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信师信法才能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之前,我是部队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每天集体学法炼功,然后利用休息时间外出洪法,可以说,我们这个炼功点是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在运作。“七•二零”以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也波及到了我们这,由于我累世做军人的原因,骨子里养成了服从的习惯,当邪恶找我们谈话时,我作为一个辅导员,没有起到正面的作用,而是采用人的办法表面答应邪恶不“练”了,实际上内心想还要找机会偷着炼,而且在文字上也耍起了把戏,把不练的练写成练习的练,而不写成修炼的炼,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在正法面前,我没有选择最正的行为来证实法,而是用人的方式来应付与回避,没有认识到这就是宇宙间正与邪的较量,虽然没有牵扯到生死,但由于自己心里对邪恶的放纵,却给以后的证实法造成了许多人为的麻烦,让自己的修炼与证实法之路增加了许多凶险。

服从管理,服从领导,这是在常人社会一个做下级的基本要求,可是在旧势力安排江魔作为人世间邪恶迫害的总代表而迫害善良的修炼者这件事发生后,它就成了全宇宙的公敌,成了被正法的对象,而不再是服从与不服从的问题。可是由于我当时正念不强,没有突破旧势力的框框,被后天“服从”的变异观念占了上风,给大法正法与大法弟子证实法带来了重大损失。

邪恶也从各个角度觉察到我们都仍然在坚持自己的信仰,他们就加大了迫害的力度。邪恶又秘密制定了迫害计划,强制我们全部签字转业回家,但它们并不让我们回家联系工作,直到最后半个月以后才放我们回家,正常转业的都提前一年回家联系单位、落实工作。从此以后,我们天南地北,天各一方,都失去了联系。需要说明的是,当时部队环境看起来,已不适合修炼,当邪恶找我签字让我转业时,我毫不犹豫的、甚至还有一点欣喜的就签了字,当时我是这样想的,在部队失去了环境,回家里再开创一个修炼的环境,还可以接着修炼,可能转业也是一个好事。再一点认识是认为修炼是个人的事,也没必要与邪恶争论,那么大的邪恶压下来,天都抹黑了,也不知如何去讲,没有认识到师父传法的目地就是让我们要救度众生,结果众生都被毒害了,而自己却以个人修炼为借口,不去理智的讲真相,置众生的安危于不顾,这完全背离了一个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原则。现在看来,当时答应邪恶签了字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没有认识到那时正法修炼已经开始了,而旧势力恰恰要的是个人修炼,而我的选择正符合旧势力的安排,所以给以后证实法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正念十足,根本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就不签转业的字,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不接受,那样邪恶就没招,就不会得逞,也可以慢慢的把部队这块范围的法正过来,而我们选择错了,直至今日,部队那块封闭的环境也一直难以展开面上的讲真相。

转业到地方后,逐渐接触上了明慧网,认识到正法修炼开始了,坚持个人修炼是自私的,是不符合新宇宙标准的,一个新宇宙的生命完全是无私的,是为他的,是为了众生的安危而不能单单只考虑个人利益的,重大问题应看明慧网的态度。我就和几个同修共同出资买了电脑、打印机、速印机等,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开始大量的印制真相资料,多的时候一天印制一万余份,然后分发下去,一两天时间,全市范围内所有的公共场所全部张贴一遍,有效的抑制了邪恶。

后来,由于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有一个同修被邪恶的六一零人员从家中带走,我当时心性不稳,心里想,他会不会说出我,由于这种不稳定的怕心,让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也把我从单位强制拉上车带到了某派出所,后又转入邪恶的党校六一零所在地,后又转到了看守所。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抵制迫害,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人,迫害中不是越来越坚定,而是产生了怕心、胆怯、懦弱与逆来顺受,一个月以后,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那位同修也被非法劳教三年,听到这个消息后,在害怕的同时内心开始反感邪恶,心中想我不应该是这种结果,但是内心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我和那位同修都先后被送往邪恶的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心里想,我不可能在里面待三年,最多在里面待半年到一年我就得出来(承认被迫害半年到一年,无意间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知道这是明目张胆的陷害,在心里开始产生抵触思想,但此时人心也比较重,还没有完全在法上。

進劳教所之前要到劳教所的医院先做各方面的体检,结果我一检查是肺结核,把前来送我劳教的邪党六一零人员吓了一跳。同时,我心里也一惊,然后想我修大法不可能出现病态,有病就是不正确状态,一开始修炼的时候师父就给我拿掉了,怎么会得肺结核呢?转念又一想,可能是师父保护我而出现的假相!邪恶的六一零人员硬是掏出二千元钱给了劳教所,说是给我的医疗费,然后象完成任务似的溜之大吉。

到了劳教所后,我直接告诉前来转化我的邪党干警说,我没有来这里的必要,我只是在做好人,没有错,邪党干警听后默默无言,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又先后派来转化我的被他们迷惑的学员,我同样正念告诉他们说,我不应该来这里。他们看到我这种表现,先后换了几批人后,就不再管我了。

五天后,劳教所派出五名得力干警陪同我去市肺结核病医院复查,结果出来后,还是肺结核。在回去的路上,我告诉他们,要向你们的领导如实反映,还是让我回家吧,这不是我呆的地方。两天后,我正在吃晚饭,他们通知让我收拾东西回家,说我妻子正在门口等我。

我就凭着“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这一点点正念,师父就保护我离开了邪恶势力的黑窝。事后我认识到,如果一开始我就正念十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不配合邪党的要求,我可能不会让邪恶带走,不会让它们绑架到党校、看守所以及劳教所。一开始没做到真正在魔难中想到师父,没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才魔难重重,只有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除了师尊外任何生命都不配管我,被迫害不是大法弟子必须的修炼形式,才能走出魔难。

反思自己遭受的迫害原因,就是正念不足,就是在关键时候想不起师父想不起大法,因此,师父想保护我而无从下手,因为师父保护的是真正的在法上的大法弟子,而不能无条件的保护一个常人。只有真正学好法,才能做到真正信师信法,才能产生越来越强的正念,才能真正走出魔难。

而心不在法上,别看天天看书,也得不到法,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