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回大法修炼路 见证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我得遇法轮大法不晚,但修炼起步太迟。在此,我想感谢当初引我進门的阿姨,感谢曾经保护过我的领导,感谢把我找回来的同修,感谢帮我发正念的同修们,感谢在我又要掉下去时拼力拉住我的大法弟子……但是他们都非常平静的说:“你应该感谢师父,这都是师父的安排!”

一九九六年底,同单元的一位经常晨炼的阿姨叫住我,“我看你又干净又善良,平时还爱说报应报应的,我觉的你最适合炼我们的功了。”

“你们有什么功?”

“你等一下,我先给你本书看看,你要觉的好我就教你。”她转身回屋给我拿出一本金光闪闪的《转法轮》,就这样,我得法了。

我一口气看完《转法轮》,由于自己的臭毛病,边看边在书的空白处写“批语和感受”,快看完了发现犯了大错!怎么办?我呆了。

“阿姨,我想再买一本。”

“再买一本?你丈夫也要炼?”

“不是,我在书上瞎画了,等我看到不让画时已经晚了,所以我想再买一本。”

两本《转法轮》,我把弄脏了的收起来,平时看新的。

好景不长,风云突起,中共对善良的修炼者开始了残酷迫害。我们单位的其他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了,听他们回来说在天安门广场好多人都看见大法轮了,大家都很激动。因为我基本上是独修,不知道此事所以没去。过了几天他们都被非法关進了洗脑班。事后多年我才知道,当时有人说“谁谁怎么没来?”洗脑班的人就到我们单位要人,我们领导说“这个人除了炼法轮功就没有缺点,你们让她改什么?我这本来就人少,还是高风险高技术工作,一般人干不了,她走了谁替她?不就是不让炼功了!回头我告诉她,让她别炼了。再说,外边都不让炼了,她在哪儿炼?”就这样我被保护了起来。

崭新的《转法轮》、《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磁带,还有法轮徽章,都被我丈夫给弄没了!我好困惑:这么好的书,这么好的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为什么不让当好人?还有怕好人多的政府?那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怕,在单位偶尔聊到法轮功,我就为法轮功说好话,后来听说经常有人向领导反映我“思想有问题”。我在家也和单位一样说法轮功的种种好处。因为学法不深,不知道什么是反迫害,只是单纯的用人的思维想:我不能再给出了事的同修找“麻烦”,所以从来不去联系他们,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拿出那本因被我弄脏而幸免的《转法轮》看看,默默的在家里炼一会儿第五套功法。

二零零五年六月,掉队很久的我去了趟湖南,上了趟韶山,买了带毛××纪念品还和毛××的雕像合了影,回来就鬼使神差的直奔那本因被我弄脏了而幸免的《转法轮》!心里想着“这本书脏了,看着别扭,撕了!”就把书撕了。刚撕完就后悔了:我这是干什么?刚回来就撕书?这么多年都不别扭?今天就别扭了?到哪儿去买?没有了大法,我就象失去了根,痛悔不已。

我的灾难一个接着一个的来了,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想:没办法,谁让自己撕书呢,还吧!邮箱里经常接到海外大法弟子发来的真相资料,我试着回复或转发,都显示“发送失败……”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两个同修找到我……我又从新走了回来!

我抓紧时间补课,在他们的帮助下迅速赶上来,做着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现在我很幸福,但是上升到这一步所攀爬的可不是一般的梯子,而是天梯。在天梯上攀爬的过程非常艰难,每上一步都是另一番景观,简直就是一步一层天,难。

现在回想起来,我能再次登法船得度,确实是师父的法身在冥冥之中的巧妙安排。我想,肯定是师父看我对大法的渴望之心一直没有泯灭,就慈悲的原谅了我所有的过失,安排两个同修来找我,让他们合力帮助我爬上登天的云梯,因为我落下的太多了,又没经验,两个性格互补的同修一起帮我成功的可能性会大的多。结果他们没有辜负师父的厚望,成功的完成了帮助昔日同修的任务。

