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归正基点

谈病业、安全与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

转变观念、归正基点,谈“病业”与自我

曾参加了一个本地的法会,法会的主题是围绕着修炼基点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法会开的非常成功,组织者谈的每件事都是围绕着修炼基点展开:这个基点是为我还是为他、是符合自己的观念还是符合师父的正法需要(圆容整体)、是个人修炼还是正法修炼。如果一个修炼者做每件事首先考虑的是自己,我要多学法、我要发正念、我要多救人,我修的好,或修的不好,我要注意安全等等,那么很容易把基点落在个人修炼上,而自己还不知道。这个法会对自己可以说是震撼,也解决了自己长期以来的很多困惑。

我是年轻人,也是十多年的老弟子了,但進入正法修炼以来,自己的身体却屡屡出现严重的被“病业”形式干扰。学法中知道师父自九九年以后就没有给弟子安排病业考验,那一定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我不断的学法、向内找,不承认它、反对它。有时找到一些不足后,自己努力的去克服缺点,但没有得到有效的改观。有时实在找不到明显的漏洞,自己只能是多学法,过程中干扰反应逐渐消失。有时即使向内找、发正念,甚至多学法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时,自己又增加了一些消极和无奈,最后拖了很长时间才过去。虽然情况过去,但自己却很沮丧,因为我没明白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没从法上提高上来。

这种病魔干扰有时出现在自己有明显不足的情况下,这时自己觉的应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而很多时候却出现在自己认为的比较精進时,这更让我困惑。但不管哪种情况下,都经常拖延很长时间。

记得二零零七年以前的一段时间里,我由于被迫害,不想跟母亲家里的同修过多交往,每每同修来看我,我都很冷漠。零七年年底,我认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决定改变,与更多的家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马上,旧势力先让我的父母同修离开我(姐姐孩子生病,去姐姐家照顾孩子),我的丈夫同修和孩子都不在身边。我的身体遭到了修炼以来最严重的病业迫害,咳嗽、眩晕,没有办法学法、发正念和炼功。隔壁的弟弟和弟妹抽空来照顾我。我的主意识是清醒的、意志也比较坚定,我知道旧势力怕我与周围同修形成整体,因而利用我修炼中的不足迫害我。但我因为什么具体问题被迫害却没有弄明白。

零八年秋天,南方的一个新同修(我以前的同事)因修炼中的困惑迫不及待的飞来与我交流,她那颗想提高的心让人感动。从她电话告诉我“什么都阻挡不住她来与我交流”的那一刻起,我就时时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在师父巧妙的安排下,我们成功的开了个小型法会,我和同修的收获都很大。但同时,我的身体开始不舒服,送走同修,又是严重的病业迫害。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旧势力的疯狂报复。(因为表面上是我帮同修否定旧势力对她孩子的迫害)但我因为什么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我又不知道了,结果持续很长时间。零九年元旦过后,又一个新同修来我这里,这个同修不太精進,修炼不太上路,所以我利用她来我家的时间里,安排了大量的时间与她一起学《转法轮》和师父九八年的各地讲法。她觉的提高很大,又很充实。然而送走她,我就开始剧烈的咳嗽、头疼。零九年夏天,我的一些读研究生时的同修和以前的几个同事同修来我这里,大家相互切磋、交流,对于存在的问题向内找,在法上提高。她们走后,我又遭严重的病业迫害。今年夏天,婆婆家办喜事,我和丈夫回去证实法,给亲戚、朋友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不错。但同时,儿子连续几天高烧,儿子烧退,我又被病业迫害,持续了好多天。

这样的情况不断,使我困惑至极。我一直在想,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不断的加强学法、发正念。但这种为解决问题而学法和发正念,效果自然不会太好。直到不久前的那个法会,我才豁然开朗,那个法会的主题就是围绕着修炼基点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如果基点在个人修炼上,虽然三件事在做,可能会患得患失,注重自保、自我感受,做事心,讲的好了高兴,不好了失落,总之都是个人感受,有时候修的很沉重,还可能招致病魔迫害或其它迫害,落入旧势力的险恶安排中。而基点放在正法上时,是没有自己的,一切按照正法要求圆容师父所要的,没有了太多自我感受,跳出了旧势力设置的关、难,有什么不足在正法中归正,修炼就会变的简单、轻松而愉悦。

