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是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今年五十四岁。只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中共江氏集团多次绑架、非法抄家、非法通缉,被迫颠沛流离十年余,有家不能回。

因病幸遇法轮功 全家修炼乐融融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患有十二指肠球部溃疡 、类风湿、大脑供血不足、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每天昏昏欲睡,不能上班,夫妻感情也不合,自叹命苦,心里象堵了一座大山,压的透不过气来。心里常想,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啊?终于有一天,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祛除了我的一身疾病,大法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大法使我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大法教我做人的根本道理,并时刻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大法让我做好人,更好的人。在我的影响下,一家人先后都走进了大法修炼,其乐融融,沉浸在法轮大法圆容祥和的幸福之中。我们全家都感谢师尊,感恩于大法给予我们的健康、欢乐、温馨和幸福。

为了说句公道话 进京上访遭绑架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我心中难过啊。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使人健康,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群众喜欢的高德大法,为什么政府要限制和打压呢?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了让政府了解法轮功,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于十月四日进京上访,十一日晚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并送海淀区看守所关押。

二十几个人被关进一间非常窄小的屋子里,人挤人,夜间都侧身躺着,刑事犯站在人的身上往下踩。我们还被罚蹲、坐板。为了抵制迫害,我便开始绝食抗议。十五天后被锦州市公安局和古塔公安分局张大奎等人劫持到锦州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仍然坚持绝食抗议。同时跟犯人、管教讲法轮功如何教人向善,强身健体。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向政府反映情况也没有错。政府的打压是错误的,将真相告诉他们。然而他们非但不听,古塔公安分局张大奎、董大伟等人还在十月二十八日将我非法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好人反被劳教 受尽非人折磨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就是人间地狱。在那里我遭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教养院里不让我们看做好人的法轮功书籍。一次我正背诵法轮功经文,被恶警发现了,一帮警察扑上来狠劲拽我头发,头发被拽的一绺一绺的往下掉。恶警并且指使刑事犯用手铐把我铐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双手背铐着(飞机式),罚蹲,一直到晚上才放我出来,至今胳膊落下了残疾。肛门被迫害得肿得象拳头那么大的包,走路非常困难,这期间我仍在绝食。一次我们大家集体背诵经文时被警察发现,就见教养院的警察全部出动,凶神恶煞般地直扑进监室,不由分说,对我们用电棍电,胶棒打。一男恶警上前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就往外拖,学员们迅速围成一道人墙,使他们想进一步单独迫害我的阴谋未能得逞。

一天早晨,所长苏境见我正在背诵法轮功经文,便凶恶地把我拽到一个空房子里,罚蹲,一直蹲了一天。当时正来月经,经血顺裤腿往下流,淌到地上却无人问津。在这里每天都能听到学员被迫害的惨叫声。善良的人啊!谁不是父母所生?谁没有兄弟姐妹?怎么能这样残忍?为眼前的一点利益而出卖良心,置法律道德于不顾,助纣为虐,干出伤天害理的事,同胞骨肉自相残杀。良知道义何在?

这里警察授意、纵容犯人随意殴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天叫李凤莲的犯人见我又在背经文,挥起拳头,狠毒的打在我的脸上,顿时被打的鼻子流血,嘴唇肿多高,吃不了东西。当时学员们质问这个犯人:“你是犯人,有什么权利打我们?告你去!”犯人一听,吓的连忙说:“是政委王乃民叫我打你们的,说打你们给我减刑。”我们就给他讲真相,并告诉她善恶有报是天理。

马三家教养院为了迫使我们“转化”,三九天逼我们穿着单衣服、单鞋到外面用手铲雪(没有工具),我的两只手冻得当时就失去了知觉。并且每天强迫我们做苦役,从早晨五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钟。在马三家教养院里我度日如年,遭受了无数的痛苦折磨,直到一年后才和家人团聚。