在回来后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亲身体会经历了许多“神奇”和“偶遇”,亲身感受到了佛法无边。这些都是超常的东西,远远超出人的想象,若不是亲身经历,一定会怀疑我胡编乱造!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怎么可能说假话呢?我挑几个有代表性的事例叙述如下:

一、神奇的再得法经过

记的那是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个下午,我突然想到一同修阿姨家去要《转法轮》。但是到了大门口,我犹豫了,我见了同修该怎么开口?我正進退两难,同修甲下班了,我称她温柔的甲,见我在大门口来回转,就问“你这是干嘛呢?等人呢?”我一看是她,异常兴奋,小声的跟她说了我目地和顾虑,她一听很高兴,告诉我这阿姨的书已经给了一个新同修了。不过没问题,她能帮我请一本新的,但是我得先办三退。我立刻答应了。

我俩边走边聊,从我如何掉队聊到如何撕书,从另外空间的嗜血赤龙讲到可怕的兽印,最后我们说到一个新来的炼法轮功同事。我说我早就知道,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他还没到,我就听说咱们单位要来个法轮功。正在这时,甲眼前一亮,往前面一指:“嗯,他!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就是刚说的那个新来的法轮功弟子!”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迎面来了一个小伙子!我称他为果敢的乙。

早一分钟他没拐过来,晚一分钟我们就过去了,就这么巧,我们遇在这仅仅一分钟重叠的路段上!我们三个都为今天奇遇感慨,尤其是我,我感到巧的简直不可思议。他们俩虽然一直有联系,但是最近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过面了。

甲简单的说明了我的情况和需求,乙立刻从包里拿出一本包好的《转法轮》,说是准备明天给一个人的,现在遇到我,就先给我,明天再给那个人,谁都不耽误。我很感动,他却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什么都看着呢,你有了这颗心,师父就安排我们来找你,就让你即刻得到大法。”

要不是他们坚持这么多年,哪有我的今天?其实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着我,早就安排了他们,但是我没有那颗求法若渴的心也不行。只有今天,师父看是时候了,于是就安排了这一幕。

二、从零开始再起步

乙说:“我都来了一段时间了,你为什么不找我?”

“觉的不认识你,怎么找你?再说就我一个漏网之鱼,我哪敢到处找麻烦。”

“你那都是人心,神不这么想。”

我感觉这小伙子说话的语气很新鲜!

第一次见面,乙就提议到我家去认认门,我当然高兴,就带他们来到我家看看,结果乙说我家真是该彻底清理了……在他们的帮助下,当即就从我书橱里清出了很多邪党的书,但是乙肯定的说我家还有,太多了,下回来有时间要我好好清清。话音刚落,只见他象是发现新大陆似的顺手从我家的家具顶上一把抓下毛魔头像,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狠狠地把它摔在地上,他还嫌摔的不够碎,向我要锤子砸。我被他的举动震住了!“你,你怎么摔毛主席像?”我结巴着问,心想:这个小伙子怎么这么“冒失”?

“什么毛主席?是毛魔头,大魔头。你党文化太深!”

“什么是党文化?”我又问,

“……”他看我什么都不知道,沉默了。

甲也感觉一句话说不清,也沉默,这时正好就要六点了,乙说:“咱们先发正念!”

“发正念?发什么正念?怎么发?”我更是一头雾水,只见他们双盘坐好,结印,我也跟着做。一会儿又变手势,我也跟着变。完后,他们告诉我:每天四个整点,全球的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

第二天他给了我一堆书和一包光盘,让我好好看看,说我落下的太多了。

首先,我按着他们说的,彻底清理我家的每一个房间,光光盘就清出了三编织袋!还有两个黄金做的毛魔头像,很多带彩页的邪党书。清理后我感觉一身轻,出气都痛快了。然后我每天如饥似渴的看书、看光盘,加紧补课。

看完后我去找甲,兴奋不已的跟她讲述我看书看光盘的体会和收获。甲说:“开始我还担心,他一下给你那么多!我还说他,你一下给她这么多,她接受的了啊?他说接受得了,说你悟性高,这点东西还接受不了?现在听你这一说,你还真接受得了,他说对了。”

“谢谢你们的鼓励!”

