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秀龙在山东莱阳市看守所惨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莱阳市姜疃镇塔南泊村法轮功学员盖秀龙,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因亲属被“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而找其评理,被野蛮绑架至莱阳看守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直到所有人都认为盖秀龙不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才让同在其它监室遭受迫害的盖的父亲,把他背到看守所办公室,当时他就吐了几口血。看守所为逃避责任,赶紧将他们父子二人推出门外。可怜盖的父亲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经受了地狱般的折磨后,已是虚弱不堪,咬着牙背着生命垂危的儿子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了看守所……

一、诱骗、绑架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八月四号上午十点半左右,莱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恶人伙同姜疃派出所二十多人,以“稳定奥运”为借口,在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将法轮功学员盖广起先生(盖秀龙的二爹)强行绑架,当时盖广起正在自家商店卖货,暴徒们土匪般地洗劫了商店,抢走了部份现金、法轮大法书籍和几个待销售的MP3、大小几个录音机、一些印有公安部门公章的鞭炮和一些私人物品,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盖广起被非法关押到莱阳看守所。

莱阳市看守所(门口挂着“××武警莱阳市中队”的牌子,进门后右拐)
莱阳市看守所(门口挂着“××武警莱阳市中队”的牌子,进门后右拐)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盖广起的妻子与侄儿盖秀龙、妹妹、妹夫、哥哥、弟弟及两位朋友总共八人到莱阳国保大队、“六一零”办公室(位于公安局院内三楼)找绑架盖广起的尉海波要人。尉海波诱骗盖的家人:“要想解决问题就上车,找个地方谈。”被围困在车旁的侄儿盖秀龙见他们准备伺机行恶,不予配合,被当场来了个“头抢地”,用手铐铐住后扔进车内(盖广起的妹夫在上车期间走脱),连同其他家人强行绑架到文化路派出所。

尉海波、刘鹏等恶警哄骗盖的家人,正在将情况向领导反映,实际是对每个人进行登记摸底,拼凑黑材料继续行恶。盖秀龙将盖广起家遭到以尉海波、崔建明等人为首的恶警洗劫的情况反映后,被问及年龄、文化程度等,盖秀龙委婉拒绝,不予告知。负责记录的恶警,上网查到了他的档案记录下来。后来听说,盖秀龙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尉海波一伙企图抄家,寻找所谓的证据,准备继续迫害盖秀龙。期间,盖广起的弟弟被迫从派出所四楼跳下走脱。

当天下午三、四点钟,盖广起的家人一共六人被尉海波、刘鹏及文化路派出所的几名恶警送到莱阳看守所。

二、酷刑折磨

刚到看守所办公室,因不配合他们,一名花白头发,岁数较大的恶警用巴掌狠命地抽盖广起的哥哥盖广生,并叫来几个武警把这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打翻在地,用脚踩住脖子、猛踹脸部,武警中有一个瘦高个、弓背、眼睛较小的打的最凶。当时盖广生的脸就变成了紫黑色,手上、脸上、地上、衣服上全是鲜血,强行办了手续,扣留了他们身上的所有物品、现金,盖广生的一千多元也全部抢走。

盖广生的儿子盖秀龙被关进男犯18号监室,刚被从门缝塞进去,一名戴眼镜的牢头,在所长的示意下,拽着盖秀龙的衣领拖至犯人放风的铁门旁。不多久,从外面进来几个犯人将盖秀龙拖到死人床上,称做“打固定”,就是用死人铐紧紧铐住双手,重脚镣锁住双脚,胳膊两边再分别用铁链子紧捆住,用锁锁上,把人仰面朝上捆在光板床上,捆的圈数视情况而定,圈数越多越残忍。

盖秀龙被捆了三道,当时胳膊就被勒得麻木了,这还不算,死人铐与脚镣之间贴人体纵向用一根铁链子拉紧。许多法轮功学员身体被拉得悬在半空,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对待罪大恶极的杀人犯都没有如此残忍。更甚的是这种床一头高,一头低,靠头的一边倒空,脑部长时间缺氧甚至窒息。这种酷刑外伤不明显,起初头、脸肿胀,呼吸困难、时间一长,小腿抽筋、便秘、背部臀部溃烂,腰、胸、臀象分了家似的疼痛难忍。盖秀龙被绑在死人床上折磨了十天左右,期间除了拉出去到精神病院进行野蛮灌食外,一直这样绑着。

