈停下等,我看见血旗上有一只红龙,一只黑龙,一只深紫色的恶龙。红恶龙在左边,黑恶龙在中间,深紫色的恶龙在右边。我告诉了妈妈,我们一起努力的灭这三条恶龙,这三条恶龙不干了,红色的龙吐火,冲着世人前额的兽记打,使兽记越来越深。我发现我和妈妈有一个光圈包住我们,恶龙打不到我们,还有一个哥哥,恶龙也打不到他。我和妈妈一直发正念清除邪恶,不许它们伤害众生,让恶龙闭嘴,恶龙退缩了。我们接着往前走,感觉场很不正,突然觉的头很晕,妈妈说没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加持。”我的状态很快转好了。我体会到,灭邪恶时,只要念正,放下自我,师父、佛道神就会保护我们的。

三月份的一天,一年级的学生要入少先队,在宣誓时,我没有读宣誓词,念很正清除邪党,当说到“为××主义奋斗”的时候,领读的说成了“为××主义奋斗的人是傻瓜”,这些小学生也都这么跟着读。这下老师着急了,训那两个领读的学生,他们低头看稿子,发现纸上就是这么印的,老师也无话可说了。从这件事上,我体会到“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再次体现了发正念的威力。

四月上旬,学校组织活动,去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原本我不准备去,可是同学们都去,我也动心想去了。于是跟妈妈说,妈妈并不太愿意让我去,不过也答应了我,并嘱咐我到天安门一定要近距离发正念,灭邪恶。我答应一定会的。晚上十一点,我来到学校,发现学校的血旗一飘一飘的很鬼魅,散发着黑气,于是我就发正念清除邪恶。上了车,同学们很兴奋,一夜都没睡觉。早晨四点多,我们来到了天安门,那里乌云一大片,一大片的,黑压压的,我睁开惺忪的眼,对了解真相的同学说:“别敬礼,别宣誓。”她答应了。当时众人在等待着升血旗,我在远远的地方站着,看到一个房子里有三个栅栏,里面养着黑、红、墨绿三只恶龙,我就近距离的发正念清除邪恶。还看到有一个警察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黑黑的类似管子的东西(回家问了妈妈得知那是电棍)。我开始灭操控恶警的邪恶因素,他不知怎么的,手一哆嗦,电棍掉了下来。我又开始对恶龙发正念,清除邪恶,它们不干了,对我吐火,和我打架,可我一点儿也不动心,继续发正念,它们打不过我回去了。

开始升旗了,可是升到一半时,黑压压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丝银白色,闪亮的流星似的线,好多人不录升血旗的样子,都录这道白色的亮线(常人也能看的到)。我顿时觉的我的主元神走了,到了另外空间,我在中心,佛道神围着我,我头上有个光圈,佛道神把我罩住,师父坐在圣洁的莲花上,把我和佛道神罩上。可是在天安门旁那个房子里的三个栅栏里的三条恶龙不干了,开始干扰我们,三条恶龙想進罩里把我攻击倒,可是师父不让,它们一碰罩就会受伤。我稍微生出了怕心,可是马上就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坏念头,又发正念清理邪恶。两条恶龙被我们一挥手抓進手中弄死了,还有一只恶龙受了伤,但没有完全死。我知道,只要念正就能把一切邪恶化为乌有。

由于自己的安逸心、懒惰心,迟迟没有动笔,九日妈妈从明慧网上下载了几篇文章打出来让我看,给我感触很深,真是很惭愧。我在看大法弟子们写的文章时,发现字都是冒金光的,妈妈写的修炼文章我也看了,也有金光,但没有那些大法弟子的金光强,促使我不能再懈怠了。十日,我动笔终于写出了体会文章。

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