“这是师父在鼓励你。”

“我来是想问你,做这些得花多少钱,我受益这么大,我想出点钱。这么多年了,多亏了你们的坚持,我出点钱算是弥补。”我说明来意。

“这会儿需要不了多少钱了,给你的东西都是他出钱给你做的,你把成本费给他就行了。”

“那什么时候需要钱,我想捐点行吗?”

“刚开始的时候,资料点什么都没有,一个同修一下子就拿出来五千元,其它的大家凑,总算把资料点办起来了,现在就是成本消耗点钱。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你问问他吧。”

我一定要捐点钱,我比他们都富裕。

三、现世现报

炼功还好说,苦一苦筋骨,是自己的事,好完成。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不那么容易了,邪恶哪甘心被销毁啊!首先是我丈夫背后的邪恶,又多又厉害,我几乎每天都要清理一大堆。开始他以为那些资料是发广告的给我的宣传品,感觉说的对,也跟着说。邪恶知道是同修给我的资料,就操控他开始疯狂的破坏。我告诉他不能破坏,破坏要遭报应的,他根本就不信。看来它们真要以身试法了!

一天我在看一册师父讲法简装本,他突然闯来,抢过书就是一撕,我要抢回来粘上,邪恶好象知道我的心思,操控着丈夫面目狰狞的把一块纸塞嘴里,猛烈的嚼了嚼,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咽下去了!第二天一个熟人告诉我说她碰见我丈夫看牙去了,我顿时悟到这是他遭恶报了。我跟乙叙述这件事,乙说:“那是书吗?那是普通的纸吗?那是法,比金刚还硬,他能咬动吗?”

我感觉自己很精進了,但是乙对我说:“你还没过生死关,你得把生死放下,当然不能故意找死。”又得过又不能找死,怎么过?

说来很巧,就在这天晚上,我在看光盘,我丈夫回来了,他平时这时候是不可能回来的。他一看我坐在电脑前,直奔过来,吼着“又看这个哩!我给你掰了!”我嗖的站起来,用身体挡在电脑前,不让他碰。他说“我非给你掰了不可!”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别想。”我想起了同修的话,

“喝!跟我玩命啊!”他说着伸手就要取盘,我右手一划拉,想挡住他,谁想到他呼的摔到了窗台下的暖气上,摔那爬不起来,右手捂着左肩说“好啊你,你动真的!”他还是爬不起来。

看着他也不像是装的,的确摔的很重,何况是摔在暖气上,可是我没使多大劲儿呀?没把他摔坏了吧?我心里想,但是表情却没变,看着他。

他挣扎了几下,终于爬起来,嘴里重复着“好家伙!你动真的!”站到我面前,做出要摔跤的姿势,双手抓住我的双肩,要把我挪开。我抬手就本能的往前一推,他又一下子飞到床沿上,把床垫子砸歪了,把床底座也砸歪了!他这次摔的是右肩,依然爬不起来!惊恐的看着我:“你,你好大的劲儿!”

“反正你拿我的盘不行。”我说,心里依然想:我根本就没使劲儿,就推了一下,怎么会这样?他没摔坏吧?

他最后爬起来了,抱着双肩,眼睛打量着我,绕过我出屋去了。我没有说话,坐下继续看。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来他就抱着双肩问“肩周炎怎么治”,我立刻明白他昨天真不是装的,看来是真的摔疼了。怪不得有人告诉我说看见我丈夫又去医院了,他隐瞒了挨摔的事实,医生就给他诊断为“肩周炎”。

“半辈子了,你什么时候得的肩周炎?肯定是你昨天破坏法时摔的!”他一听扭头就出去了。

学法那天我把这事的经过跟小组的几个同修说了,两个同修都说:“那不是她,是护法神。”

“护法神?”我吃惊的问。

“对,是护法神做的,护法神是专门护法的,你做别的他不管,你护法他就帮你,他就是专干这个的。”一个同修解释说。

是啊,这件事的头一天晚上我还和丈夫掰腕子,他让我俩手一起掰,他还纹丝不动。好象就知道要发生次日的事,故意让我对比一下似的。师父的安排太神奇啦!后来我又告诉甲,甲说:“你真幸运,这是师父鼓励你呢!”

