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农妇徐明侠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徐明侠是陕西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家住凤鸣镇北吴邵村,是一位善良的农村妇女。徐明侠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深深受益,十几年来,徐明侠按“真、善、忍”做人,坚守心中的净土。可是这样的好人却屡遭中共迫害。

一、身陷冤狱 屡遭迫害

1、被非法关押在陕西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岐山县警察把徐明侠和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骗至岐山县看守所,关押十天后,直接送往陕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徐明侠被关在二大队,从早上七点到凌晨一两点,都强制干活。到六月份,又把徐明侠放到一大队强行“转化”。为了“转化”学员,警察将学员集中起来,徐明侠等就一起反迫害,集体炼功。有一天,警察偷翻了法轮功学员珍藏的大法师父经文,有些法轮功学员为要回经文都哭了。大家坐在楼道里不回去。第二天,劳教所调来了七八个男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把法轮功学员武大群、罗长云、王秀文、张金兰、丁小余等打的鼻青脸肿。武大群被打的当场昏死了过去。

在劳教所,警察对不“转化”的学员,不准上厕所,有些法轮功学员只得拿出自己的洗脸用具撒尿,有些法轮功学员撕掉自己的内衣内裤当尿布用。徐明侠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徐明侠被邪恶强制灌浓盐水,几个犯人用鞋刷撬徐明侠的嘴,当时就把徐明侠门牙撬掉了一个,被咽进肚子。灌食后,徐明侠呕吐不停,几天后,肚子发胀,警察还坐在肚子上面往上压,逼徐明侠放弃信仰,一连九天,将徐明侠铐在铁窗上,人昏过去后,才放下来。因不“转化”,劳教所又延期关押徐明侠五个月,到年底才放徐明侠回家。

2、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公安局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徐明侠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被岐山县凤鸣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关押在岐山县公安局。

徐明侠和另一个女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在绝食抗议第八天时,警察强行把她们绑在死人床上,唆使犯人配合强行灌食。这样持续了四天,她们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出现昏迷休克,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才叫来家人,匆匆办理了保释手续,她们才回到家。回来后,派人监视,经常骚扰她,徐明侠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3、被非法关押到岐山县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徐明侠想回家收秋。回家第二天,岐山县公安局政保处及凤鸣派出所警察就驱车闯入徐明侠家,要绑架徐明侠。儿子上前阻拦,恶人也想抓捕她的儿子。在村民阻挡下,警察放了她儿子,把徐明侠抓进岐山县看守所。

当天,徐明侠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绝食第五天时,警察又对徐明侠实施灌食迫害,将徐明侠绑架到岐山县中医医院,每隔两天灌一次,其中两次用非常硬的管子直接从鼻腔插入食道,强行灌食,每次都对气管、食道造成严重损伤。这是医生、护士参与下的野蛮行为。徐明侠出了许多血,非常痛苦。在被关押迫害第十天时,徐明侠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不能行走。警察叫给徐明侠灌过食的那位大夫孙某对徐明侠注射了药物,第十二天时,徐明侠已长时间不省人事,警察又急忙找来家人,逼她在保单上签字,将徐明侠拉回家中。警察还不死心,三天两头来骚扰,徐明侠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徐明侠收秋时,又回到家中,第二天晚上十点多,一警察象土匪一样翻墙进院,把门打开,将所有来人放进院子。徐明侠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被他们抬上警车拉走,关进岐山县看守所。徐明侠又绝食抗议,警察看人不行了,又送进中医医院打针灌食。他们把徐明侠双脚、双手昼夜铐锁在床上一个月后,岐山法院在县中医院非法开庭宣判,因徐明侠不服上诉,三天后宝鸡市维持原判,把徐明侠送到西安女子监狱,因判决书有问题,监狱不收。他们叫来了岐山县法院一个姓王的书记员,和当时看守所所长张启仓,他们拿来了空白判决书,商量说,“只要监狱收人,监狱人咋说,咱就咋写。”就这样知法犯法,趁监狱人不注意,将徐明侠放在监狱院子人就走了。

4.被非法关押到西安女子监狱

后来由犯人把徐明侠抬了进了西安女子监狱的室内。警察将徐明侠拿去的自家被子拆开撕烂,查看有无经文和资料。因徐明侠不配合警察,他们把徐明侠关到了严管队,队长刘治平命令犯人冬天把徐明侠衣服扒光,给徐明侠强穿上大号犯服,睡光板床。白天警察还要把仅有用来取暖的被子拿到外面,不让使用。数九寒天,冻得徐明侠手脚都肿了。