在被非法关押的十四天里,盖秀龙一直绝食抗议,恶警毫不手软。在盖秀龙被第二次灌食回来,18号监室恶警命令两名犯人把捆住胳膊的铁链子上三道后狠狠绷紧,当时所勒之处伤痕累累,整个胳膊全都麻木了,这还不算,再把拉住手铐与脚镣的铁链子拉紧,这样持续了至少一天一宿。盖广起的哥哥盖广生则在13号监室被这样铐了五天五宿。据说打开时,三、四个人挣着铁链子都打不开,因绷得太紧,一点缓冲余地都没有。在这之前曾有一个叫李庆宣的法轮功学员在18号监室,被绑在死人床上整个身体被铁链子拉的悬在半空,折磨了两天两夜。当时,18号监室共有14名犯人,有杀人的、抢劫的、诈骗的、偷的、打架的等等,一名恶警对盖秀龙说:“这些人哪个不是你爷爷,说怎么地,就能怎么地你。”原因很简单,这里犯人,无论是新来的,还是早来的,都被恶警授予任意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权力,折磨的越卖力,越减刑、有赏,不配合的加刑、减伙食。

在非法关押盖秀龙期间,恶警不断送去香烟,并亲自给犯人点上,一次还给牢头点了一支200多元一盒的香烟奖赏。在恶警们的授权和唆使下,18号监室的牢头张玉弟与另一个犯人徐世款更加卖力,多次用香烟烙盖秀龙的右脚,徐世款则把点燃的香烟放在盖秀龙的右脚的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直至香烟熄灭为止,犯人们还用皮筋系硬物专打脚趾盖,用缝毛衣的针乱刺盖秀龙的身体,一犯人嫌不过瘾,把盖秀龙的左胳膊用针一趟一趟划破,再抹上咸菜,在眼上则抹上大蒜,又不能擦,让人长期受罪,眼屎加泪水,两眼满满的,别说看东西,犯人们自己都不敢看。

盖秀龙被折磨得连小便都困难,还要受到限制,解手之前要打报告,盖不从,便被剥夺了解手的权利,有时还要遭到一阵毒打,用脚猛踹上仰的嘴。一次他实在憋不住,尿在裤子里。那名人称“张哥”的牢头,命一姓李的犯人(团旺镇),把尿倒在盖秀龙嘴里,那人无奈,把尿泼在盖秀龙脸上,流到嘴里,溅了一身。

有一次,一名恶警亲自在门外坐镇指挥,命一个叫“老门”的普犯,60岁左右,用“二指拉牛术” ,把两个手指猛插进盖秀龙的两个鼻孔,生生将盖秀龙拉了起来,弄的满脸是血。此招非常狠毒,据犯人自己讲,村里有一头牛要卖,主人怎么拉也拉不出来。把他请去后,两个手指伸进牛鼻子里硬是拉了出来。这天下午,又把盖带到看守所里一个空监室强行输液,因为盖极力不配合,被折磨得痛苦万分,接着派车将他拉到莱阳中心医院,强行抽血,因身体极度虚弱,连续扎了几次都没有抽出来,最后只得匆匆拉回看守所。

18号监室的牢头,多次用千层底鞋抽打盖秀龙的脸、用脚跺盖秀龙的嘴。有一次,他用布鞋抡开膀子打盖秀龙的脸,直打的脸像裂开似的,血流下来,几乎昏死过去。

三、灌食、药物迫害

看守所为了让盖秀龙放弃绝食,放弃信仰,故意长期残酷折磨他,多次强行灌食,灌食地点就在臭名昭著的莱阳精神病医院。

莱阳市精神病院正门,门前挂着“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的牌子。
莱阳市精神病院正门,门前挂着“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的牌子。