五、艰难的劝退

我开始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成功的非常少,有些气馁。我想算了,反正师父都说肯定有救不了的,没准这些人都是救不了的。这时乙又来帮我,他说:“当然难,越后来越难,好劝的都让别人劝退了,现在剩的都是难劝的了。”我恍然大悟,立刻又振作起来,能救几个算几个吧,只要还没结束,就一直救下去。

六、梦中点化

经过了一些事后我做了个梦,至今记忆犹新:我梦见一个压水机,很长很长的一根木柄。这种压水机我儿时住的家属院有一个,在我们这排房的尽头,那时候我几岁,木柄翘起来时我够不着压,就得蹦上去,然后用身体的重量压水出来。多少年了?我竟然梦见一个儿时的压水机井。不同的是这个压水机的周围是一米高的圆形围墙,压水机那根长长的木柄像这个圆的半径。当我蹦上去准备压下来时,突然发现整个围墙内都是水,不知道多深,颜色像游泳池的淡蓝色。我双臂撑直,像在单杠上,双脚悬空,小心的向围墙慢慢挪动着,终于挪到了围墙处,吃力的爬出来,回头一看吓了一身冷汗!原来围墙内整个是个大井,压水机柄正对着的下方是个井中井,深不见底,那儿的水看上去都发黑。这要是失手掉下去,肯定没命了!

幸亏我上来了!我离开那口大井朝南走,这是回家的方向,看到一条东西方向的臭河,北河岸上坐着一排小孩儿看天,南面的天是蓝的。东北面一大块黑色的乌云,我想要变天了,还在这儿傻乎乎的观景!我得赶快回家。过桥时我遇到了迎面来的一男一女两个同学,他们问我干嘛呢?我说“嗨,别提啦!刚才差点掉下去淹死,现在我正要回家。”这句话我一说出来就醒了。

我怎么想怎么像是总结概括我的回归路,我一个人单打独斗的修炼像不像自己在压水机木柄上?我小心的挪出来像不像我退出邪教组织那两个团和队的死圈?我所在位置的东北方是不是魔窟?是不是黑暗的天下?那一排无知的小孩儿,坐在污水河边,观景,是不是很像某些自以为是的人们觉的自己很会享受生活?我重得《转法轮》那天是否向南走?北的反向是否难?拐过路口是否像是过桥?我们三个同修相遇是否像同学碰上了?我的目地是否要“回家”?太形象啦!

我还梦见一排房,我住房的尽头三间,房的南面是市场,很热闹,北面是路。我梦见我加固着门窗和门锁,后门从里面插上。弄好后我一检查,倒吸一口凉气!一间屋的后门只有半截,从外面一伸手很容易的就能把门插抽开。这和没锁门有什么区别?醒后感觉不对劲,又想不出哪儿不对劲。

第二天乙来了,我一说,他立刻说,这是你的工作间啊,你看,和你描述的完全一样。这个梦是警告你,你的处境很危险!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我劝我们科的党员退党时,一个不让我说意识形态的事;一个沉默,这个沉默的丙和我在一个房间,我在里屋,她在外屋,我俩儿都有这屋的钥匙。有一阵儿丙同事每次出去时都探头探脑的往我这边扫几眼。

果然,没几天,一个同事到我屋“闲聊”,告诉我“有人在领导那反映你,说你在屋里关着门炼法轮功呢!还老见有人找你!”“是吗?领导怎么没找我谈话?”

