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心性 环境就会变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能干,儿子更是聪明可爱。之后,法轮大法被迫害,我也不能幸免,不但被非法关進魔窟遭受酷刑、毒打,脱离魔窟后,还被迫流离失所多年,没有生活来源,至今有家不能回,特别是,妻儿音信皆无,更谈不上照顾他们了,心中颇感歉疚。直到几天前,即今年的元月四日,有位多年不见的老同修告诉我,妻子已改嫁他人,带着孩子去了南方。

猛然听到这消息,我心里很不好受,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为情所动,想起法中所讲:“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能理解,祝他们幸福。可是我还是想见一见孩子。”同修说:“他们都去南方了,如果在当地,我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让你见到孩子的。你把心放下,大法弟子的孩子有师父管着呢,就交给师父吧。”我微笑着点点头。

因还要等其他的同修来,在这过程中我就静静的盘腿打坐,并感到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加持着,强大的能量流在身体里不停的转动着。几个小时下来感觉很好,就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要等的同修终于来了。同修也很关心我的事,还要给我介绍对象。我感谢他们的关心,请他们不要为我费心,同时也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没有再成家的愿望,只想走好大法修炼的道路。我以后的一切全部由师父安排,我只把心放在如何真正修炼上。

放下这些事,我们在一起切磋了几个问题:一、学好法,修好自己的问题;二、发好正念(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解决另外空间的问题;三、找回昔日的同修,让所有被迫害过的同修都认识到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过程非常重要,所以请大家都要写出来;四、收集当地因参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实例,同时收集明真相、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福报的实例;五、揭露当地邪恶、清除当地邪恶、救度当地众生。

第二天早上,我按时到达昨晚和同修约见的地点,三位已经到了一位。这位同修过来对我说,今天气氛不对劲,来了好多警车。我感觉到了,也看到了上、下路口都有警车和几个警察。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警察在制造假相,给我们施加精神压力,企图影响我们心性上的东西。我明白,但是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感觉压抑,难受,随即感觉空气也很紧张。我抑制着潜意识中要翻上来的埋怨、怀疑和怕心,使自己保持理智,稳住自己的心不动,同时在思想中作了非常明确的选择:一、“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清除旧势力的参与,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二、我是主佛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是未来宇宙的主宰者,我只属于我的师父,也只归我师尊管,其它谁也动不了我;三、彻底清除自己心中的魔性,那都不是我,排斥它、反对它、清理它,“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转法轮》),这些表面现象与我没有关系。

我把自己的心定下来,向内找,看自己的心是怎么动的,其它什么都不用看,就看自己的心,守住心性,发正念,内、外一起清理。此时唯我独尊,全身又被强大的能量加持着。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知道同修的迟到也只是个表象,所以我没有动心,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过了一会儿,三位同修到齐,我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再抬头看路口警察没了,警车也开走了,一切假相都消失了。

中午,经过一处遇到一同修的亲戚(常人),非要邀请同修進她家去坐坐。当我们進到客厅,我看到墙上挂着的钟正好指向十二点,我心中感谢师尊安排地方让我坐下来发正念。

事后我又直接去看望一个正处于魔难中的同修,他说警察早上来过他家,刚走。我想,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妙,如果不是昨晚同修约我今早见面的话,我今天早上就会到他家,那就比较危险了。这说明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我们只需以法为师,修好自己,去掉魔性,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我从中体悟到了修内而安外的玄妙,真是“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