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劝三退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我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坚持的不好,不够精進,时断时续的,与精進同修相差甚远,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近段时间,感觉世人很多都在急着表态得救,真相已明,只欠一劝。这几天在工作场所内外,劝了十一个人,全部都退了。下面谈谈我在这方面的一些经历与体会,与同修切磋。

一、放下怕心 坦坦荡荡救人

怕心是修炼人的死关,是必须要放下的。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首先要冲破这个怕。心里胆胆突突,两眼左顾右盼,思前想后,前怕狼后怕虎,那是救不了人的。我们干嘛来啦?我们不是坚信师父坚信正法必成才来的吗?我们不是为救度众生才冒着天胆一头扎進这万丈红尘之中了吗?我们在践行自己的使命在救人,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好的事,又有师父看护和个人从大法中修炼出的威德,有什么可怕的呢?有人担心遭受邪恶迫害,可迫害是因为心性上的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而不是因为讲真相。讲真相与迫害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多年来,我面对面讲过真相的人数以千计,各色人都有,可从没有因此受到迫害。虽说也受过长时间迫害,可不是因为面对面讲真相。

有一段时间,为维持生计,我在街上摆了一个小摊,一边做生意一边讲真相劝退。每天坐在那里,先发正念清理环境,请师父加持给下一个罩,不允许任何邪恶生命和不配救度的世人進入、干扰破坏。几个月下来,凡是来照顾我生意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听闻了真相,三退率在百分之四十左右。而且附近摆摊做小生意的人也劝退了不少。其中有好几个人,无缘无故的来搭话,都是一问就退了。新神韵下来后,就面对面送神韵,几乎人人都欣然接受,不少表示感谢。在这期间,心态稳定,基本没有怕的概念,也确实没有出现这方面的干扰。

二、放下情面 主动劝退

不少同修这样说:“我也不是怕,可就是张不开那张嘴,不知道咋跟陌生人搭腔。”其实就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怕丢脸,怕尴尬。如果把情面看淡了,与陌生人搭腔其实很简单。常人还讲一个“伸手不打笑面人”。我们抱着一个慈祥慈悲的心态,乐呵呵的与人搭腔,没有人会不理你的。真就是不理,那又于我们何伤呢?我们不是要不被任何常人心带动吗?况且,我们是去救他(她)的,他(她)明白那面、他对应的宇宙众生不知道有多高兴多感激呢?欢迎还来不及呢。当然,我们在人中修炼救人,也要尽量符合人的状态,讲求方式,不能把自己搞的太突出太突兀。同修啊,放下心来,去试一试,真的很简单。

我也是个不愿意与陌生人随便搭话的人,刚开始给陌生人讲真相也有个适应锤炼过程。

记的最早讲的几个人都是路边算卦的。算卦的都是坐摊生意,我先想好措辞,然后看哪个闲着没生意,就凑上去搭话。搭上话以后,就要把话往“三退”上引。一旦挑明了,下面就是答疑解惑啦,就简单了。有了一点经验,就去公园里讲,越讲越顺,慢慢的各种场合都能讲了。

三、找准切入点 因人因事讲退

找准切入点很重要。所谓万事开头难,切入点找准了,就把这个“开头难”给破开了,下面顺水行舟就容易。在当今这种十恶毒世,我们要救人,就要顺着人的执著去讲,就要观察人,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设想,要首先让对方接受你。一眼看过去,根据对方的衣着谈吐气色风度,基本就要知道对方的年龄、身份、大致职业、身体健康情况。这样讲起来就会有地放矢,事半功倍。

听起来难,其实并不难,常人中很多阅历丰富的人,很容易就能达到这一点。当然,我们没有时间去琢磨人,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只要心态纯净坦荡,稍加历练,就会达到的。不是还有宿命通吗?

我劝退一般分两种情况对待。一种是时间短的,象问路、等车、购物等,基本属于一走一过这种情况。搭上话以后,就直截了当问对方是否知道“三退”。如果知道的话(现在的人大部份都知道),问他是否党团队员,什么态度,直接劝退。劝退后,再告诉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即快速讲大法基本真相,一般是三句话:1、法轮功是教人锻炼身体做好人的。2、因恶党魁首江××妒忌而遭打压迫害(江××现在真是全国人民都痛恨唾骂的)。3、“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演戏,联合国都有记录。这样讲,三两分钟就完啦,对了解一定真相的有缘人效果很好。

再一种情况是时间充裕有备而去的。那就先与对方聊天,多说暖心话好话,寻机从邪党极度腐败乱象丛生或气候异常天灾人祸切入,认同率极高。只要一谈腐败,现在中国人几乎是百分百认同。遇年纪大的可深入谈邪党戕害国人的罪恶史,尤其象五七年反右、三年大饥荒、文革、八九学潮等,认同率也很高。碰到不认同的,不在局部辩论纠缠,可转从别处讲。谈到邪党的腐败和罪恶史,可随时切入大法真相与三退情况。谈话中要注意观察对方态度,要自己掌握对话思路,但也需要尊重对方、需要适当倾听。遇有特别反感或企图套话、别有用心的,可考虑及时善意点醒或转移话题,不要动气,以免激发对方魔性。注意对世人的有些顾虑要主动帮其消除,一般是名字问题、如何退的问题;对有些模糊认识,要认真澄清,例如象“小时候的事,早就不是了,无所谓了”、“早就不参加活动,不交党费了”、“本来就是随大流,也没有宣过誓”等。回答要点同修们早就总结过,可以参看。

