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金光闪闪的大法粒子


【明慧网2011年一月十六日】每次我送同修大姐去乘公交车时,看到她那样艰难的动作,好不容易才能上去,还要有人帮助,否则是无法上去的。我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见她坐好,看着车走远了,心里祝福她一路平安到住所。

三年前认识同修大姐,她是一位北方某市流离失所在外多年的老年同修,现已八十二岁了。她到我市后,一位同修介绍我们才认识的,她对我们很热情,并简单的自我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说从二零零零年就因遭中共邪党的迫害,离家到现在已有七个年头了。她说话是那样的平和,根本不象遭受过多少魔难,并讲了她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到深山高处去采矿石,不慎摔下山底,造成全身多处骨折,特别是腰,胸、腿骨头断裂,昏死了一天,被农民发现,抬到山洞里,后来单位的人找到她,送医院抢救治疗,命是留下来了,但已残废瘫痪,一切生活不能自理。

由于大姐在单位为人很好,工作能力极强,又是高级知识份子,所以领导对她的病很重视,多次送她到北京有名的大医院去治疗。但因伤的太重,也只能治到这种程度。由于长期服药、打针使身体的内脏受到很大的伤害,出现了许多内脏病,心脏、肝、胆、胃下垂到盆腔内,人瘦的皮包骨。现加上其夫一见她都残废了,恨的要命,每天非打即骂,孩子又小,她真是度日如年,恨不得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当时的那种痛苦不能用语言来形容,身体各部位的剧痛,加上心灵的伤害真是不想多活一天。

九五年师父通过大姐的一个朋友将大法书送给了她,她在床上把《转法轮》看完后,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明白了人活着的真实意义。心情开朗了,接下来就能坐起来了,她就坐着炼功,慢慢的能从轮椅上,用双柺拄着站起来炼了。就这样一天比一天好,首先是身体的内脏各种疾病不治自好,人也胖了许多,同事朋友来看她,十分惊讶,几乎认不出她了。她说:我是李洪志师父救的,我才能这样,大家看到她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都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于是她就在自己家里建立学法小组,多的时候有二十多人,大姐说到这儿,眼里充满了喜悦的泪花。她说那时真是太好了,每天都有新学员進来,我们的学法小组是那样的祥和、欢乐、幸福,每个人的心灵都在升华,真是一片净土啊,大家都在比学比修。

可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突然发动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不准我们学法炼功。我们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这么伟大的一部大法,怎么会受到打击,特别是对恩师的恶毒攻击、诽谤使广大修炼人受到很大的伤害。大姐就和几个同修到市政府向有关领导讲真相,说明我们是一群好人,是修炼大法的法徒,并打出大横幅“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标语。结果政府公安派出警察疯狂的对大法学员殴打、抓捕。大姐突然看到几个恶警对一个年轻瘦小的男同修狠命的毒打,并要将他绑架上警车时,大姐大喝一声,你放开他,我去!恶警被镇住了,放了这个小同修,就把大姐抓到警车上带到公安局,公安局长亲自来审问她,大姐给他讲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对慈悲善良的大法学员犯罪。公安局长说:你都这样了,意思是你都是一个残疾人,还出来干啥。大姐说:你知道吗?我能活到今天是我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能站起来,否则我早死了。我的师父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就是一个常人,也要讲良心,不能知恩不报吧!现在我的师父遭冤枉,被恶毒诬陷、诽谤,完全歪曲事实,大法被迫害,难道我都不能说句公道话吗?政府不了解真相,我们去讲清楚,这哪里错了,作为一个弟子不应该这样做吗?局长被她的真诚打动,说:你就别炼了。她说:不成,我怎么能不炼呢?我该做啥,还做啥。最后那局长说,你就回去吧!就这样大姐正念回家了,其实是师父保护的,就象师尊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后来听说,师父有两本在海外的讲法经文,本地没有办法得到,大姐就到北京找她在北京认识的同修去拿,当时跟同修说好了。回来叫二位同修到车站接她,因为她根本无法拿回来。当大姐从北京回来时,车站没有人接,大姐好不容易把四十本经文安排好回家,就听一个同修在楼下告诉她,说那两个同修出事了,并把她说出来了,叫她立即出去,警察马上就要来抓她了。大姐把家里所有的大法书藏好,随便抓了几件衣服,写个条子给儿子说妈到医院,看望一个朋友,别等妈吃饭了,就这样,在单位一个常人领导帮助下,用车从后门把她送到火车站,正好有一趟开往乌鲁木齐市的列车,这位领导将大姐送上车,就这样大姐就离开了家乡,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流离失所的修炼道路,那时正好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了乌市,因带的衣服少,天气冷,不能久留,住了一星期她就到了南方某市。

