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危险和困难

学法修心 稳步走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一路走来,跌倒了爬起来,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这个过程中,始终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

几年前我县的资料点被破坏了,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资料来源只靠邻县供应一点,刚刚从黑窝回来不久的我萌发了一个愿望:学电脑做资料,为一方众生负责,不想等、靠、要了。

决心已下,付诸行动,我首先向我的家人表明,我想到外地联系一下,学习学习。家人一听就反对,我爸大发脾气,劈头盖脸骂我,所谓的理由是:我几经迫害,几次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稳日子,说我是不是不想过安静日子了?!我妈也是一把眼泪的不让我出去。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魔干扰,心里想:我做的是对的,师父一定会帮我,我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边向家人解释:做证实法的事并不代表就被绑架,二者不是画等号的。这样连续几天,我天天发正念,凭着坚定的一念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家人终于同意我出门了,我迈出了第一步。

这次出去,因资金不够我只联系了同修,很快就回来了,家人看我平安归来很欣慰,以后再出远门他们也不说什么了,还默默的支持。没过多久,我筹备足够的资金再次出远门学技术、买设备,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一朵小花在我家悄然开放,过程中遇到一些魔难,机子也不是很听话,老亮红灯。当地也没有懂技术的同修可以问,我只好自己查资料,发正念,还是不行,怎么办?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急于打出东西忽视了学法、发正念,不出东西就烦:急躁心、烦躁心加上怕心,还有埋怨同修的心,找出一大堆,找到后把这些心去掉,再开机,嘿,神了!出东西了。真是有灵性的法器,我的好帮手。做资料的过程是个修心的过程,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技术问题不得不出远门请教同修。过程中去掉了很多执著心。

今年年初我县市协调人被邪恶绑架并抄了家,一时间人心浮动,整体配合没跟上。平时我和协调人走的近,营救同修时带着怕被受牵连的人心效果也不好。后来同修因劳教所拒收回家了,传信让我注意,最好是把东西转移,她在恶警逼得没办法的情况下讲了有些东西是我给她的。我当时听到后有点责怪她(现在想来真不该,给她空间场加了不好的物质),还闪出一念:离开这里,回避一段时间。念头一出马上否定,遇事就跑,太不堂堂正正了。我妈听到后很是害怕,好象我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危险。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但还是很不情愿的和她把东西藏起来了。

我坐下发正念,能量好象打不出去,和同修切磋,同修引用师父的一段话:“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转法轮》

是呀,一切都是冲着我的执着心来的。我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是来被迫害的,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有师父给我们做主,谁敢动了我?此念一出,力可劈山,好象全身被包裹物质一下没了,身体非常轻松,亮堂了,也不感觉到害怕了,发正念整个身体都被能量包容着。我好激动,发现自己并不孤立,感受到了整体力量的强大。告诉自己一定摆放好位置,不要把自己摆低了,邪恶放高了,我们是主角,它是什么东西,忽略不计的,“被迫害”这种念头都不要有。

过后我向内找,发现了许多人心:埋怨心、怕受牵连、怕影响了自己、患得患失、不愿意被人说等等私心,还有怕被迫害的思想业,这些都是旧宇宙为私的东西,都是要修去的。归正了这些后,我又从新把藏好的东西搬了出来。现在我又稳步的在讲真相、救众生。

其实大法弟子走到今天都经历了许多,我还有好多地方做的不够,和那些做的好同修比起来差的很远,特别是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还欠缺。我们本地区整体还没有完全配合起来,在这方面我努力不够,还有求安逸的心。还需继续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只是想把近期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