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摆正基点 广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今天想谈谈这几年自己在营救同修和救度世人过程中的体会、教训,以及实践中对有关法理的理解及认识上的提高,与大家交流、切磋。

一、营救的基点是否正确是关键

修炼路上,同修总是有意识不到的执著被魔钻空子,出现被绑架的事。而大法弟子在营救同修时没有完全站在法上,效果也就不会好。下面是一次在营救同修时如何解开疑惑的过程。

以前每听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行动起来,有的上网曝光邪恶,有的协助家人去相关机构要人,大部份同修会高密度发正念,甚至昼夜不停的接力发正念解体邪恶,加持同修。还有的同修突破怕心到公安局门口张贴不干胶,散发曝光邪恶的真相资料,一夜之间,大街小巷几乎无处不见。紧锣密鼓忙了一阵子。可结果有的同修还是被非法劳教了,有的仍被非法关押着而没有被放出来。这使在家的同修感到无可奈何了,有的同修悲观失望泄气了:怎么发正念不起作用啊?资料白发了?时间白耽误了?被绑架同修家人托关系送礼白送了(有的损失达几万元)?

最使人不理解的是被绑架的同修家人反过来对参与营救的同修抱有了戒备心理,甚至反感。家人的说法是:你们不插手事情还好办,你们又贴又撒(资料)让我们找人更为难。从此被绑架的同修没有了任何消息,如石沉大海。这时我们不得不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了。出了问题向内找,这一找才发现问题很多:

一是变异观念对待同修被绑架。当我静下来用法对照发现,找同修家人时的出发点,只是强调大法弟子讲真相没有犯法,一味要求家人配合把人要出来,而忽视了细致的向家人讲清真相。甚至还说只要能把人要出来,不管请客送礼、托关系,不被劳教就行。完全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采取常人的办法更是助纣为虐,因为“花钱赎人”这本身就是常人道德下滑后的变异观念,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更等于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给常人的感觉好象是大法弟子干了违法亏心的事一样,这不是把被迫害的同修的家人也往下推了一把吗?

二是营救过程中没有做到心态纯净。每当有学员被绑架时,背后议论同修的不是的多,甚至挑被迫害同修周围的学员的毛病:“你们经常在一起,他有执著为什么没发现?”指责、埋怨人为的造成了同修的间隔,那就谈不上真正的整体配合营救了。营救中没有向内找,成了单纯的为营救而营救。

对公安国保大队的人和“六一零”的人也没有做到慈悲对待。有的恨,有的怕,有的说“对这种人谈不上善不善,更不抱任何幻想……”,甚至一直抱着常人的争斗心不放,在向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员讲真相时没有想到如何修好自己,导致讲真相没有实质性的效果,也是几年来本地大法弟子被绑架一直没有间断过的原因之一。一次某同修被绑架,不干胶只有一句话“立即释放某某某”,没过多久该同修便被非法劳教了。

说到底还是善心不够。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精進要旨》〈浅说善〉)如果我们都抱着一颗善心去要人,结果肯定不一样,我们的讲真相环境也会开创的更好。

三是营救同修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几年来,我地每年都有同修被绑架和被迫害,细细想来,这与我们自身心性的修炼是紧密相关的,为救人而救人,注重了结果,忽视了过程。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自己所承担的历史使命――救度众生,无论做什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基点摆正,一切干扰都会自灭。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小力被邪恶绑架了,同修们立即组织营救,其中一项是找小力的家人到国安大队要人,要回非法抄走的物品。这时传来小力的妻子抵触大法,要与小力离婚,同修上门不接待的消息。大家在一起互相切磋,学法,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干扰,达成共识,不要被表面假相迷惑。我约一个同修骑车到三十里外小力农村的家。路上,自己暗下决心,不论其家人态度如何,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所蒙受冤屈的事实真相告诉他们,把大法弟子的真善展现给他们。就由于有这为他的一念,事情就变了。我们首先到了小力的岳母家。只有他岳母一人在家。开始老人还说些不叫炼就别修炼的话,在我们的善心讲解后,老人明白了真相。见到小力的妻子,她表现的也很理性,从交谈中发现她并不反对丈夫坚持自己的信仰,对大法也不抵触,并且答应抱着孩子到国安大队要人、要物。实践又一次的证实师父讲的“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心性又得到了升华。虽然至今同修还没有营救出来,但也给了邪恶很大的触动。本地同修们又在整体配合方面向前迈進了一大步。