那天大姐刚走,警察的警车就到,十几个警察冲到她家,逼着儿子交出他妈,抄家时,没有抄到大法书,他们就到各车站追找,没找到就把儿子监控起来,电话监听,一直到现在,随时去追问儿子。

三年前我见到大姐时,她是那么瘦小,又是残疾,二条腿长短不一,粗细也不一样,特别是大腿股骨头坏死,一不注意就脱臼,有一天我们夫妻去看她,她的股骨正好脱出来,疼的脸都变色,根本不能动,她用手慢慢抚摸才回到原位。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的一条腿,不能弯曲,穿袜子要爬在床上,用手向后边拉很艰难的才能把袜子套在脚上,我见状,连忙过去帮忙,她说,不用,我行,特别困难的是大小便,她不能蹲,站着抓住什么地方,才能方便,唉,我真不知道她这十年在外是怎么过来的。再说她的腰椎骨多处变形,行走十分困难。

中共邪党这个魔鬼,用这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对一个完全失去生活能力,必须由儿女在身边照顾的老人都这么残酷的迫害,简直是千古大罪。就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也有家庭的压力)下,她艰难的走着自己修炼的道路。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到了我地,有的人还说她可能是特务,叫同修不要让她到家里。面对误解,大姐没有生气,耐心的给她们解释,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原因走出来的,但极个别的是不相信,当然也就不可能帮助她了,大姐的真诚感动了不少同修,有的送钱、物、衣服等东西,大姐一样都不收,有的同修哭了,说:你这么艰苦,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都不收,不得已,大姐把钱收下了,想尽一切办法,经历多少魔难,把这些钱送到监狱,劳教所,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买衣物等东西。或者送给认识的同修做真相资料救人。反正她一分钱都没要。

在我地区大姐通过同修给的真相资料,就一步一拐的送到农家小舍、公园、凉亭,商场等地方。有一次她到了一个在山头上的公园,半路上,脚转筋了,无法行走,休息了好一阵,才能勉强能走,还是把真相资料发完。就这样,无论是遇到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她总是拄着拐杖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有一次到边陲,看到车辆排队检查,无论是客货车都一样,都要检查,大姐不知道,心想他们查的是毒品什么的,与我没啥关系,所以也不在意,就下车,结果边警翻到了她带的大法书《转法轮》,他们立即把大姐找去审问,要她交代是从哪里来的,并要将她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在大姐智慧的周旋下,加之全客车人等了二个多小时,司机下来跟边警说:你看她一个老太太,又是残疾人,她能做什么,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大姐回来了。但大法书被抢去了,见到我们时,她流着泪说:自己没做好,有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大法书才会被抄走,我今后怎么办,请你们无论怎样帮找一套手抄本。正好我有一套抄好的《转法轮》,就送给大姐,她高兴的笑了,笑的那么甜。第二天就离开我市去了南方。

