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显神奇 坚定修炼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回忆十多年的修炼路程,那真是感慨万千,要向师尊汇报的太多太多了,要向同修说的也太多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泪不停的流。下面,就我修炼中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和救人的几个实例,与大家分享。

一、千万年的缘

我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得法前一段时间,一天早上自己似睡非睡的时候,有一个人和我说话。他说的大概意思就是,你几世之前是什么什么,你要珍惜自己,不要毁在常人中。听了之后,我马上坐了起来,怎么回事?不是幻觉,确确实实有人和我说话,后来我把这事告诉母亲。她说:“那不是扯淡吗,他说的那是神,怎么能和你联系起来呢?”尽管母亲这样说,可是我坚信这不是假的。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不毁在常人中。

在九六年,我偶然的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一气呵成,把他看完了之后,我知道他不是一般普通的书,是真正教人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书。怎么办?修不修?如果修的话,自己的那些不良嗜好就都得去掉。因为自己在得法前,爱打麻将,也经常去舞厅跳舞,都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最叫自己难以割舍的是,我在单位是食堂的采买员,每次买东西的时候,都是有利可图的。自己这个工作刚干不久,刚刚尝到甜头,如果要真正的修炼这个功法,那些不良嗜好和这利益之心就必须得去。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后,最初得出的结论。那一段时间,真的是每天脑海里都在翻腾着,修?还是不修?最后正念战胜了邪念。当然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还是很难很难的,那真是剜心透骨,有的时候心真的是很疼啊!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以后的不断学法中走过来了。

二、神奇的大法修炼

修炼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天,我的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状态,正象《转法轮》里所说的那样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而且眼睛不敢转动,一转动眼珠子就痛的非常厉害,并且全身骨头都疼。有时自觉不自觉的就哼一声,儿子听到了说:你去医院看一看吧。我告诉儿子这不是病,因为我修炼了,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儿子也没说什么,他很相信我的话。就这样,我该上班,还照常上班,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身体不适的状态,不知什么时候好的。

还有一次,也是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师父从法像上下来了,但是我看的不太清楚,然后师父把我的身体平面的向前移动。我和母亲睡一张床,我看母亲的身体没动,只有我的身体向前移动,自己好象定住了一样。我忽然想起床前面是墙。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前面是墙,再往前移就撞着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说这话也太可笑了。这样的事情出现过两次,当时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什么,那时自己在家修,动作有的都不太准确,后来母亲去世了,我就有时间去炼功点炼功了,知道了这是师父法身在给我净化身体。

有一次,我坐车去菜市场给食堂买菜,还有两站就要下车了,这时上来三个人,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就觉的我的背包有异样的感觉。此时我正在向车前走,那三个人向后走,我顺手摸了一下包里的钱不见了,我知道是被他们偷了。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我不知为什么自觉不自觉的向车后走,那车很长,我们管它叫大巨龙,而那三人其中一人向前门走,我们俩同时走到中间,我下意识的把手伸出去,他也把手递过来。我当时戴着手套,我们两人的手合在了一起,我发现他递给我的是钱,还小心翼翼放在我的手里,很怕掉了。然后,向车后走去,我向前走去,心里一片空白。没有丢钱的恐慌,也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就这短短的时间,而且车里的人还很多,就完成了这一切。车到站了,那三人下车了。这时我才如梦初醒,各种心都上来了,首先是怕,心怦怦的跳,然后就想如果这钱要是丢了,会非常麻烦的,这会给工作带来很大的影响。后来,心平静下来了,我就在想我为什么向车后走呢?是想向他们要钱?不是,我当时也根本就没有那胆量,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正象《转法轮》里所说的那样:“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

通过以上种种事例,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我默默的在想这一切都是真的,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了我修炼的决心。我就是要跟师父走、就是要跟师父回家。那一段时间,是我最最幸福的时刻,思想非常宽广,心里总是乐滋滋的,走起路来好象一穿一穿的,非常挺拔,整天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我庆幸自己真正的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

三、助师正法讲真相中升华自己

1.给迫害我的居委会的人讲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电台、电视台、宣传车不停的滚动的在造谣抹黑大法。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大多都能够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進京上访“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回来后大多都被非法拘留了,我也是其中一个。在这过程中,不管遇到什么人、警察、政法委、派出所、街道负责人,我们都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把自己得法前和得法后的身体变化和精神变化告诉他们。由于师父的加持,我觉的当时一点儿怕心也没有。其中有一个居委会的人说:这个人讲话条理清晰,我负责包这个人。从此以后,她时不时就到我家来一趟,给我的修炼和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后来,我就想不能让她继续干扰了,真相也给她讲了,她还这样做,就是对大法的犯罪。后来在一次我俩谈话中,我严肃的对她说:“为了大法,我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直至我的生命。”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来过。

2.给聋哑的姐姐讲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开始加大力度大面积讲真相。有一次,姐姐来我家串门,她是聋哑人,她比划着说,她的头很疼,在家呆不住了。我叫她坐在沙发上,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她慢慢的比划起来,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在被邪恶绑架到黑窝那两年,她非常的痛苦,成天想着这事,什么活也干不下去,身体状况也不好。这次回来了,稳稳当当的生活,不要象以前那样了。这时我的心猛的一动,噢,她是来听真相的。以前我想姐姐是聋哑人,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用和她讲真相,也没关系,而且我的哑语手势也不是那么精通,沟通起来也比较麻烦。可是远远不象我想的那样。大法弟子遇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既然她来到我的身边就是有原因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慢慢的和她比划着,讲我修大法前身体是什么样的,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思想的变化,讲师父叫我们如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讲邪党如何迫害大法弟子,讲自己在黑窝里受到的种种迫害。她听后简直震惊了,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恶毒的人?我告诉她不要相信电视所说的什么“自杀”、“自焚”、“杀人”,那都是假的。她表示知道了。

