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平淡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我是来自湖北农村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有缘得法,从信到正信,一路走来从没动摇过,大法已在我心中扎了根。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就以纯净的心态证实法,却遭到邪党的疯狂打压,被非法判刑、劳教以及多个洗脑班等处的残酷迫害,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威力中,我没有被迫害倒,坚定的走过来了,这几年在平稳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救度着众生。

一、正念正行 闯过家庭关 救度身边众生

五年连续被非法关押迫害后,回到家中,家庭关难很大。好长一段时间,丈夫只要一進屋就骂,闹着要离婚,强迫我放弃修炼,还说家里事做的再好也无用。开始我还能理他、劝他、讲道理,尽量做好家务,主动找事做,身体迫害得还浮肿着坚持做家务,自己从不添新衣、吃好的,守住心性。

一天姐姐同修送来大法书,炼功带。丈夫知道后越来越凶还想毁大法书、录音机,不让任何同修進屋,甚至动手打我,趁我上班不在家把别的女人带回家吃喝玩乐。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难,我心里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反复在思想中念着“真、善、忍”,但心里还是平静不下来,走了出去,一路又背师父的经文《何为忍》反复背,心稍微平静了一些。还是没忍住,把这事跟婆婆讲,没想到婆婆却说:正当的,家里有你这样的人,没脸见人,出门抬不起头来……。我没有动气,说:修大法做好人没错,是中共迫害我和这个家。公公在一旁更是气势汹汹,跳起脚来,指手画脚破口大骂。不管是过年还是平时总是当着亲朋好友或儿女子孙的面骂我。一家人讲真相劝善都不听。

公公曾任邪党的经理,与他讲真相,他却说不怕善恶有报,跟邪党走到底。新年的时候丈夫只接公婆这边的客人吃喝玩乐,而我娘家的人一个都不接。我母亲来住两天他却拿脸色给我母亲看,气她走;有时甚至为一毛钱的开水费跟我闹骂不停,连过年三十夜不回家,有时当着女儿的面骂脏话。我有时没守住心性与他争辩而变得更糟。

在剜心透骨的心性关中,我没有忘记师尊的教诲。他们来世上都是与大法结缘的众生,他们也是被谎言蒙蔽毒害了的众生,他们曾经都是师父的亲人,也是大法要救度的众生。每天学法,使我更清楚自己来世间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法理明白了,学会了修自己,不动气,不记家人的过错,同样做好家中事、上班。以前不叫公婆、哥嫂,自修炼后、过关中我都很自然叫爸爸、妈妈,还主动上婆家做事,关心他们俩老。

大法弟子在修善过程中虽有苦难,但师父慈悲,使身边的众生得救了。现在我家的环境变好了,家里现在做资料、学员来学法都可行,丈夫言行也归正了,脸上也有笑容了,也三退了。平时他也用真相钱,开车出行也带着护身符,家里充满欢声笑语。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公公第二次中风,很严重,好药吃尽,几种先進医疗器械都用上也无效果,成天不能入睡,坐起来都困难,痛不欲生。婆婆总是偷偷哭,说要见亲人一面。儿女们商量好给公公提前做七十岁。丈夫叫我去帮忙,我笑着说:只给平安符。他笑了。

去之前,我站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我今天救度这群众生。尔后包了五百元钱和两个平安符,还带上真相光碟等,进门后送给婆婆红包,她不收,小姑子忙说:平安符要着,这个东西好。丈夫也插话:这是净云(化名)一片心,您收着吧。又对我说:你把大法传给爸爸吧。大家都笑了。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

我走到公公身边笑着叫爸爸:我想让您老身体健康起来,您每天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阴沉着脸说:我都快死了还念什么呀。我说:不会的,只要您心诚,大法师父会慈悲您的,你看我以前一身病,还有哮喘快死了,现在修大法都好了,你们看到了。他笑了说:真的。是真的,我肯定的答道。他很快笑着答道:好。