大姐走后,只来过一个电话,也不知她怎样,在今年八月听同修说大姐来了。我们几个同修赶到她住处,见到我们她十分高兴,一见到她我们也很高兴,她给我们讲了三年中在奥运期间,她回过家乡一次,但迫害仍是很猖狂,还是回不了家,因为那些恶警还是经常去她家“关照”,住在外边几个月,找了一些同修了解到一些情况,有二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其中一位八十二岁,还有几位现在还在牢房。有几位因迫害后放弃了去学炼别的东西,当然也有个别邪悟乱法,大姐把她们找到,要她们坚定的信师信法,不要被邪党的迫害吓住,这是千万年的等待,我们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叫大家一定要努力学法做好一个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跟上正法的形势。大家一看,她流落异地他乡,还那么精進,都表示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很多同修又回来了,当然也有个别的,还是放弃了,对这个大姐非常痛心。记的三年前大姐来我地区时,她发现一个同修,由于有怕心被邪恶干扰法理不清,一读法就睡过去了,走时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千万要帮她,这个人最后还是走出大法,到庙里去了,大姐知道后很难过。

这次见到大姐,我发现她比以前胖了一些,觉的比以前年轻了,更主要的是对法理理解的更深了。问到她这几年遇到些什么难没有,她总是乐呵呵的说,我有师在伴随着我,哪有什么困难。而且到哪里都有好心人。都有人帮助,其实说到帮助,只有大姐帮助别人,有人见到孤独老人,帮她洗衣,洗澡时给她擦背,而这些人都比她还小。但是常人已经弱不禁风了。而我们的大姐,穿很少衣服,洗脸龙头上冲冷水,有时洗澡没有太阳能就冲凉水。

她见到我们到她那儿学法交流,她很高兴,但发觉我们几个都要从很远地方转几趟车才能到她那里。就告诉我们说:我不能让你们都为我一个人劳累,而且浪费了大家不少时间,我向内找,觉的自己太自私了,以后我去你们那里,同时还能看“神韵”和一些大法的光盘,我在外这些年什么都没看到。我们说:你很困难,又要转几趟车,路又不好走。她说:全国很多地方我都去了,有师在什么事都没有,就这样大姐到了我们的学法小组。有一天大雨下个不停,我们都想大姐可能不会来了。可是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叫开门。大家一看都很难过,这么大的雨,她还是来了。下午走时,雨还是下个不停,还不住的打雷,当时我发了一个正念,请雨神、雷神停一会儿,让我们的老同修回到住地再下吧!果然不一会儿就停了,等我们送她转下一趟车走后,太阳露出了笑脸,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可能是大姐到了吧,又下起大雨了。

我们见到大姐是北方人,就包饺子给她吃,她说你们别这样,我是什么都能吃,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无论做什么大姐总是想着别人。我在想为什么大姐会到我们这儿,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修了十几年,但还有很多常人心,还有很多执著,三件事做的太差,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更是做的不好,发真相资料,发多一点就高兴,完全是一种做事心,没有把救人的事看得那么神圣,做的少就烦心,对同修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耐心的帮助,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

现在天冷了,大姐要走了,到南方去,看到她那么瘦小的身体,花白的头发,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着。可是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坚强坚定,十年啊,十年啊,谁能想到一个八十二岁高龄的老人,身又带残疾,走遍了祖国的多少地方,撒下了多少救人的种子,如果没有伟大的师尊护佑是决不可能的,没有一个对师、对法坚定的信念是绝对走不过来的,但是她确实走过来了,而是那么平静,那么祥和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是这样凭着这个坚定的信念走着,十年中她遇到多少魔难,闯过了多少险阻,谁也不知道,因为她根本不去讲,她总是说她做的太差了,跟那些精進的同修没法比,按大法的标准差的更远,我们只是从她片言只语中得知一点点,她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给人展现什么丰功伟绩。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人,就是一个平凡的大法弟子,可是她确实是一个伟大佛法造就的大法徒,她让邪恶胆寒,让魔鬼害怕,让同修尊敬,让众生爱戴,是真正的闪闪发光的大法的一颗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