再次进京上访 又遭恶警毒打

回家后,面对整个社会黑浪滚滚,教人向善的大法被恶毒诽谤、诬陷,学法修心的好人都被关进监狱、劳教所,世人都被中共邪党造假宣传的欺骗和毒害而不明真相,仇视法轮功。为证实大法,唤醒世人,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次进京上访。到北京后,我住在同修家,因电话被监听,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有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是警察,再从窗户往外一看,院子里全是警察,整个小区被警察包围了。这时房门被打开了,我当时正光着脚,就被警察凶狠地拽着头发从十六层电梯一直拖到楼下关进一间屋里。一个警察问:“你是哪的?”见我不吱声,他上前猛扇我耳光,拽着头发往墙上撞,并凶狠地猛踢我的头、脸和腰等处。当时我被打得满脸是血,下颚打得肿个大包,变成紫黑色,脸肿得都变形了,身上打得没好地方。这时就听另一个警察说:“她可能是长春来的。”说完,就见上来一帮警察不由分说野蛮的连拖带拽强制把我塞进一辆黑轿车里。我不配合恶警,这时身边一个五大三粗的警察一把将我的头硬按在车座底下,将我和另一名同修铐在一起,手铐勒进肉里,疼痛难忍。就这样恶人将我们戴上头套绑架到了北京凤龙宾馆(就是当时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一群警察向我扑上来,劈头盖脸一阵暴打,并用皮鞋狠踢。一边踢一边说:“整死你。”直到他们打累了,他们互相招呼说:“走,咱们喝酒去!”回头恶狠地说:“回头来再收拾你。”随后把我推到卫生间。这时又来了几个警察其中一个人对我说:“快过年了,你说出你是什么地方的,就放你回家。”我当即答道:“我没犯法,如果你想和我谈,请你把手铐打开。”他说:“我给你松松吧。”我见他还有点善心,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他讲述大法的美好,他听得很用心。半夜二点多钟,我趁他们睡觉走脱。

坚持修炼大法 又遭跟踪绑架

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因电话被监听,我到同修家取法轮功资料时被警察跟踪,被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张大奎、锦华派出所董大伟等人又一次绑架。在车上警察凶狠地打我耳光,拽头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向他们抗议。到派出所被强制戴上手铐、脚镣,还非法抄家,抄家时把房东老太太吓出心脏病。他们也到我弟弟家抄家。一帮警察蜂拥而上把弟妹打得眼睛充血,眼眶青紫还把弟妹绑架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为了抵制他们对我的非法迫害,我再次绝食抗议。在警察指使下,七、八个犯人对我进行灌食。他们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把两只胳膊用八号线固定住。犯人用钳子使劲拧八号线,把线都拧进肉里去了,当时痛得我大声惨叫,胳膊肿得变成了黑色。这时警察又用手指粗的胶管往嘴里硬插,只见一股鲜血从管子里喷出来。一个犯人见状,忙央求我说:“求求你,吃点饭吧,快别遭这个罪了。”这时医生来给我量血压,一看一点血压也没有,脉搏非常微弱。便急忙将我送医院抢救。在医院里,我又趁他们不注意走脱。

被迫离家出走,被通缉有家难回

我虽然脱离了虎口,但从此以后我被邪党所谓“通缉”了。家属、亲友经常被警察上门骚扰,电话被监控。弟弟家对面楼顶都按上了监控器,精神和肉体都遭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十年来我有家难回,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每年所谓的敏感期及奥运、亚运等日子,中共邪党就搞什么“严打”、搜捕,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目前我市仍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着。

十年来我一次次的租房、搬家,搬家、租房,有几次租期未到,为了躲避抓捕,也不得不离开。尤其是过年、过节,家有亲人不能团聚,有家却不能待,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儿子结婚都不能回去,家里亲人都为我的安全担心。一个时时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中共邪党都容不下。

据不完全统计,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十年间,我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者已达六十三人,被非法判刑者为七十多人次,被非法劳教者为六百五十多人次,被非法抓捕者超过三千多人次,被非法拘留者超过二千五百多人次,被勒索财物超过三千多万元,迫害手段之残酷、狠毒令人震惊。

在这里,我再一次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生活在中共魔域里,尤其是被非法绑架关押在中共魔窟中遭受着残酷的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他们尽快的摆脱迫害,脱离困境让我们共同制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