三天的时间我和丈夫陪他看《我们告诉未来》真相光碟,他连声说:这个好看,我喜欢看。接着又看师父的讲法。丈夫问他有没有道理。他忙说:有道理,我也想学。我们都笑了。

走之前家里亲戚说光碟好,又要了一些。五月一日这天我与丈夫回去了一趟,见到亲戚朋友都说公公精神好多了,公公婆婆都笑了。还看到公爹没事边走边念出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公公不仅能睡、能坐,还能上街买菜。大法书都在看。

如果是一个常人遇到这样的矛盾,肯定会离婚或离家出走。然而大法的威力不仅使我在这样的关难中锤炼成熟,而且善解历史的恩怨,闯过家庭关,同时救度了身边的众生。

二、配合同修运作资料点 讲真相救度更多众生

在过心性关的同时,我和同修还担负起资料点的运作(当时我地资料点被破坏了)。开始我什么也不会,记忆差,我就耐心学,不灰心,常常求师父加持我智慧,与我一起配合的技术同修一直默默的做,无抱怨也不说别人的好坏,肯钻研技术。资料点由于人手不够,又增加一名女同修主做,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们三名同修配合比较好,做的资料种类越来越多,当然少不了其他同修的帮助,如上网网址纸条、《九评共产党》书、真相光碟、小册子、真相传单、不干胶、真相币、平安符、大法书等我们资料点都能做,只要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要做就做好,走正路。

当然在这个过程和环境中少不了心性上的摩擦,只要在法上认识到了一切也就善解了。

在发放资料上,一开始,有些同修不愿发放《九评》书、真相光碟,说厚,多,常人不愿看。我在学法中悟到发《九评》的重要性,发《九评》的目地是揭露和制止邪党的迫害,不是为了打倒邪党为目地的。迫害不结束大法弟子就发《九评》,到最后邪党解体,迫害停止为止。我与同修一起切磋了这方面的认识。

我主动拿《九评》去散发,到人群较集中的地方如停车场往面的、小车上发,有时面对面发给世人手上,送你一本世界奇书。多数世人都接收并说谢谢。

我还有个出门带资料的好习惯。师父肯定真相币能救人后,我开始用手写真相币,大小面额都用,后来用打印真相币,开始有些同修不太敢用,现在好了,人人都用,做生意的同修用得很快。有时生意人说我们的真相币好,整齐,很愿意换一些一元的真相币用。在面对面讲真相时经常遇上世人说看过真相币,看过书和光碟或墙上的不干胶等一讲三退他们马上就退了,很容易劝三退。

我感到时间很紧张,为了有更多时间做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我辞掉了常人公司的工作,就到一同修工地上打工,虽然体力活很累,但遇下雨天或有事可以随时请假不用去,把主要精力放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家庭也顺了,女儿大学毕业后就找到一份如意的工作,家里生活简单丈夫也没有抱怨。

在工地上和一个同修配合讲真相,她会讲我就一旁发正念配合她,效果好。工地上有外地人也有本地人,有机会我们就讲或发资料给他们并嘱咐他们看后传给亲朋好友看,劝三退后送一张美丽的平安卡祝福他们,多数人都非常感激我们。说《九评》好看、真实,特别是光碟影视直观效果很好,有的世人看了就三退了,见到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世人我们还没来得及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主动找我们要书、资料看,有的还请《转法轮》书看。

现在我的环境更宽松了,工地老板同修让我看一下场,有事帮一下忙就行了。我从内心感谢师尊的呵护,用更多的时间默默做正事,还有那么多昔日同修没走回来,我有和同修们一起用心去帮的愿望。

我很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集体学法环境,真的体会太好了,心能静下来,发正念时感觉能量场特别大。一个人在家学法太困时容易犯迷糊,在集体中很少倒掌,以前个人修炼时天天参加集体学法、晨炼、洪法,自己表面身体改变很大,全身病好了,家庭也好了。

有时给世人讲真相,有时智慧来了连续的讲,别人问我有多高的学历,其实我没什么学历,其实我的智慧来自法。在修炼前,我体弱多病,不爱说话,怕见陌生人心里发慌,家里人直呼我哑巴。师父慈悲,总是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听真相劝三退。

