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和爱“赞扬”别人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外地来了几位同修和我们進行技术交流。其中有一位同修老爱“赞扬”我们:“挺不错的、挺了不起的,修得真好,……”。我知道同修没有恶意,这也是她的心里话,但是我们善意的几次提出:这样说对同修一点都不好,希望她不要太常人化的把表扬话挂在嘴上,我们不要分彼此。但感觉同修好象都形成习惯了似的,老说。

在这情况下,我找我自己:为什么同修老要表扬我们,是我隐藏着有希望别人表扬我、认同我的执著心吗?我仔细向内找:以前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执著,但后来因此摔过大跟头,摔得很痛,现在还记忆犹新。我对这些赞扬话、表扬话很警惕,我不认为我这点常人中的小小技能有什么了不起,其实哪是我的啊,是师父根据我的愿望和证实法的需要给我安排的,不做好还不行呢,都是为自己做的,更没多做。我们不应有那颗心啊。

为什么老要把夸赞别人的话挂在嘴上?我觉得这是法理不清晰的一种表现。今天我就在这里和爱“赞扬”别人的同修真诚的交流一下。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因为我们在这方面有过深痛教训,我看到当初被经常夸赞的同修甚至地区后来都无一例外的遇到了很大的魔难,有的地区至今还没恢复当初的状态,形势还很严峻,虽然魔难的出现有多方面原因,但修炼人老用人心夸赞、崇拜别人或地方,就是被邪恶钻空子很大的漏,所以经历了这样的教训,因此遇到赞扬心里就逐渐警觉起来,渐渐的能认识到这真是一种考验了。但在实践中我看到了很多同修就和我们当初一样,并没认识到被赞扬后人心起来的严重性,有的同修开始时还比较清醒,但时间一长,被夸得多了,真的就越来越不理智,这么多年我看到周围的同修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是很难把握好自己的。

那么回过头来说,总爱夸赞别人的同修,我们有意无意的这种言行是不是在“考验”别的同修呢?是不是在本来就很难的修炼路上给同修增加障碍和困难呢?说严重点我们这样做是在做好事还是在做坏事呢?

其实有什么值得老夸奖的呢?同修不管正念强也好,有什么特殊技能也好,证实法的工作做得多出色也好,那都是他(她)份内的,安排好了的,该那样去修的,而且绝对没有多做,这是同修自己的路。修的好是他(她)应该成就的威德。

然而,在无边的大法面前,在大法无限的威德面前,这些算什么呢?一个小小的修炼人,为自己做了那么一点点该做的事,根本就微不足道。如果没有师父为我们的巨大承受,看到我们还有那么一点点善念而对我们的珍惜和对所有众生的洪大慈悲,旧宇宙的所有生命早就销毁得无影无踪了。更哪有大法修炼者在新宇宙的无上荣耀呢。

真的不要觉得自己如何如何,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同修因为我们做了点什么,对我们本人谢了又谢。我说:我们不需要你感谢,你为什么想不到谢师父呢?

我很敬佩一位同修对师父、大法的认识。当她周围的同修做的好时,她不会觉得这个同修怎样,那个同修如何,她会发自内心的说:师父太伟大了,大法太伟大了,把这些人变得这么好!——这位同修也有很多需要去的人心和执著,但在这个问题上她是智慧的,是清醒的,她摆正了师父、大法和众生的关系。我们也因她的正确认识而受益。以前当我做了什么证实法的时候,我沾沾自喜,我潜意识的希望得到她的赞许,但听她这么说时,我清醒了,我为我的有求,自大而羞愧。

在风雨中走过了这么多年,很多同修在别人的夸赞声中多少次变得不清醒、不理智,自我膨胀,听不進意见……造成了多少难以挽回的损失。被夸的同修应该警觉,严格的找自己,爱夸别人的同修也应警醒:自己是不是有人心被邪恶钻空子,被利用来反复“考验”同修,给同修加了不好的物质,是到了该修一修口的时候了。

同修在困难和挫折面前,在魔难的消沉中需要我们用慈悲和宽容去关心和鼓励,那时候一句理解和充满正念的话就可能解体了邪恶帮助了同修,而同修在顺利和做得好时恰恰需要我们善意的提醒:千万不要忘了师父和大法,千万不要自大,千万要清醒和理智呀。我们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真的应该用法来衡量衡量,而不应再被观念、人心和当常人时养成的习惯所左右了。

这不掺人心的站在更高的层次理智的对待同修,时时用正念帮助同修,那才是真正的珍惜同修,爱护同修,其实能在一起配合和能见面的同修都是有很大的缘份,也许这些伟大的主和王当初在不同层次结缘下走时曾一再相互叮嘱:在我被世间的名、利、情所困扰的时候,请一定要站在法上提醒我,让我清醒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