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能讲条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真正提笔要写的时候、又觉的有太多太多的心得想说,真是不知从何下笔。下面就把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险些走了弯路的过程写出来,让同修有所借鉴,吸取教训,在做好三件事上,路走的更直、更快,让师尊少些操心。

由于我在现在这个城市居住近五十年,地理环境熟悉,各种情况比较了解,同修之间配合默契,所以三件事做起来得心应手。好象跟上了正法進程,感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行,有一种满足感。正是我这种还行的满足感,障碍了我再精進的步伐。实践证明,对救人、抢人这件事从认识上,没有真正悟到法理,没有从内心重视起来,所以在行动上不是还行,而是离法的要求差距很大。例如,去年十月初,因儿子家有事,需要我去某一大城市帮忙半年左右。当时我和同修切磋,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一定和我的修炼有关,肯定有我提高的因素。果真如此,真正决定要去时,我的顾虑心、怕心马上就反映出来了。因去的这个大城市是大陆邪恶的聚集处,同修出于关心我,再三叮嘱去后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暂时不要出去讲真相。同修的叮嘱正合我意。

到目地地后,每天除做完家务活,就是学法、发正念,救人的事连想都没想。邪恶高兴了,可师尊看到我这样,不知怎么着急呢!就在去后的第二十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来的路了,一着急醒了。还有一次,过年后,老伴也来了。我心想,就剩一个多月就回家了,老伴虽然很支持我修炼,但对发资料、讲真相极为反对,就暂时不做了,等回去多做点。这个念头一出,晚上做梦,我脚前放了七、八根象竹竿一样的木棍,棕黑色的。我用脚踢了几根,看到每根上都有四个字“救度众生”,就醒了。这还用悟吗?简直就是告诉我该做什么了。当时心里酸溜溜的,就想哭,慈悲的师尊啊!弟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啊!您为弟子费尽了心!

在救人这件事上,无论从认识上、还是行动上,到底行还是不行,这不是很明显吗!在本地做,异地不做,邪恶聚集地不做,环境不熟悉不做,老伴在不做,师尊没点化不做。这是师尊要的吗?从教训中我深刻体会到,救人这件事,不能讲条件讲代价,没有什么行和不行,无论走在哪里,情况怎么陌生,环境怎么恶劣,困难怎么大,都必须用心去做,必须做好,我们就要多多救人。

我开始在陌生的环境中救度众生。在师尊的精心呵护下,同样做的很顺利,每天收获不小。有一位六十八岁的妇女,不但退出邪党组织,还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纸上,当时就念了几遍,并说“我记住了”。

看到众生得救的笑容,听到众生得救的谢声,我发自内心的要回一声:我们都谢谢我师父吧。我决心在正法最后时刻,这条路无论多苦多累多困难,我也要一走到底,永不回头。因为这是师尊要的,也是无量众生要的,更是兑现自己的誓约要的。

半年时间过去了,我又回到原来的城市,和同修天天出去救人。回想这半年异地修炼之路,不但对救度众生加深了认识,而且在心性的提高方面收获也不小。如争斗心、不愿让人说的心、强烈的自我心、不愿当小和尚怕吃苦的心修去了不少。自认为十四年来,已经修的差不多了,如怨恨心、委屈心、愤愤不平的心好象不明显,几乎感觉不到。其实不然,当远离家人,需要独自一人面对那么一大堆杂事时,又有人对你说咸道淡、冷言冷语、恶意给你气受时,那种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剜心透骨的滋味过不去时,我意识到我离修炼人的标准差远去了,之所以觉的有些心好象修的差不多了,有些心不明显了,那是没有那个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一旦遇到,便暴露无遗。不过通过背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总算跟头把式的过来了。各种执着心虽然还有点,但明显感觉整体升华上来了。现在回头一看,真是不屑一顾,那座大山变成了一个小丘岭。说来说去还是开头说的,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出现什么事,一定有你需要提高的因素。

同修们,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路是最好的,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信师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吧!第一次投稿,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