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对修炼人婚姻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通过学法看书知道了高层次的一些法理,在常人中生活兴趣和追求都发生了改变,在婚姻方面,此时与一个常人结婚,必然会有矛盾,甚至深化到不可调和。

现在谈谈我的经历和体会,我2003年读大学时认识一个比我高两届的同学,因为他的手指细长做事细腻,符合我的观念,对他很有好感。在校期间只见过两次面,那时我学法不深,并没有给他讲真相。后来他毕业了,偶尔打电话联系,他有追求我的意思,我明白的一面知道不能和他在一起,可还是为自己找借口想:给他讲讲真相,对他好一点,让他记住我就离开(现在知道那是用私心和人的观念在做大法的事)。开始我还讲些道理给他,后来他很不想听真相方面的,甚至厌烦听,他觉的我总是把大法硬插在我和他的感情之间,那时我也迷糊了,开始沉醉在那种暧昧里。

我毕业时也就是2007年工作了,还跟他是两地,一南一北,我想这样的安排是有种力量把我和他拉开,距离远了时间长了,当然最主要的是价值观的截然不同,使我们的问题越来越明显。为了将就他的观念,为了不至于让他发脾气,跟他讲话我还要按他的观念行事,我给自己找借口:只要最后的底线坚守好就行了。就这样纵容着自己的欲望,浪费着宝贵的时间。

我们相处的时间有几年,其中大部份是在电话中连系的,真正面对面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星期,是什么让我如此执迷,我想应该是我好色的心和对男人的依赖之心,执迷于依赖和安逸,甚至觉的难以割舍。我甚至有和他成家不管他一无所有的想法,但想到要为自己的修炼环境负责,在我没有弄清到底要不要结婚时,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就结婚的。

因为我认识不清、纵容人心,问题越来越大,象滚雪球一样。价值观不一样,争论在所难免。

我一直纵容自己的某种欲望,我想到的是:他是一个常人,他不想走入修炼那只是他的选择,他按他常人的标准在做事,他判断对错的观点与我截然不同。我学法总是懈怠,我也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迷糊时想依了他,顺了他,清醒时又提出分手,就这么反反复复,因此造成他对我的印象是“说了不算,出尔反尔,靠不住”。

问题深化到最大化,他的观点是不管结没结婚,首先要发生肉体上的关系才表明是真正的爱,他认为结婚只是形式。而我只记的师在《曼哈顿讲法》中明确的开示,年轻的大法弟子没有结婚不要发生两性关系,师父都这样直截了当的说了,虽然我学法不深,不能明白其中更大的内涵,但师父这样说,我就要按照去做。我一次又一次不答应他,只剩下最后的底线之外,其他男女所做的事都做了,按照他的观念,我不答应和他结合,是玩弄了感情,他甚至气愤的怀疑我是不是女人。对他我真的无法解释,跟他也解释不清。

现在有一段时间不连系,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清醒,真正的放下那个心,弄不好会毁掉一个人。我们修炼人为的是什么?是修去情,为慈悲所代替,为感情所牵所累,怎么有心去做大法的事情呢?

现在,我给没有结婚的同修提的一点建议就是,处男女朋友要有自己的原则,问一问自己是为满足私欲找借口还是被感情拖着走。当你做到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时,摆在你面前的婚姻问题将会很自然,不再形成困扰。

以上是个人经历,说出来让同修引以为戒。请同修多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