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轮功学员薛惠丽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薛惠丽,女,五十一岁,是云南省易门县小绿汁镇矿山一名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变化很大,胆囊炎、妇科等多种疾病都好了,生活有了信心。工作上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任劳任怨,自己身兼加油站多项工作,车子过磅,对方多次给现金被她拒绝。她说:“我修炼法轮功不能做假得好处”。

就是这样一个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她,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受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劳教,失去工职。下面是薛惠丽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薛惠丽,今年五十一岁,云南省易门县小绿汁镇矿山一名工人。我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变化很大,胆囊炎、妇科等多种疾病都好了,生活有了信心。工作上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任劳任怨,自己身兼加油站多项工作,车子过磅,对方多次给现金被她拒绝。她说:“我修炼法轮功不能做假得好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易门公安局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贺长林、杨建波等人经常到单位和家里骚扰我。二零零二年九月我被强行绑架到由我们单位出钱办的洗脑班里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左右,我正在加油站上班作报表,突然五、六个便衣闯入:两女警(一个是易门县公安局高正凤,另一个是玉溪市公安局的)看着我,翻我手头的东西并与我闲谈,其他的男警:玉溪市公安局的张姓(人称张主任)和朱姓警察、易门县公安局潘姓和云南省公安局张姓警察搜查加油站,在我装收加油费的包里搜到几张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币。随后把我带上车去抄我的家,抢走一本法轮功书籍、一张明慧网的资料、一个mp3和一个坐垫。还拍了照。

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抄完家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出家门时,我看见外面有人,就把铐着的双手举过头顶,他们怕恶行被世人看见,一个警察就破口大骂,赶忙把我推上车绑架到绿汁镇派出所,警察王顺忠(绿汁镇六一零主任)、警察伍云龙(绿汁镇派出所)、警察杨建波(易门县公安局)等共有九个警察迫害我:把我双手铐在一起,坐在高木凳上不让睡觉,只要我一闭眼睛就敲桌子或警告我不准闭眼睛。两个警察一个班七十二小时轮番对我审讯,叫我揭发与我有来往的法轮功学员,叫我说炼法轮功不好。还欺骗我说,只要我揭发出来就让我回单位上班。我跟他们说,我不和任何人来往,我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我没有错。玉溪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张姓警察包条如大声吼道:不老实交代给我下跪一小时,再不老实交代,就用大麻绳把你绑在房梁上或用车拉你到大街上游街示众。我被迫跪了一小时,还是不配合他们,在零口供下把我强行绑架到易门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易门县公安局的警察几次来提审我。一个月后被玉溪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劳教二年,由易门县公安局的警察把我绑架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警察逼我写所谓“三书”,放弃修炼,还欺骗我说,单位要开除我的工职,让我给单位写信表示放弃修炼来保住工职。还叫我在劳教所举行的反邪教宣传中签名。二零零九年六月初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我从劳教所回家,我找单位领导要求恢复工作被拒绝。回家后绿汁镇派出所警察、单位保卫科、易门县六一零的人还一直打电话或找我母亲谈话的形式来干扰我的生活,我的父母、家人的身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丈夫接受不了我被劳教、被失去工作的现实和我离婚了。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底我五十岁时去办理退休手续,没有办成,原因是我已经被企业解除了劳动合同。

写到这里,我想对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我的人、给我身心造成痛苦的人,我不会怨恨你们。我的师父教导我,修炼人要以人为善,要为别人好,世界需要真善忍。我奉劝你们,天灭中共在即,别给中共当陪葬,赶紧退出中共党团队,为自己也为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最大祝愿。


易门县绿汁镇派出所办公室电话:0877—4981523
易门县绿汁镇派出所黄姓警察手机号:13577728101
易门县公安局610主任贺长林办公室电话:0877—4964610
易门县绿汁镇保卫科办公室电话:0877—4981261
易门县绿汁镇保卫科邝建军手机号:1388778891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