我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修炼,十多年了,竟然没有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我很注重个人修炼,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这固然不错,但以此为目地,做三件事是为了我个人的最终圆满,那是多大的漏洞,又怎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呢?我从理性判断上深知本次修炼机缘的难得,深知红尘的肮脏与可怕,我不断的警告自己,一定要珍惜修炼机缘,修成正果,永不做人。我知道修成一个觉者需要威德,而这威德都从三件事中产生,不做三件事,就不能圆满;做不好三件事,就不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由于修炼环境的改变,使我不能象以前在工作单位那样展现我的能力,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的走在正法修炼中。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不满意,觉的我没有充份发挥我的能力救度众生,经常自责,甚至对能否圆满缺少自信(这本身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这样一来,我的修炼基点发生了偏离,每当学法时,我也明白众生的可贵,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但更多的时候,我是在关注自己的修炼状态。做不好时,我要努力做好,做的好时,我在表面正念的背后,深深隐藏着一个不易察觉的大大的私心:觉的我为圆满又积累了一点资本,觉的我修上去时(或者说师父将来把我放到觉者的位置时)不会那么不安。这些想法很模糊、很朦胧,我几乎没有仔细去分辨过。但那却是基点的偏移,最大的私心,无论我怎么修,怎么向内找,怎么做三件事,都是为私为我,按照旧宇宙的特性在修。不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一定上了旧势力的贼船,我从船头跑到船尾,还没有跳下贼船。在为私为我的观念中,我这么找,那么找;这么修,那么炼;这么讲真相,那么发正念,总是不对劲,每天患得患失,修的忐忑不安,病业还不断。

记得在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时,很多同修上北京证实法,为师父讨还清白。但还有不少同修不想去,可又怕不去北京不能圆满,没办法,硬着头皮、抱着私心去了北京。我当时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特别难受。现在想想自己的修炼,与当年抱着私心進京的同修太象了。因为我在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框框中修,旧势力才找到了迫害我、左右我的最大借口。所以无论我怎么努力的修,根子上都是为私为我,这与师父要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相差多远啊!如果不改变为私为我的观念,无论我怎么修,都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都修不到新宇宙中。相反,还不断的遭到旧势力强加的病业迫害。尤其是自己认为修的不错时,那严重的病业反映不仅削弱自己的正念,动摇自己信师信法的正信,还影响身边的同修,使同修困惑。旧势力的用心何其险恶,其最终的目地就是毁掉大法弟子。这次法会使我如梦方醒,认清了病业迫害的根本原因,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基点,转变观念,从新溶入正法修炼中来。

转变观念、归正基点,谈安全与自我

前面病业迫害带给我的困惑持续了这么长时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一直比较封闭。长期以来,我除了每年回母亲家与那里的同修接触外,平时只与几个我认为可以信任的身边同修接触。九九年之后自己被迫害的同时,丈夫同修被出卖,使我对很多同修不信任。加上有的地方召开法会被迫害的教训不断,我没有及时在法上认识,而是吸取负面教训,不愿意参加法会交流,觉的不安全,当然,这背后还有自己的怕心作祟。

不久前,当同修说有个法会,希望我去参加时,我首先关心的就是安全问题。同修说法会组织者的念头很纯正,并跟我聊了不少他们之前交流的一些内容,也就是修炼基点问题。我听完很受触动,但还是不太放心。我问了在座的另一个同修:零七年当地的一个事件为什么会发生?那次参加法会的人几乎全部被非法抓捕,波及很多人,有些同修后来被迫害致死。同修说:法会出事与法会的组织者有很大关系,与参加者也有很大关系,那次参加法会的人哪个没问题。我不知同修说的是否完全客观,但确实那次法会的问题比较多。我问同修,既然事前就知道问题很大,怎么不及时制止?同修说已经想尽一切办法制止,但无法说服组织者。邀请我的同修说他以前参加的法会不多,但基本上是在争论中進行的。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有的法会会出事,同修会被迫害。仍然是修炼基点、符不符合法的问题。如果法会的基点是为了整体提高,证实法,更好的救度众生,在法上交流,而没有组织者自己的目地和认识,不是为了证实自己,怎么会争论不休、僵持不下,又怎么会招来邪恶,遭到迫害呢?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明白了:一个基点纯正,没有自我、心系同修与众生、完全符合法的圣会,根本就与旧势力没有关系,与迫害没有关系。那怕心何来呢?那种怕不是自己,是一种阻挡自己溶于法中的物质。它与自我保护、为私为我的私心狼狈为奸,阻挡着我溶入整体、救度众生。明白这层法理的同时,空间场中那种怕的物质开始消退、解体。