后来甲、乙同修帮我发正念清除我周围的邪恶,结果不几天丙的爸爸病了,她丈夫的眼也出了毛病,都不能根治。把她折腾的够呛,那几天她没再探头探脑的。后来领导也没找我谈话,邪恶的迫害流产了。真是现世现报。

七、“他心通”功能

有一次来了三个女生,我刚把笔尖指向“姓名”时就听见一个女生说“刘捷,捷报的捷”,我就顺手在姓名栏填上“刘捷”。“呀!”她仨突然异口同声的惊叫吓我一跳:“你怎么知道她叫刘捷啊?捷报的捷,连字都不错!别人都把捷字写错了!”
“你们中一个人说的,说刘捷,捷报的捷。”
“我们谁都没说话!”她仨你看我我看你的。
“奇怪,明明我听见了?”
“太神了!太恐怖了!我们真的没人说话!”
“嗨,说没说都没关系,反正我又没写错。就当咱们四个人中谁有特异功能吧!”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我回来后的一天,我打的回家,到十字路口时快要黄灯了,我想司机要是开快点就过去了。只见那司机真的一踩油门过去了!下一个路口正赶上绿灯,我心想这正好绿灯。到了下一个路口,红灯,这回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等吧。司机说话了:“这位大姐,你肯定是个非常追求完美的人?”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就你刚才说的那话,坐个车都论秒!”
“我说的话?我说的什么话?”
“哎哟喂大姐,你怎么这么健忘啊!你刚说的话就不记得了?”司机说,“第一路口,要黄灯了,你说开快点,能过去,我就开快了点,过来啦!到第二个路口绿灯,你说真好,绿灯。现在这个路口红灯,你就说红灯,这回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刚说完,你怎么就忘了呢?”

司机怀疑我的诚实度了,车里就我们俩,我真没说话,连个证人都没有,幸亏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我这时想起了“刘捷的事”,我怕把司机吓着,就说:“哦,对,我是说了,真忘了。”我心里想:两次了,这种现象可能就是师父说的功能,既不必害怕也不必高兴。

八、舍亲情

儿子考研,我担心的很,明明知道是亲情在作怪,就是克制不住,在没参加复试之前坐卧不宁。这时甲帮助我说“人的命早定好了,你别担心”,这我知道,我儿子都知道,说“妈妈,你不是说人的命是定好了吗?那你就别担心了,我的命别管考上还是考不上,都是定好了的,你担心也没用。”我就是说服不了自己,顽固的担心!

这时乙来了,说让我先听他讲个故事:就是那个要饭吃,把“女儿”养大,等女儿修炼成的那天把“女儿”毁掉的魔的故事。那个最终忍不住回了一下头就掉下来追悔莫及的“女儿”不就像我吗?

我明白了,谁叫我也不能回头!就这么一想,我立刻就坦然了。当天晚上回家,我儿子就告诉我:刚通知他复试了。师父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还讲过:“你们要放下那颗心,这就是你们修炼的方式。”我这刚放下,他那就通过了。我心里暗想,好险啊,我差点就掉下去了,是师父慈悲安排了两个同修和一个常人才把我拉住!

儿子天性善良,对任何人的信仰都不干涉,每当得知我丈夫反对、干扰我修炼的事后,都维护我和大法,我感觉他的口才就像个律师。慈悲的师父给他安排了福报,复试就像他自己预测的一样,结果他被录取为硕博连读生!

九、真相币

甲乙两个同修给我讲了可以用真相币救人,我就一直在使用真相币。有时是一沓一沓的,人家看看愣一下,什么都不说就收下了。我花了那么多真相币,只遇到过一个长的很凶的三轮工拒收,还说不好的话,我说“你不要我给你换,你也犯不上说不好”,他无语的接过钱走了。有一次,有个卖菜的小伙子竟然当场大喊“法轮大法好!”,他喊的那么突然,引来周围人的扭头,接着就有一个人问他的菜什么价钱。原来我给他的是一张写着“法轮大法好,常念福无边”的真相币,我衷心祝福他得福报!

我从新修炼的时间太短,落下的太多,要不是同修们无私的帮助,我的观念不会转变这么快,更不会上来这么快。还有很多事,都不是偶然的,只要每日二十四小时在法上,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指导,不管什么都不会做偏的。时间有限,就到这里吧,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