对名字的处理,我一般是只问姓氏,然后根据对方信息特点起名,最好将姓氏问在前面。办理三退之后(也可以在前),再讲大法真相,一般要详细分析自焚伪案。关于身份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我们不回避自己的法轮功学员身份,但没有必要主动亮明身份,有些场合可以考虑以第三者身份切入。

四、体会

讲真相劝三退这么多年了,可还有大部份同修没有突破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劝退这一关,严重影响着救度众生的進度和正法進程的推進。离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差的太远。看起来每天五六万、七八万不少,可与大陆同修以千万计的庞大基数一比,就知道是何等的少了。如果我们能有百万计的同修走出来面对面讲退,得救的人数就会飞速上升。劝退真的不难,以下举几个自己讲退的例子,与同修交流。

其一:街边算卦的甲。先打招呼,“老先生,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回答。这个人的事能算出来,天下的大事能不能算出来?”回答,“按理说是能算,不过咱小老百姓算那干啥?”“天下的大事,有的可是直接关系着咱老百姓的性命利益的,不能不操心啊。现在社会上传的三退您听说过吗?”“没听说过。”“就是退党退团退队,象您这年龄入过团吧,那也得退出来啊。”往下一深说,原来甲的老父亲被恶党枪杀,他自己因算卦也饱受欺辱,与恶党仇深似海,可偏偏他自己还入过团。当然话说透,自然就退出来了。

其二:邪党老干部乙。乙一个人坐在公园门口,神情颇寂寞。我过去搭话,“老先生高寿啊?”“你大声的说,我耳朵背。”“我问您多大年纪啦,听说过三退的事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我大声对着他耳朵吆喝。“我今年九十出头了,参加过抗日游击队,有六十五年党龄啦。”“您这么大年纪,经见的事也多啊,那您说这共产党到底怎么样?”“我跟你说,别看我跟着干了几十年,要说实话呀,这共产党真是太坏啦,坏的不行啦,无官不贪啊。”“那您干脆就退出来吧,退出来平安,退出来安度晚年。”“行啊,我退出来。”这位六十五年党龄良知未泯的老干部,明智的选择了退出。后来又见我,老远就打招呼,让我坐他身边说话。

其三:高三男生丙、丁。过去打招呼,“小伙子,是高中生吧?放假啦来公园轻松轻松?”“嗯。高三。”“那不是刚参加过高考吗?考的怎么样?不错吧?”“还可以。”“小伙子,你们也经常上网吧?听说过藏字石没有?”“高三紧张的很,偶尔歇歇脑子才上一会,没有听说过,你给我们说说。”从这儿开始,我用了十多分钟时间,给他们讲了邪党的罪恶历史和如今的穷途末路,讲了大法真相,分析了自焚伪案。他们听的很认真,都明确表示退出团队。我转身走的时候,听到他们诚挚的声音:“谢谢您,叔!”我浑身一震,感受到来自他们心底的真诚谢意。

其四:退休警察戊。一天走在路上,看见当年在拘留所遭迫害时的值班警察戊,正骑着三轮车迎面过来。他看见我,首先打招呼。闲聊了几句,我就问他知不知道三退的事。他说,“干这一行的,会不知道?”我说:“你是个党员吧?退没退?”他吭吭哧哧的说:“我哪是党员,就入过团,早几百年退了。”“你那不叫退,只是年龄大了,自然离团。你还真是得表表态,从心里彻底退出来。”我严肃的直视着他说。他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说:“好,退了!你可得注意点啊,不敢再出事啦。”我哈哈一笑说,“你放心,咱在救人,谁也不敢再迫害。”

其五:民工A、B我走到民工干活的地方时,他们正在议论当今的社会腐败,其中A说的特别起劲儿。我听了一会儿,就接茬聊起来,顺便往“三退”上引导。一说到三退,解释清楚了,稍微一督促,就都退了。那个骂邪党起劲的,竟然是个党员。

其六:卖首饰的C与丈夫。C是个卖首饰的年轻妇女,骑个三轮车,离我很近。闲时我找她聊天,一问,竟然是个党员。原来她夫家是山里的大户,老掌柜是村里支书,把一家的成年人都办成了党员。她这个党员从来没有交过党费参加过活动,连宣誓仪式都没有参加过。山里人很实在心底也善良,我跟她一讲,她就退了。我说,“你让你丈夫也退了,全家都平安。”她也说“好”。妙的是,这话说的时间不长,她丈夫自己来了。一说话,竟然信佛,还做过大好事(拾几万元钱还给了失主)。我跟他详细分析了“天安门自焚”的众多疑点,告诉他大法真相。他也很爽快的退了。

其七:退伍军人D。退伍军人D和我的一个同事是战友,做生意的,来省城办事,暂住在同事这里。头一天我还没想起来给他讲,第二天看他还没有走的意思,忽然想起来这也是有缘人,就抽空陪他聊天,讲中共所谓长征的溃败逃亡、假抗日真扩充的罪恶历史、抗美援朝的真实原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荒诞欺骗、退休老兵的凄凉境况等等。有了足够的认同,一说三退,很容易就退了。刚办退完,就走了。我心想,“好玄,师父把有缘人送到身边,差一点错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