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孩子也有了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随着师父十一年的正法進程,许多大法弟子的孩子已长大了,我的孩子也十一岁了,虽然也教他学法、炼功,但他都表现出来好象不太愿意的样子,我们也不再强求他,直到有一件事情的发生,使他有了一个大的转变。

我与同事发生了矛盾,那几天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埋怨、恨别人,什么心都有。一天,我开始冷静下来,坐在沙发上开始查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哪里做的不象一个修炼人,师父教我们应该怎样做,说着说着我便哭了。孩子也一直坐在我的对面听我说,当我说到:“由于我自身没修好,我把一切事情都怨在常人身上,去怪别人对我怎么样的不公平,我应该象一个大法弟子一样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我为什么要和常人争夺利益,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我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师父为众生承受了多少苦,我却做的这样差劲。”想到师父,我哭的更加伤心了。这时,孩子突然用那非常急切的眼神对我大声说:“妈妈:我也要赶紧学法、我也要炼功、我也要发正念。”望着孩子期盼的眼神,我流着泪水对他说:“儿子,你投生到我家,我没有带好你,我是有责任的。”从孩子的眼神我知道了,不是孩子不想学法,而是我没有做好,我的一些观念也阻碍了他,我只有修正自己,孩子才能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威力,才能看到大法的美好,才能看到大法会使一个人变好,孩子自然就精進了。

我改变以往的观念,看孩子不好好学法时我不再强求他做到哪种成度,不再对他進行指责、抱怨,这时我都会静下心来向内找,想想自己是不是有求快的心,有人心才会不舒服,同时也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学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再去看孩子时好象他很认真的在学法。

由于孩子读书时间紧,中午不回家,晚上的时间也很有限,后来我慢慢给孩子建议,能不能每天做完作业就背《洪吟》,孩子欣然接受,开始只背一首,还要抓紧时间,不然就太晚,小学快毕业,作业也多了,有时做完作业也很晚了,但他还是要背一首才睡觉,开始是我提醒他该背法了,后来孩子一做完作业就主动来找我一起背法了,由开始的一首变成两首,背法成了他每天必修的功课。

一段时间以后我对孩子说你已经十一岁了,还是要炼功的,五套功法你都会,早上的时间就可以,你早上的速度稍微快一点完全就够用了的,他说:“我把功全部炼了什么时候才去读书呢?”我说:“我个人认为,由于你时间有限,你可以只做动功,星期天就补静功,比如今天我们炼一套、三套动功,明天我们就炼一套、四套动功、怎么样,”他接受了我的建议。

孩子原来早上不炼功时,我们都要喊一阵子他才起床,起来还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吃饭都是急急忙忙的,时间就象赛跑一样跑得飞快,还不够用,这下子我们还要在这段时间里把功炼了,我都以为时间不够用,当我们把功炼完一看时间,在原来同等吃饭的时间上还提前了,我还以为挂钟出现了问题,他也非常高兴的吃了饭就去上课。每天还要在睡觉前提醒我,:“妈妈,记得早上喊我,我要起来炼功。”

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用法来对照自己,修正自己,把掩藏很深的一些人心都找出来去掉它。我以往在对待他时都爱以家长的作风告诉他这样对、那样对,我说在那个时间集体学法,我都想让他听我的,必须做到哪种成度,当我把这些心找出来去掉时,我的心态是那样的平和。就象师父说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我家是一个家庭资料点,供一些同修的周刊和真相资料,一天,我跟往常一样打开机子准备做周刊,却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打印机闪烁黄色的指示灯,显示出不认墨盒、墨水与打印机不合,这一下我茫然了,我平时只知道开机、关机、换纸,技术的东西一窍不通,平时都是丈夫在做,这下他去外地了,况且这机子又没换墨水,头天的晚上我还做了一本周刊,又没人动过,我怎么办呢?于是打电话找去了外地的丈夫,他让我去看说明书闪几下是什么原因,让墨盒到什么位置,怎么样检查,可他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随便我怎样摆弄,指示灯还是闪烁,我也想放弃了,请其他同修来看一下吧?想到同修的周刊和资料没做出来,他们还等着呢,我突然难过起来,默默的望着打印机:“你怎么会罢工呢?”我冷静下来开始查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我自身有漏被邪恶钻空子了,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做资料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旧势力,心里求师父帮忙:“师父,弟子如果做错了什么,请您点化弟子,弟子会在法中归正自己,决不允许任何生命以任何借口来干扰。”这时脑中翻腾出头天晚上做周刊的情景,我当时把周刊下载下来了准备做时,心想:“先做一本自己看,明天再给他们做。”现在我才觉得为什么把自己看的那么重呢?他们可都是师父的弟子呀!这是同修,我把自己和他们无形之中划了一条界线,先满足自己,这是旧宇宙的法理,师父要求弟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离师父要求的多远哪?也许不在做周刊的本身,而是动的那些念头全是为私的,当我找到这些念头时,立即清除为私的这种物质,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能在法中归正自己。当我再次打开打印机,让墨盒到中间位置时,不知手怎么碰到一个墨盒,是晃动的,什么时候跳出来了?我用手试着往下一摁,只听咔的一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指示灯不再闪烁了,打印机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我望着那些墨盒心想:“多象我呀,本来连在一起便是一个整体,能发挥整体的威力,却非要跳出来,单个的一个又能干什么呢?”

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都是要相互圆容、相互协调、各尽其能才能更好的发挥法粒子的威力,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才不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也许我们还有没做好的地方,但我相信,我们都会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会做的更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