我和她沟通了两个多小时,我觉的她的思维一直在和我走,觉的这个场特别纯净。这时我发现她的眼睛特别亮,脸上的痛苦表情没有了。我就问她,你头还痛不痛了?她激动的告诉我不痛了!她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就是当时的我也没想到听明白了真相,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而且她的头痛已经十多年了,一直到今天也从没犯过。这也给她以后象她的那一群人(聋哑人)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每次到她家串门的时候,她就告诉我,她向某某聋哑人讲真相,讲了几个,有谁相信、有谁不相信,再下一次去的时候,她还告诉我类似的事情。有一次,她给她丈夫的二哥讲真相,当时二哥吓坏了,告诉她以后可别讲了,那会被抓起来的,姐姐比划着说:我不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3.给大姐做“三退”

从黑窝出来那年冬天,我的大姐给我讲了一件事。她说有一天下大雪天很冷,她望着满天的大雪,坐在床上,她就哭了起来,这时姐夫進来了,他说:“你哭什么?怎么了?”大姐说:“我那可怜的妹妹还在那地方遭罪呢!”姐夫说:“她都回来了,你怎么忘了。”大姐给我讲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很酸很酸的。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有千千万万家庭都承受类似的事情,很长时间都在痛苦之中回不过神来。我这个大姐是我所有亲人中讲真相比较难的一个,从我得法开始,我就向她讲,她总是说都是一样的,各个宗教都是一样的,不只你那一门,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尤其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就变的更顽固,时不时也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就是这样,我也不灰心。只要和她在一起,我就想方设法的引到讲真相上来,由浅入深,掰开揉碎的讲。随着不断的向她讲真相,我感觉到她的思想在变化着,尽管她不说,我知道她在变。

有一天,我到她家串门,我想今天一定要叫她退出少先队,由于光顾忙常人的事,把这事忘了。我就走了,走一段路程以后,我想起来了,我撒腿往回跑,叫开了门,大姐以为我什么东西落下了呢。我说:“大姐,你快把那个队退了吧!它的危害我已经给你讲了。”大姐看到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好象挺感动的,啊就为这事呀!好,退了吧。我这个大姐虽然是个比较难讲的一个,可是一旦她明白了真相,却又是一个条理清晰的人。她说:法轮功修炼者也就是看看书、炼炼功,做个好人,碍着你们谁了,为什么这么打压人家。我听了这话以后,真的感到很欣慰。十多年的对她讲真相没有白做。

4.在与同修的配合中修心性

在讲真相中,在同修配合当中,心与心的碰撞有时也很激烈的。比如有一次去发真相资料,只剩一个单元了,我对另一个同修说,你在那等我,我发完以后,咱俩再到别处去。等我发完以后,回来找这个同修,她不见了。我等啊等啊,时间已经很晚了,干脆我自己去吧。在半路看到了她,她说我在这找你呢。当时我的心就起来了,翻江倒海,根本就控制不住了,各种责难的话都堵在嗓子眼了。

还有一次去喷字,我和一个同修配合。她喷“法轮大法好”喷出了“法轮大好”就完事了。我说你把这些涂了吧,你落一个“法”字。她喃喃的说:“我寻思已经多一个法字了。”这个回答把我给气的简直无法形容了,比上次更厉害。

这两件事在我的记忆当中非常深刻。从事情的表面上来看,我没有什么错,可是大法弟子遇到的事情能是偶然的吗?师父在讲法中也讲到了,“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没有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通过以后的不断学法,认识到了自己有得理不让人的心。她做错了,她可以在以后的修炼中不断的归正自己。修炼的人谁能不犯错呢,你为什么那样愤愤不平呢?再往深挖一挖根,你是不是有高高在上的心呢?找到自己的执着,自己就知道怎么去做了。

向常人讲真相,走路的时候,看见谁拿的东西多,就主动上前帮助,然后就切入主题,大多能接受。有一次走在路上,前面只有一个老太太在艰难的走着,背上背一个大菜板子很重,我心里嘀咕怎么不打个车呢。我转念一想,她要是打车,今天能听到真相吗?我急忙走上去说:大姨,菜板我给背着吧!她急忙说,我自己拿吧,太重了。我说没关系,我身体非常好。这样,我们边走边唠。她说:“谢谢你!你真是好人。”我说:“你要感谢,就感谢我的师父吧,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就这样切入点就打开了,她默默的听着,我讲修炼前后身体和思想的变化,讲“天安门自焚”是造的假,讲“四•二五”真相,讲黑窝里怎么迫害大法弟子,讲法轮大法洪传盛况。她听的很入心,也很认同。那时还没有三退。这也给她以后三退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后来一同修告诉我,她还是邪党党员呢。通过这个同修,她也三退了。有一次,她和几个老太太散步,我和她打招呼,她和那几个老太太说,这个人心眼可好了,她是学法轮功的,然后,她就讲和我相遇的过程。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做正,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你的一切,常人都会把他和大法联系起来。

我深深的知道,我在各方面和精進的同修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每当看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的时候,看到师父拿起麦克风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心里真的很难过,我们经常说:“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可是自己却是师父不放心弟子当中的一个。师尊啊!您放心吧!我会提高上来,精進实修,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兑现自己史前誓约,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