莱阳市精神病院住院部的四楼曾多次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莱阳市精神病院住院部的四楼曾多次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第一次灌食出动了两辆车,盖秀龙坐的那辆车有两名武警和四名普犯,用被子将他裹住抬上车,另一辆跟在后面,里面坐的是看守所的恶警和领导。到了精神病医院,几个身穿白大褂的所谓“医生”早已准备妥当。两名武警负责把守门口,四名普犯按住戴着手铐和脚镣的盖秀龙,看守所的领导协助按着头和胸部,一名年轻的女“医生” 开始动手灌食,还假惺惺地告诉他不要动,软管插入气管就麻烦了。可不管她怎么忙活,就是灌不进去,最后草草收场。期间,莱阳看守所的所长亲自找盖秀龙谈话,无非一个目的:就是必须跪下屈服,妥协听话。盖秀龙也借机多次给其讲真相:“我是来看二爹被尉海波骗到这来的,我没犯法,你们不要执法犯法,迫害好人。”可他们就是不听。

第二次灌食换了一个年岁比较大的女“医生”,在那种场面,她一点也不慌乱,跟看守所恶警配合的很默契,看来是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老手了,对盖毫不手软,由于盖不配合,她多次把软管从盖鼻孔插入口腔内,还故意说:“哦,又插错了。”插管是非常痛苦的,如此故意重复几次后,才把软管插入胃中,再把管子顺势向外一抽,胃酸便顺着管子进入口中,又酸又苦。她的手法很老练,不一会儿就灌完了。回到看守所,恶警更是邪气高涨“再不吃,就用大漏斗、大勺子往里灌!”

接下来,盖秀龙又被绑在死人床上,迷迷糊糊睡过去了。醒来后,头痛得很厉害,看监室内犯人的脸都严重扭曲、变形,非常可怕。对面墙上的长方形监规,一会大,一会小。小的时候会缩成小电视机荧光屏大小跑到脑门前,只是字很小很小,看不清是什么。由于每次灌食她们故意将胃酸返到嘴里,致使口腔溃烂,嘴闭不上,始终张着,嘴里、舌头上附着厚厚一层类似药物一样很苦的东西,精神也变的呆滞,疑似用了不明药物。

十多天以后,盖秀龙——一个三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已被折磨的不省人事,恶警派人把他抬到看守所的空地上,看守所的领导及“六一零”恶人尉海波等都已到场,见人已生命垂危,赶紧将他送到莱阳卫校医院输上氧气,一次输了四、五瓶药水,并派一名恶警把守。当天晚上,又送回看守所,监室的犯人个个挥舞着拳头,喊着:“你今天晚上死定了!”输了那么多药,盖秀龙却一点尿意都没有。嘴已不能合拢,一直张着,嗓子像被掏空似的,嘴干涩发苦,舌头上裹着厚厚的一层粉沫物,浑身颤抖不止。

直到所有人都认为盖秀龙不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才让同在其它监室遭受迫害的盖的父亲,把他背到看守所办公室,当时就吐了几口血。看守所为逃避责任,赶紧将他们父子二人推出门外。可怜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经受了地狱般的折磨后,已是虚弱不堪,咬着牙背着生命垂危的儿子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出了看守所……

释放当天,盖秀龙被非法抢走的一百七十多元钱,看守所一分都没给,向他们索要时,他们说药费还不够呢!

回家的当天下午,正值秋收,邻居们见状都惊呆了!此时的盖秀龙脸色苍白、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肌肉萎缩、目光呆滞,脸部严重变形、肿胀,臀部溃烂的不成样子。跟十多天以前完全判若两人!

回家后的一段时间,总是异常口渴,喝起水来,2斤装的钢化杯脖子一仰就是一杯,三十多斤重的桶装水,两天就喝个精光,一天吃1个大西瓜、两三包牛奶,腹部经常发痛,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回家十几天就明显发胖,胸部明显变大,不敢跑动,振动时痛的特别厉害。

结束语

盖秀龙所遭受的酷刑凌辱,只是千千万万个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缩影,他的遭遇只是莱阳“六一零”邪恶组织所犯罪行之冰山一角。直到今天,这样的悲剧仍在不断上演。人性、尊严被恣意践踏,道德、良知在权与利面前显得苍白无力。警察的泯灭人性、惨无人道,犯人的肆无忌惮、不计后果与倡导的“和谐社会”形成强大的反差。人们不禁要问: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答案不说自明:中共邪党。

《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决定或者命令的,依法承担相应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脱惩罚的后路。

当警察们为了升迁、为了政绩、甚至为了发泄私愤而大打出手,当犯人为了减刑、为了表现而疯狂施暴时,他们没有想到: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当正义战胜邪恶、冤案得以昭雪之时,这一切所作所为都将成为将来审判他们的罪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