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我今年十二岁,修炼大法已近十年了,可以说是师父的老弟子了。我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健康成长,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四次命。在此,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一、难以出生的我

我的妈妈有疯病,就是邪灵附体,疯疯癫癫的。爸爸是车祸致脑残,两人的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所以姐姐一出生就被奶奶接走抚养了。等家人发现妈妈的肚子又鼓起来的时候,全家人傻眼了。就齐心合力把她拉到医院打胎——那个胎儿就是我。

姨妈说,当时想把你打掉还真不容易。第一次是走到半路车坏了;第二次是到医院后没有消毒包了;更为神奇的是,你那个疯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妈妈问,拉我到医院做什么?家里人指着她的肚子说,给你看病。保胎。她突然抱着肚子很清醒的说,我没病,谁也别想拿走我的孩子!

姨妈说,这样的一个家庭,两个脑残的人,怎么能抚育两个孩子!更何况我们害怕生下个痴呆儿。虽然家里人谁也不能确切的知道怀孕几个月了,可肚子却越来越大了。所以第三次打胎还在紧锣密鼓的和医院联系着。

姨妈说,坚持打胎最坚定的人是我,因为第一个孩子奶奶家养了,如果有第二个孩子肯定该姥姥家养了,可姥姥当时已经七十三岁了,担子势必落在姨妈身上。

在学法小组,姨妈对同修说准备第二天打胎的事,同修听到了说,你这是杀生啊!姨妈说,没生下来怎么算杀生?站长听到了说,你先等等,师父刚发表了新经文就说了打胎的事,回去我电话里念给你听,姨妈不服气的说,你们谁也说服不了我,除非师父说了我才听。

晚上,姨妈手拿话筒静静的听站长念师父的经文《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弟子:那堕胎也算杀生吧?

“师:那没错。怀孕了之后,打胎就是杀生,你不管人类的道德什么样了,人类和法律上承认不承认,法律代表不了神,你杀生了就是杀生,你说法律上没杀生,那是人说的。我们发现妇产医院有许多婴儿,在那个周围空间里边有许多肢体不全的,或者是肢体很全,却很幼小的小孩生命在那里边没地方去。本来这个生命他转生了,他可能有他的前程,可能他活多少年之后他再从新進入轮回,可是还没等出生,你把他杀掉了。那么他就要在这个漫长的岁月中痛苦的挣扎着,那么小的生命孤孤单单,那么可怜!他要一直等到给他在人世天定的年龄全都过去之后,才能進入下一个轮回。所以你一下子就给他治到那么苦的境地上了,你说那不是杀生吗?而且还业力很大。”

听完后,姨妈泪长流啊,给师父点上一炷香:谢谢师父及时阻止了弟子的杀生行为,不然弟子造多大的业呀!就这样,没出生的我就经历了三次杀身之祸,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及时的救下了我,我终于来到了人间!

这还不算完,在我出生一个多月的一天,妈妈要去姥姥家,走到半路又犯疯病了,姥姥看她两手空空的回来了,问她孩子呢,她不回答。一家人一路寻一路问,知道她出门时确实是抱着孩子的,直到下午,一位法轮功学员阿姨把我抱回了姥姥家。

原来是妈妈把我丟到河边的芦苇丛中了。当时在河边洗衣服的有十几个人,神奇的是,离得最近的那位阿姨没听到哭声,离得比较远的炼法轮功的阿姨却听到了。同修都说是师父的法身安排法轮功学员救了我,都说我与大法太有缘了。

二、走上修炼路

从此我就跟着姨妈生活了,从三岁起,姨妈就让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背《洪吟》,三岁就开始打坐了。尽管大人都夸我双盘姿势好,可在打坐的时候,腿稍微一疼我就不愿意忍受,不一会双盘就变成了单盘。有时疼得把身子扭来扭去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怕疼是安逸心,修炼是严肃的。从此我忍疼消业,严肃对待炼功。在炼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胳膊酸疼就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也就不觉的那么疼了。

小时候。我虽然对很多法理还认识不清,但每天晚上临睡前都要和姥姥一起学三十至六十分钟师父的讲法。

三、过入团关

去年我升初一了,老师说:“我们班第一批团员是挑选品学兼优的十名同学”,读到我的名字时我说:“老师,我不想入团,”老师说:“为啥?”我说:“我要做无党派的人”。下课后,老师对我说:“你若不入团长大不能入党,你一生就当不上官,你会后悔的,”我说:“我不想当官也不后悔,老师请您别勉强我。”回家后,我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后来老师再没找过我。姨妈夸我关过的好。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四、正念的威力

一次学校升邪党血旗时,我对着发正念,结果血旗升到一半,邪党的音乐突然不出声了,老师讲邪党的话,话筒也不出声了,我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

一天晚上突然身体疲乏无力,发高烧、冷、拉肚子,我马上以正念对待,没当作病,知道是假相我不承认,背《洪吟》,听师父讲法,第二天早上一切正常,没耽误上学。

五、学习成绩好、是因为我修了大法

以前我总认为只要考试前多学法,就能考出好成绩,结果成绩并不理想。通过学法我悟到这是执著,是在利用大法。大法小弟子不但法要学好,功课也要学好,从此我不带任何执著而学法。在期终考试时,我用手在卷子上写下“法轮大法好”,结果考试成绩前进了七名。

六、小弟子救人急

自小学起,当听到老师讲有关邪党的歪理毒害学生;特别在初中时老师逼学生入团,我都不敢面对面给老师讲真相。现在我能理智智慧的做了,当我把《九评共产党》和真相光盘交给各任课老师时说:“您常教我们捡东西要上交。”老师们都笑着接拿。我想这样做,老师回去看也没压力。

自去年假期以来,我和比我大一岁的小师姐参加了大人的学法小组,我们二人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我们还利用星期日、假期和姨妈一起发真相资料救人。我今后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写出这些是为了表达我的感恩之情,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生。我的生命缘于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