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目睹两人被中共虐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现居海外的辽宁省沈阳新民市的法轮功学员景锁,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四年曾被中共非法抓进监狱,在那里,景锁目睹中共恶警虐杀了两位法轮功修炼者的命案──三十八岁的王文举和四十八岁的王金钟。 以下是景锁揭露的真相。

一、英语教师王文举被折磨致死

王文举,男,辽宁省岫岩县汤沟中学英语教师。二零零四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第五个年头,王文举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他真正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恶,从一开始修炼法轮功,就勇敢地对学生讲真相,希望学生们不被中共的谎言毒害。他因在课堂上讲真相被诬告,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被汤沟派出所伙同岫岩县公安局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左右被劫持到沈阳继续迫害,后转到抚顺。四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王文举
王文举

二零零四年十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被关押在抚顺南花园监狱一监区(后来监狱将一监区更名为八监区)。二零零五年四月初,王文举从沈阳监狱城新入监犯监狱,转到这里──抚顺南花园监狱关押。

王文举一来就被关进严管监区。这是监狱的惯例:刚进监狱的人,首先被关进严管监区一个月左右,然后再被分到各监区关押,被强制超强奴役劳动,监狱以此赚钱。

“严管监区”当时的监区长是肖然,犯人头目叫迟勤(抚顺市人),他是监狱树立的狱霸。狱警让狱霸监管其他犯人,这本身就是执法犯法。

王文举被关进严管监区后就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他被转到监狱内的小医院里遭到野蛮灌食。狱警把王文举牢牢绑在床上,迟勤(管事犯人头目)带着几个犯人死死按住王不让他动。狱警把一根胶皮管子从王文举的鼻孔穿到他的胃里,瞬间鲜血就从王的鼻孔涌出。

后来基本上是迟勤每天带着犯人给王文举野蛮灌食。迟勤等人(都是犯人)在严管监区长肖然与监狱高层的命令和授意下,折磨迫害王文举。用手指弹王的眼睛不让他睡觉,任意辱骂侮辱;不给他松绑,让他大小便全便在床上,泡在身下。后来,王文举要求拔掉灌食的胶皮管子,自己吃饭。监狱方却要挟王文举写保证不再绝食,王文举不写,监狱就坚决不给拔管子,不让他自己吃饭。后来王文举完全丧失神智,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更多迫害细节和手段还未可知)。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监狱把王文举转到抚顺矿务局医院,四月二十七日王文举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八岁,遗体眼眶有瘀青。从沈阳被转到抚顺,仅仅二十天左右,他就被南花园监狱迫害致死了。

迫害死王文举的直接责任人有:时任副监狱长的栾福选、严管监区长肖然、严管监区犯人迟勤,还有一个直接实施迫害的犯人姓名不详(因为此犯人在参与迫害死王文举后,还未从严管监区分出来时,就因为还有余罪被发现而被加刑,转到别处关押)。

两天后,我在监狱的操场上质问狱政科副科长曹俊富:“是谁,害死王文举的?谁,要为王文举的死负责?”他对我怒目而视,吼道:“你听谁说的?”(狱方本想掩盖此事秘密处理)我再问:“是谁,害死王文举的?谁,要为这件事负责?”许久无语,我们的目光对视七八分钟后,他转身离开。

后来南花园监狱宣称:王文举是因为霉中毒而死,与别人无关。

追查王文举被害真相,当时的狱警都会知情。他们是:当时主管狱政的副监狱长栾福选,狱政科长赵亮,副科长曹俊富。教育科长赵凯敏,教育科科员:冯至忠、孙增华、袁姓女狱警(她的丈夫当时是抚顺臭名昭著的罗台山庄洗脑班的负责人之一)。

王文举被害死后,在一次全监狱大会上,时任副监狱长的栾福选指着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豁出死,我就豁出埋”。教育科长赵凯敏曾在公开场合叫嚣要把法轮功学员都枪毙了。孙增华在二零零七年年底高声辱骂法轮大法,第二天脑出血住院开颅,后来变成偏瘫丧失语言表达能力,当时全监狱都知道。

二、目击王金钟被虐杀

王金钟,男,沈阳中山公园职工,身体魁梧。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被沈阳铁西区公安分局兴顺派出所抓捕,在被抓捕二十多天受尽残酷虐待后含冤离开人世,年仅四十八岁!

王金钟
王金钟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我被沈阳铁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六月十二日投进沈阳铁西看守所(汪家河子看守所),关在A区一号监房(数日后转至B区关押)。

被关看守所的第二天,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我扒着监房的铁栏杆看到四名武警用单架抬着一具仰卧的尸体,头前脚后,从走廊深处经过A区一号监房匆匆往外走。

遗体惨不忍睹!尸体全身裸露,萎缩弯曲,只穿一条内裤。肋骨根根可见。腹部、小腹深陷,盆骨支起。双腿向上蜷曲,双臂平放在身体两侧,四肢枯干如木棒;皮肤呈黑红色,犹如被烘烤过一样。太阳穴凹陷,颧骨突起,双面颊塌陷发黑,没有一点肉;眼窝淤青深陷;眼睛睁着,浑浊无光;嘴大张着,颈部喉结支起皮肤。目测体重约在四十至六十斤之间。

两个壮年之人,在短短二十几天的时间里,就被中共给虐杀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虐杀,持续十一年了,被揭露出来的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被掩盖的真相很少被外界所知。今天我用实名揭露这两个虐杀案例,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中共,看清中共恶魔的本性,希望善良的人不要与恶魔为伍,站在正义与善良一边,为生命的未来种下美好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