一次,我去看七、八十岁的老母,坐三轮车去没打算给车主讲真相,只发《九评》书,下车付钱准备上楼,他却开口说:我看你很善。我问:你怎么知道?他说:我就能看出你很善。我忽然明白他是来听真相的,要救他。于是我就跟他讲真相,最后跟他讲三退保平安,他很乐意退了,临别时他接过《九评》书和平安卡笑着道谢走了。回家后,越想越惭愧,众生期盼听真相,自己的观念、怕心差一点让众生千万年的等待错失,失去被救度的机缘。

我丈夫是公交司机,我曾当过售票员,也认识一些司机和售票员,我就利用乘车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用法严格要求自己,每遇到熟司机和售票员时他们都不要我买票,我就主动要买票,并借机会讲真相劝三退。

前不久,我一上车就遇到熟司机跟售票员,他们说这是陈哥的嫂子,不用买票。我说:谢谢,票我是要买的。接着就讲真相,旁边一男子说:哼,还敢学法轮功。对面的人也看着我,我不为他们所动,继续讲真相,讲法轮功真相与在世界洪传,讲中共独裁暴政,讲自己修炼如何受益以及中共无辜迫害我的事实,以及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及三退大潮。车上人都静静的听,那男子说:我在房地产工作,家门前经常收到真相,也看了,我还是党团队员呢,我想退。我说:好啊。他姓邓,我帮他起个名叫“邓顺”,从此以后都事事顺顺的。他说好,很感激收下一张平安卡。我告诉他让家人也三退,记住法轮大法好,劫难来了可以保佑他们平安。他点头。

一路讲了近一个小时的真相,他们点头认可,司机也收下了平安符,我下车后从旁边传来:给我一个平安符吧。回头一看是一位大学生,我说:好啊,你还在读书吧,入过团队吧?他点头。帮他起化名退了。他拿了一个平安符、两本真相小册子,笑着走了。

三、在黑窝里的一次正念除恶闯关

一次我被六一零绑架到当地很邪恶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期间,无论恶人怎么叫嚣,我用师父教给我的善去讲真相,正念对待他们,其余时间就背法,发正念。一天洗脑班来了一个男的所谓佛教居士和几十名各洗脑班的邪悟者,围攻我一上午无结果。

午饭时,两同修见面了,互相微笑点头加持正念。下午,那个所谓男居士一進屋拿两凳子坐我对面妄想“转化”我。我很快拿来一方凳坐下,双盘,立掌,开始发正念除恶。邪悟者在一旁叫嚣:胆大,这是什么地方,还敢对着坐着。我不为所动,正念对待,没怕。我很快静下来了,能量很强大,身体轻松得象一个高大无比、顶天独尊的神一样,正念除恶。邪恶在我耳边大喊大叫我竟没感觉,很清醒自己在清除邪恶生命与因素,身体一动不动。

一会儿那个所谓男居士说:算了,半个小时了,我斗不过她。我也放下双盘腿,一点也不疼不麻,轻松自如,笑着说:法轮功才是真正度人的佛法,是宇宙大法。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终害人害己。又对邪悟者说:你们曾经修过大法,师父教修炼人按“真善忍”处处做好人,你们在邪恶的迫害中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到处又迫害昔日的同修,希望你们不要干这种事啊。我说完,他们全都不说话,直接走出了洗脑班的大门。第二天我就回家了,临走时同修趁机进来,我感动的抱着她直转。没有同修的正念加持,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大法法理的指导,单凭瘦弱的我哪能经得起邪恶的各种迫害手段的摧残,更谈不上回到正法目前这种宽松的环境中来。

今天写出来,一是圆容整体,二是从中找出自己很多人心来,三是希望同修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环境,从人中走出来,名利情就成为泡影。失去了这正法最后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悔恨的是自己,失去的是众生对你的期盼。走出来吧,师父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让我们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更加成熟,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份欣慰。今后我要更加努力,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
如有不正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