在犯人点名时,因徐明侠不是犯人,她不报数。几个人把徐明侠拉到院子里拳打脚踢。当时,徐明侠已绝食五十多天,没有吃饭了,人也没有一点力气,还遭受着邪恶的折磨。就这样关了四个多月,看到别人穿短袖衣服,徐明侠则还穿着棉衣服。后来,警察又把徐明侠放到七大队迫害。七大队是生产大队,徐明侠因不配合邪恶迫害,不劳动,警察在犯人劳动时,就把徐明侠强行拖到车间过道,拖到地上,把徐明侠的脊背上的皮都磨烂了。

当时,监狱分装假药,晚上让犯人加班加点,警察李静还要强行让徐明侠从早上上班,坐到晚上十二点下晚班,才让徐明侠回去。该警察特别仇视大法,经常唆使犯人欺负学员,看到这些可怜的生命,徐明侠经常给她讲真相。有一次,徐明侠告诉她,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她不由分说,打了徐明侠几个耳光。

在监狱七大队时,犯人打人是常事,犯人打学员时,狱警就把门闭上,叫犯人打,叫犯人拿尖刀扎徐明侠的手。七大队教导员给犯人发手铐,告诉犯人,见学员炼功,就给铐上手铐。犯人下班时,领回手铐,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晃悠,甚是得意。往往犯人打完学员,还洋洋得意的说:“我可没有打你,谁看见我打你了?谁为你作证。”又问其他犯人:“你们谁看见我打她了。”犯人齐答:“没有看见。”然后轰然大笑。这就是中共造就出的一群流氓。

5.又遭岐山县六一零绑架到宝鸡潘家湾林场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徐明侠在家叫工匠给儿子装修房子,准备给儿子结婚用。在去县城购买材料的路上,岐山县六一零伙同岐山县公安局和凤鸣派出所一伙警察,在岐山中学附近绑架了徐明侠,把徐明侠直接送到了宝鸡潘家湾林场洗脑班,非法关押徐明侠四十天,给徐明侠家庭生活带来了很大伤害。

在洗脑班里,他们花钱雇佣几个人,整天诬蔑师父、诬蔑大法,花着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在乡镇财政上的钱吃喝玩乐。还害的那些年轻的、受蒙蔽的警察抛下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来这里看守徐明侠们。他们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个星期就要求调换。这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二、徐明侠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深深受益

徐明侠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她从小受无神论灌输,对什么都不相信。第一天看法轮大法师父讲法录像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睡醒时,师父法也讲完了,她自己也没怎么在意,看了两讲,就不去了。然而从此徐明侠经常性的偏头痛消失了,渐渐才悟到大法师父帮她清理了身体,此后请了《转法轮》,才真正学法走进修炼中来。

随着修炼,徐明侠经常发作的风湿关节疼也不再犯了。还有一次,在看大法师父录像时,徐明侠突然腿疼难忍,坐都坐不住了,后来集体随师父教功带炼完功,腿疼随即消失,从此徐明侠身心一身轻。在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导下,徐明侠把一切都看开了,不再怨天尤人,不再和人争斗,全家人和和乐乐,沉浸在幸福之中。

在劳教所时,队长张晓林因徐明侠不背监规,把徐明侠挂在楼梯口,连续挂了四十多天,手、脚、腿都冻麻木了,肿痛难忍。十多天后,每天晚上,徐明侠浑身各个关节部位渐渐升起了股股暖流,手脚都暖融融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从此再也不冷了。徐明侠还把她的棉鞋脱给犯人穿,用她的脚给他们暖鞋。当时,徐明侠只穿件红毛衣,看徐明侠的警察则穿着棉大衣,蜷缩在一起。就这样数九寒冬,徐明侠被昼夜挂到门上,直到过年时,才被放下来。

二零零六年秋天,在监狱严管队,因徐明侠晚上炼功,狱警打了徐明侠。徐明侠绝食抗议,他们又强制给徐明侠灌食。从此后,徐明侠开始拉肚子,断断续续的拉了一年,人乏困无力,躺下不想起来,起来时,要按住床沿起身。上楼时,一两步就要停下来歇一歇,警察和犯人经常用手搭在徐明侠的鼻子下面,试徐明侠是否还有没有呼吸。

一天晚上,徐明侠突然悟到,我不能就这样走完人生之路,我还要活着,我还要救人。第二天醒来,徐明侠浑身一身轻,上楼时,身体向上飘,周围的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在徐明侠被关押期间,这些恶人还不断给其丈夫找事,他承受不了身心和生活的压力,过早离世。多少人在徐明侠面前说过大法好,也想学却不敢学,其实都是叫中共的残暴本性吓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