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恶人 正面要回被抓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年轻弟子。得法前一身是病,炼功没多久所有病痛都不见了。多愁善感的性格也变的开朗了,整天乐呵呵的,无忧无虑。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从天而降,我一下就懵了,知道大法好,不知如何是好,渐渐的明白同修为什么去北京。师父的《心自明》发表后,我更加清楚了该干什么。这时有同修找到我,问我能不能传递资料。虽然心里怕,还是答应了。每当不好的念头冒出来我就否定它,排斥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平平稳稳的走过了那几年。

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怀里象揣着小兔子,心都快跳出来了,把真相资料插在门上,下楼时腿都哆嗦了,动不了了,这时想起师父讲的法,心里念叨这怕的不是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最伟大的事。随着出来的多了,怕这种物质也越来越小。还有好几次,刚把真相资料放在报箱里,才转过身来,就有人上来了。这种事很多,在大陆发真相资料的都会有此感受。

有一年我市与邻县交界处办了个邪恶洗脑班,有几条邪恶的标语,同修发现后,找到我。我们决定当晚去清除它。开始我还有一些不好的念头,后来同修建议背《洪吟》。边走边背,心越来越纯,越来越正。没觉的路远,也没觉的天黑,没有路灯,我倒觉的路是亮的,不一会就到了。我在一边静静的发着正念,同修沉稳的铲除,修改标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顺利的做完了我们要做的事,平安回到家中,已是半夜两点。没过多久,家中有事再走这条小路,才发现坑坑洼洼很是难走。我们那天晚上一个坑,一个小石头也没压上。师父啊 我真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零二年我男朋友被绑架,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并被送往异地。老太太想去,不认路,非常心疼儿子。老父亲怕,不明真相不去。我告诉老人我们得去,要不然它们怎么对咱们的人咱们也不知道,你儿子又没干坏事,咱们要不去,它们还以为你儿子在家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呢,它们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咱们经常去,它们一看家人看的紧,它们也就有所顾忌,咱们的人也就少受一些罪。你们二老供他读书(大学)家里也很不容易。阿姨我陪你去,我出路费。他老父亲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公,说了一些变异的话,也说了一些感激的话。也就不再阻拦我们去看望难中的同修了。

每次去,在另外空间都是一场正邪大战。他们百般阻挠不让见,我只抱一念,看就是在否定,谁拦着给谁讲真相。讲了他的病(乙肝),治不好,是炼功炼好的。杀人、放火、干坏事的你们让见,为什么不让我见,你们把他怎么了?是挖了他的肝还是腰子?到后来我婆婆坐在接见室的地上,手抓着栏杆,大声说:你不让我见我就不起来,用更大的声说他不就是炼炼功吗,又没杀人放火,为什么不让见……四年两个月一次,除了第一次没见着,以后的每次都能见着。虽然很难,我们还是做到了。

有一次看完了人,坐车要离开,在公交车上我婆婆说:他被打了,和被打的原因,老人问我怎么办。我说找他们去。可老人怕人在他们手中,找不成他们再加重迫害。我知道邪恶是怕曝光,邪不能胜正;曝光邪恶就是在铲除邪恶。我就对婆婆说:这次我们要是不找他们,他们就会认为我们好欺负,打顺了手往后他们还会打。咱们要闹就闹个大的,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疼,以后就不敢了,要不就别闹,别不疼不痒的。婆婆听后说好,找他们去。这样我们又回到监狱找那的领导。一个人都没有,全躲了;下午再去还是没人,只好坐车回家。

回来后越想越觉的不对,还得找他们去,就又给我婆婆那打电话。老人到家一说情况,他大姐和大姐夫不干了,都要去找。大姐夫是个火爆脾气,不敢让他去,这样我、我婆婆、大姑姐,我们三人带着被子又返回监狱。好几百里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再去,我们去了好多办公室,他们推三阻四搪塞我们,并且胡说八道,老太太一看急了,坐在办公室的地上大哭,边哭边说:你们的孩子是宝贝,我的孩子也不是土坷垃……他不就是炼炼功吗……你们说法轮功是×教,你们打人不承认,还胡说……我看你们才是邪教……。老人哭着哭着哆嗦起来,大姑姐一看忙跑到楼下大叫。老人怕他们对大姐行凶,示意我,让大姐上来,我也怕老人出事,赶忙到大门口让她上来,才说完就晕倒了。我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大姐在楼道里边哭边喊,说着楼里就乱了套了……。我们提出两个条件:(一)说出事情的真相为什么打人,(二)给我们的人去检查,我们要看结果。最后主管的指导员来了,说了实话,此事才算告段落。后来他们打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

从那以后他们在门口加了个岗。对我们而言又多了两个听真相的而已。同修回来后,我问他后来打过他没有,他说没有。在所谓判决到期时,我去他家和老人商量接他回来。正好大秋,老人不想去。我劝她去吧,接回来就没事了。有的炼功人到期不放,把人转到别处,转来转去,人就转没了,他们的话我们不能信。他们说给送回来,他们怎么不送别的人(犯人)。这里面有猫腻,咱可别上当。

这样我们又去那个城市接他。我们头天下午到的,找到主管人说明我们的来意:人我们自己接,用不着送。交涉半天就是不行,我们就问了别人,她告诉说所有释放的人都是早上几点几点从这个大门出来。我们决定早上再去找主管人,实在不行在门口等着。我们在那住了一宿,一早又去交涉,但还是不行,我们就去大门口等。等的正急时有人送来一个纸条写着,他们从后门走了。狱方的人让我们快走,他们从后门送他走了。我俩一听就急了告诉他们:我们就冲你们要人,你们为什么不送别人,为什么要送他,有炼功的送来送去的人就送没了,这说到期送走了,那说没见着。什么叫释放什么叫自由?没见着人我们就不走。直到他弟弟打来电话说:他们现在从六一零出来了,要去他哥哥原来的单位。这我们才赶忙往回赶。我们回来在大门口等了会,才看到六一零、狱方两个人、还有我们的同修从里面出来。同修上了我们找来的车,我这才通知家里人,“人接回来了”。我市和他们县的好多人都在为此事发正念。

今年年初我和其他同修陪同家属去看望受迫害同修,他们虽然以没有证件为名,不让见受迫害同修。我们提出要见她们队长(此人非常邪恶,是主要迫害者之一)。她根本就不敢露面,在我们强烈的要求下,他们不得不叫其他人出来应付我们。其实害怕的是邪恶和被邪恶操控的行恶者。当我们能堂堂正正的正视恶人时,恶人就恶不起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