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女同修被丈夫压断两根肋骨而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第七届法会文章,投稿的同修层面很广,尤其是特刊第九期有几位在警察行业修炼的大法弟子的体会,看了之后真的为他们的正念正行感到高兴,特别是这篇《一位法院庭长的修炼故事》,大家看了之后,真的为这位“现代包青天”、“铁案”感到振奋,同修能在那样的工作岗位中走出自己修炼的路来,证实了大法真好!但是其中有一部份体会她写出:因为修炼,丈夫经常对她大打出手,有一次甚至单腿跪在她身上,压断了她两根肋骨……她还认为是提高心性,还告诉儿子是他爸对他俩的严格要求……而且最近一天,她没注意把《明慧周刊》放在桌上,丈夫还能拿起来扔到垃圾筐里……由此看出此同修在这方面对法理和自己不足的认识还没有真正明晰,所以就想与此同修交流一下,谈一下我的个人认识,同时也希望借明慧的平台大家一起切磋。

在网上和生活中,经常看到有许多同修家庭关难很大,甚至九九年迫害初期还出现过一位女同修被丈夫活活掐死、然后带着活气火化的恶性事件,这里固然有邪恶的猖獗,但同时也有同修对法理认识不清而才造成常人般无助的表现。

其实在本期特刊中,还有一篇山西大法弟子的体会《让本性的一面做主导》,文中的那位大法弟子在家庭巨难中,靠的是《道法》那篇经文悟道后超越难关,看到后不由得为她叫好,这才是在法中修,不能“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这不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吗?“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

下面我再从另一个层面谈一下我对此问题的认识。

在修炼这条路上,每个同修都或多或少遇到来自家庭的魔难,我也一样,丈夫是一个尚未修炼的常人,在我修炼的道路上,也有来自于他的方方面面的魔难,有些是利用他给我提高心性,也有的是魔利用他对我進行干扰,所以在这方面法理一定要清,不能一概承受。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记得九九年六月四日后的一天,形势很紧,很多同修都不敢出去炼功了,他也不让我去,当然我不能听他的。他见我坚持要去,就威胁说,如果我出去他就跳楼自杀。我没有害怕,但向内找了自己,发现自己出去有很强的求名的心,因我是站长,怕同修说我也怕了。找到这颗心后,他自然就好了。

还有三退大潮刚开始的时候,我劝他退党,他很反感,一天,我俩又谈论起邪党,他退了一步说:“共产党以前挺好的,是现在有些人坏了”,并希望我认可,我坚定的说:“它从来就没有好过!”他急眼了,发疯的骑在我身上没头没脑的打了起来,面露凶光,眼珠子都红了,并恶狠狠的说:“我就不相信我就没好过!”我在下面动不了,但我却坚定的正告他:“你给我下去,老天都在看着你,你这样对我会遭报的!”他当时就蔫了,松了下来,我赶紧跑到别的屋把门锁起来,一查看身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了……过了一会儿,他敲门喊我,我没搭理他,但让他听见我哭了(因符合常人状态),那时候听得出他清醒了、也后悔了。第二天他就跟我道歉了,并声明了三退。事后很多年,他都不承认那次打了我,现在想来,他那时真是被邪灵附体,因为他当时喊的是“我就不相信‘我’就没好过!”

其实在这些关难中,我们还存在着修炼的基点问题,基点是站在为私上还是为他上,尤其自己的那一念很重要。

九九年时,我的魔难很大,因我是辅导站站长,而且我们单位是什么所谓的文明单位标兵,在社会上单位很好,而且我还去北京上访被押送回来,当地把我视为“转化”重点,在重压下,我一直未写“保证”,在当地大量同修被抓的情况下,他们虽然一次次要抓我,整天上单位、家里骚扰我,而且我也不在乎失去什么家庭啊、工作啊、金钱啊……但这么多年,他们就一直没敢动我。后来我才悟到,虽然我求名的心很强,怕同修说我是软骨头,但我有一念非常纯正,那就是为世人负责的心,我心里始终有一念,那就是“如果被抓進去,同事、家人、周围邻居都会不理解,会误认为我修大法不正常或是对他们正面认识大法不利,会对大法产生误解”,正是这纯正的为他人着想的一念,使我在风风雨雨中邪恶没敢动我。而且我还有一念,我始终认为大法弟子美好的家庭也是为世人得救负责,所以虽然在这个十恶俱全的社会,男女关系这么乱的时候,丈夫是领导而且身材相貌比较出众,而我较胖,也是因为我这纯正的一念,所以虽然丈夫也遇到一些干扰,但他基本上做到了洁身自好,使我的家庭在社会上口碑很好,很让人羡慕。

我认为自己的一念真的能定自己范围内的乾坤!记得有一位同修跟我说,有一次她被非法抓捕,要判她,她想我才不在这儿呆呢,我顶多呆三月,真就三个月出来的,事后她很后悔当时给自己定了三个月。

“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道法>),在家庭关难中,我体悟还存在一个符合常人状态问题,我们心里坚定,但表现出来不能象刘胡兰似的,应该扮演好自己在常人中的角色,我们改变的是心,不能让丈夫感觉你不像他的妻子,妻子感觉出你不是她的丈夫,他们也很苦,对救他们不利,这也是修炼境界的问题,也是慈悲心的问题,应该正常的、堂堂正正的修炼,人在世中,心在方外,在各个环境中符合常人状态,这才是大法修炼。最起码常人也会用常人的理对待大法弟子。不会出现很多家庭或社会上无理的简单粗暴的对待我们,这也是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就象前文丈夫打我我哭了,也是启发他的善念,最起码他的夫妻情份,但这个得把握好,与自己的夫妻情没去要严格区分开。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贺词》中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我们是世中的觉者,不能把自己视为弱势群体,更不能一味的认为是个人修炼业力而承受,应该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因为这方面的法理很清晰,所以虽然我岁数不大,但我们整个家族都很尊敬大法,也很尊敬我,我在家族中的地位很高,其实世人尊敬大法弟子也就是摆放了他们的位置。

同修们,家人都与我们缘份很深,对他们我们真的不能简单对待,真得慈悲于他们,他们不象我们在一走一过讲真相的路人,我们只要留下慈悲把真相讲清,就能救了他,而家人对我们的了解很深,我们真的摆正我们的一思一念,慈悲的对待他们,真正的为他们着想,真正的救了他们。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