在法会过程中,我谈了自己对前面所说病业与安全的认识过程。在场的一个女同修说我是明显的基点问题,一直陷于个人修炼的框框中,这也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而且给我读了师父的两段讲法。一段是:

“弟子:有一些有功能的学员发正念时认为其它空间的那些生命应该救度、铲除它们有点不善?

“师:没有正法这件事情,或者哪门师父带弟子发生这事时,他的弟子这样去认识也不能说是错,尽管当师父的认为你没正念。哪个师父有这样的弟子也是迟早得送回家的,因为师父说的你不做你是什么弟子呀。”(《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另一段是《转法轮》中释迦牟尼让他的弟子打扫浴缸的一段法。

接着,一个男同修又给我背了师父的另一段讲法:“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法轮大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听了两位同修给我读的几段师父讲法,我当时表面比较平静,但有点动心。我觉的针对我读这两段法可是挺重的。我作为老弟子,修了十多年了,虽然谈不上做的多好,但也不至于这么差,竟然成为“迟早得送回家”的那种,修来修去竟然都是“假修”。以前学这几段讲法时,从来都没感觉这是说我的。但法会的气氛非常好,大家都是在法上交流,向内找,整体都在升华。我虽说有点动心,但也很震撼,因为我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师父那么多的讲法,针对我的情况,同修怎么就单单读了这几段法呢?说不定是师父借同修之口在点我。我当时简单的想了想,觉的同修读这两段法是触动了自己那颗“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我自己觉的修的还可以,别人突然这么说,看你动不动心。还有喜欢听别人肯定自己的话。即使有不足,也希望别人能委婉的提醒自己。这些都是不好的物质,认识到了,就去掉吧。

但回到家里,我脑中总在想着那几段法。我跟丈夫同修探讨,丈夫说,给我读这几段法主要是针对我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就象那个小和尚,怕弄死虫子,不敢打扫浴缸;那个说发正念铲除邪恶不善的,都是不按师父说的做。我觉的有道理,但还是觉的没悟到根本。在写这篇稿件的过程中,因为都是围绕修炼基点在回顾修炼过程,我渐渐体会到这几段讲法在我目前层次上是针对什么,就是自己层层生命最幽深处隐藏的为私为我的私心,那是生命最深处隐藏的旧宇宙生命不想改变自我的观念。

旧势力觉的宇宙不行了,为了自救,参与了这次正法,但它们不是无条件的配合师父所要的,而是按照自己偏移、败坏了的观念在做,其最根本的目地是为私的。而自己的修炼从生命的最深处往表面空间来,很多时候我会想到自己的责任,看到众生的可贵与可怕的走向,我会不时的生出慈悲心,努力的去做三件事,但生命的最深处却固守着那为私为我的物质,就是个人圆满,自己还不要受伤害。在做三件事时掺入了自己的私心和观念。如果自己认为一件事不安全,我就决不参与;如果觉的哪个同修不注意安全,我就远离同修。一种不负责任的自我保护把我根子上的私心包裹起来,而且不想改变。我终于明白了我“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的东西是什么了,就是生命最深处隐藏的为自己而修的私心,那“固守着”的东西不变,真的不是真修弟子啊!我也明白了我虽然没有觉的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不善,但我体会到这段法的另一层理恰恰是说:不按照师父说的做,而是按照自己观念的做法怎么能是师父的弟子呢?这不正是我的问题吗?我就是掺杂着很多观念的在做三件事,而内心固守着根子上的私心,做事自保,追求个人圆满,存在这么大的漏洞,被旧势力用病业假相迫害也就不足为怪了,而在安全问题上也存在着隐患。

感谢师父的良苦用心,感谢同修不带人情的直言相告。我将彻底转变观念、归正修炼基点,解体一直以来固守着的自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真正成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