二、扎扎实实救众生

师父在经文《再精進》中讲:“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这就需要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扎扎实实的走好救度众生的路。

在这十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那就是在深度和广度上都不够。我县大法弟子绝大多数居住在县城,这样以来,县城的真相资料相对来说要比乡村发的多的多,广大农村的众生见到的真相资料很少,真正明白大法真相的就更少。最明显的表现是,乡村里的乡亲,告诉他们“三退”答应着,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也不反对,但听到有人反对大法,他们还会随声附和。显然,他们并没有真正明白真相。“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造成这种紧迫的局面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发真相资料有十几年了,不明白真相的众生有问题想找到我们给讲讲都不可能,明白真相的想找人“三退”更找不到。其实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的做到对大法、对众生负责。由于邪恶的迫害,造成许多同修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安全第一,就是在救度世人上有紧迫感的同修,在做的过程也有的是做做停停,更谈不上细致。“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致欧洲法会》)

随着学法的深入,更加明确了自己所承担的使命,突破了怕心、安逸心,走出县城,深入乡村,开始了挨门入户深入细致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现在农村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孩子、孕妇及在家带小孩的妇女。他们很少出门赶集或外出,接触不到大法学员,听不到真相,偶尔看到真相资料也不会太注意(有很多没有文化),对法轮功更是几乎一无所知。特别是有一部份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在邪党历次运动中充当过“积极分子”的、有当过妇联会主任的,当过兵的,还有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等等,这些人中有很多人入了邪党的组织,可现在,这些人中有的已经不能走路了(半身不遂),有的不会说话了(脑血栓),有心里明白的可耳聋的等等。他们这么大岁数艰难活在世上,不就等着听真相吗?

从二零零九年十月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达成共识:两人一组,一人讲,一人发正念,進门入户讲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同时送给他们大法的护身符和真相卡片。遇见老人送上一个护身符,祝老人家长寿安康;遇到孩子送上一个真相书签,祝孩子身体健康,学习進步;大部份世人都非常高兴的热情招待,有的要留吃饭,有的紧紧抓住你的手连连道谢,还有给作揖的,场面非常震撼人心。众生真正体会到了我们是真正为他们好,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

师父叫我们救度的人最少是一半,最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为了达到师父想要的,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须身体力行。无论风雪严寒,还是酷暑风雨,村村落落都留下了我们骑车救人的身影。

在救人过程中也暴露出自己的很多人心。我不放过每一次提高的机会,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不忘修自身,使自己一直呈现着“最佳竞技状态”。由原来的每周“三退”二十人,到后来的每周劝退七、八十人。对不听不信往外推我们的,就把握好心态,不为其所动,发正念清除其背后操控他不让他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态度始终慈悲祥和。自二零零九的年十月份至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八个月的时间,同修配合挨门挨户走了八十个村,有大约有两千六百人得到了救度。

入户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工作越做越顺手,越做怕心越小,思想上对安全问题就麻痹大意了。就在一次下乡讲真相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在县国保大队,面对邪恶,我做到了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个小时平安回家。

对此次的被绑架,我的体会是:

首先应该学好法,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做好救人的事,头脑时刻保持冷静、清醒的状态,在每一户呆的时间不易太长,但也不要赶时间,赶進度,急于求成,否则容易形成干事心,给救度众生带来不应有的损失。

第二是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暴露出了很多人心,如怕吃苦的心(如怕冷、怕热、怕脏等),面子心(怕被伤害),着急心,争斗心,怕被诬告的心,欢喜心,自满的心,时隐时现的攀比心等等。当发现这些心后,就面对它,修去它。救人的过程,也是自身修炼升华的过程,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胸宽广了,对同修更加宽容了,学法精進的心更强了。

在我们小组的带动下,别的小组的同修也在不断的走出来,溶入到入户讲真相的行列。

十年发真相资料,讲清大法真相,是在向世人播撒甘露的过程,现在是全面的收获了,入户救人是收获的一种最直接的方式,我愿一直做下去,让更多的众生得救,直到法正人间。

我还有很多没有修去的执著心,需要在不断的学法中修去它,清除人心的阻碍、观念的阻挡,全力做好师父交给三件事。

有偏颇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