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修大法 其乐融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我与丈夫分别于一九九六年和二零零五年得法,唯一的女儿也于一九九六年开始随我一起修炼。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苦也有甜,有心性提高过程中的烦恼,也有共同提高,整体升华后的快乐。今天,我要把我们全家人在大法中的修炼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一九九六年正月,我在政府部门工作,深受无神论的毒害,不相信修炼的事,在父母姐妹纷纷走入修炼以后,我却还要等等看。不久,三岁的女儿得了病毒性脑炎,久治不愈,在家人的劝说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捧起了《转法轮》。没想到,孩子的病瞬间就好了。从此我带着孩子走入修炼,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和归宿,整个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我没想到世间还有这么好的东西,我常常情不自禁的说:“真善忍真好!”我的心渐渐从纷乱、困惑变得平静和坦然,回头再看看原来觉的复杂、多变和不可捉摸的人世间,是那样的简单和清晰。不知不觉间我身上的所有大小病全都不治自愈,我真正感受到了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女儿也由原来动不动就感冒而变的健康、快乐,在跟着我一起修炼的这些年中,从未请过病假。

丈夫由于一九九二年得过病毒性肝炎,无法正常上班,只好请了三年的假,但自我修炼以后,他的病情也一天天好起来,他对大法的认识也由一开始的不理解,慢慢的,当有人在他面前诉说有病的苦恼时,他告诉人家也去学学法轮功吧,因为他亲身见证了我的一家人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二零零五年,他也走入修炼。刚得法的那个双休日他两天听了两遍师父在济南讲法,从此他天天看《转法轮》,那种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溢于言表,真善忍的法理象明灯一样照亮了他的人生路,他的心好象一下子从长久的困惑和沉重的负担中解脱出来,他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由于多年来紧张的学习和工作压力造成的失眠症也从此与他无缘了。

我们一家人从此摆脱了病痛的苦恼,现在俩人医疗卡上都攒下了好几千块钱。这么珍贵的功法,让更多的人受益不是更好吗?于是我们夫妻俩开始了共同讲真相,救众生。不久,丈夫的妹妹也走入修炼,全家人做了三退,公婆身上带着护身符,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年已经八十四岁了,身体健康精神爽。我们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还有一个切身体会就是,凡是明真相,做三退的,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都得福报。

二、同化真善忍,做真修者

时常会有人问我:“你们单位工资高,灰色收入也很多啊?”也难怪有人这么说,因为在中国大陆,象我们这种政策性收费的单位,老百姓要想办成点事,不请客,不送礼,是很难办成的,在修炼之前的我随波逐流,修炼后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从修炼法轮功后,我严格要求自己,我拒绝客户送来的礼品,实在当时不好推辞,我会过后送还,或以自己的东西回赠,并告诉他,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做好服务是我的责任。有时候,给单位买东西,开发票的时候,卖主都会问:“开多少钱的?”我总是回答:“花了多少开多少。”丈夫修炼以后,把单位小金库的收入全部交给了单位财务,以至于财务人员都不知道这笔钱怎么记账,(因为他当时主持一个部门的工作)他拒绝了所有客户送来的钱物。在单位里,我们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不计得失,无怨无恨,不为名誉所动,不为金钱所扰。

我在一九九九年之前是这样做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大法弟子受到残酷的迫害之后我还是这样做的。我们无怨无悔,也只有这个骄横跋扈惯了的中共邪党,才能做出这种不管你做的再好,只要它认为自己的政权受到威胁,都要不遗余力的镇压善良人。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三、讲真相,救众生

因为我们的工作都很轻松,收入也不低,但是我理解,无论条件如何,对于修炼来讲,要达到的最终目地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在上班之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在做好三件事上,我们的生活也很简单。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准时参加集体炼功,很少落下,晚上一般是出去发资料,我俩把我们居住周围的小区分成片,一人一片。休息日就出去面对面讲,我们决心突破不会讲,不敢讲的执着。最近,我们买了一块讲真相的手机,配合整体,专门针对某一地区打电话,效果很好,有时候一人打,另一人发正念,或者是发资料,或者是贴不干胶。

我们有个邻居家有个智力障碍的孩子,我经常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开始只会说“大法好”,她姥姥说孩子在家里也说,走在路上也说,有时对着我的门口喊:“法轮大法好!”现在这个孩子智力恢复的很快。

今年夏天,我有一次与一同修出去讲真相,遇见我一位同事的母亲,经我介绍,同修认识了这位母亲,一阵寒暄之后,同修接着给这位母亲讲了真相,并当即三退。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以前给这位同事讲真相的时候,她只是笑,并不说什么,当时我能感受到那种轻慢,心里不好受,就再也没有给她讲过,现在我想想,其实是自己没有向内找,她那种轻慢,是我有这方面的执着,“相由心生”,第二天,我就给这位同事讲,没想到,我讲的她都非常认可,一点障碍没有的三退了。

我常常庆幸,今生有缘修大法,我更庆幸,我们一家人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虽然,我们所做的,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但是,我们从大法中所得到的却太多太多,我们无法表达对恩师的无限感激,唯有精進,更精進。今后,我们要多救人,救更多的人,以兑现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