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我们家四代人都受到邪党的迫害,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被打成右派。我和姐姐姊妹俩就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性格内向,自卑的我,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又碰上了一个好赌的丈夫:赌输了就回家砸东西,乱骂人,你还不能吱声,一吱声就要拳脚相加。抚养孩子的事,家务事都落在我的身上。精神上的折磨,生活上的重负,我才三十七、八岁就浑身是病:心力衰弱、血压偏低、胃溃疡、胃下垂、尾椎骨质增生,起床、行走都困难。一九九五年我提前退休,一百多块钱的退休工资,还要抚养三个年幼的儿子。为了治病,我练了不少假气功,越练身体越糟糕。日子过的只有一个字——“苦”啊!

一、得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天,住在我家旁边的一个邻居,也是我的同学,她对我说:“你来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你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可以少炼,非常自由。”我的母亲是信佛的,初一、十五都要到庙里吃斋、做佛事,叫我去我不去。心想要是有一个能在常人中信佛的法门就好了,冥冥中在等待着什么。听她这么一说,就一口答应了:我要炼!很快把五套功法的动作学会了,还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

当时我们这已有了一个炼功点,就在灯光球场。每天清晨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炼功,他们中有七、八岁的孩子,也有六十几岁的老太太。当我一進到那个环境就被感染了:同修之间说话和气,与人为善,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非常祥和。原来这个灯光球场脏的不得了,象个垃圾场,现在不一样了。每天都有同修争着来打扫,连个纸屑都找不到。那个环境真是熔炼人,大家都是高境界的行为,他让我感到炼法轮功真好,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真好。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去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转法轮》中的《论语》会背了,烦恼的事也少多了,心里亮堂多了,浑身的病也渐渐没了。那些日子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快乐的象一只小鸟,只想唱歌。

大儿子看到我的变化,也来参加炼功。他初中时就患上了癫痫病,发作时口吐白沫,牙关紧咬,浑身抽搐,非常痛苦,几次都要轻生。炼了法轮功三个月,癫痫病就奇迹般的好了。现在他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孩子聪明可爱。一次,孩子夜间发烧,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早上烧就退了。还有一次,孩子咳嗽呕吐,又叫他念法轮大法好,没过几天不治自好。全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二儿子肠胃不好,有直肠炎,经常拉肚子,他没有炼功,但支持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久,不修炼的儿子的直肠炎也好了。我才走進大法几个月,大法就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这么多美好,我不知道怎么感谢师父的洪恩浩荡。

二、回归

我才得法不到三个月,中共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我们单位的高音喇叭成天播着污蔑大法的谎言。我没有害怕,有一天我们当地的警察到我家里,当时我没在家,家里只有二儿子在,警察见我不在就走了,我回家后二儿子告诉我说今天警察来家里了,我就对儿子说:“你告诉警察,我没有时间,叫他们不要来找我。”从那以后,警察再也没有来家里。我把大法书和大法资料收起来,一个纸片也没有交出去。

离开了集体炼功和学法的环境,我就自己在自家承包的果园里放着录音带炼炼功,法也不学了。到了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录音机放在果园里被人偷了。从那之后,我连功都不炼了,完全过起了常人的生活。渐渐的,原来炼功后全好了的病又都回到我身上了。即使这样,我都想不起来炼功学法,还到处去寻医问药,找常人治病。一拖就到了二零零五年。

但是慈悲的师父不想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将最初带我進入大法修炼的同修又送到了我身边,她对我说:“你还是把大法书找出来,有时间看一看,功还是要炼!”然而此时我已迷失的太深,连原先会背的《论语》也想不起来了,五套功法的动作也不会了。我又到这位同修家去学,很快,师父就把我的记忆打开了,重新学会了五套功法,《论语》又会背了。但是此时已没有炼功音乐,我只是自己在心里数着数炼,偶尔同修给我一份师父的新经文看一看。

从新走回大法后,我先后经历了三次有惊无险的事,都是师父保护了我。一次,我儿子用摩托带着我到县城医院去看一位病人,刚要转到医院的时候,一辆乳白色的面包车撞上了我们的摩托车,车灯被撞坏了。而我们母子俩却坐在摩托上安然无恙,明明是面包车的责任,但驾驶员下车却不依不饶,还找来交警,交警发现是因为面包车车速过快才造成的。按道理,驾驶员应该赔偿我们,但是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与人为善,你走吧!”

还有一次,一天下午,我推着自行车到集市买菜,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突然从坡上冲来一辆摩托车,车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下子把我的自行车撞翻在地,自行车上挂的东西都砸烂了,我却好好的站在自行车旁边。那俩人问我撞坏了没有,并向我表示歉意,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出现危险,他俩笑着就走了。

另一次,一天下午五点多钟,我骑着自行车正在爬坡,我骑的很慢,忽然从路口又冲出一辆摩托车,撞到我自行车的龙头上,把自行车给撞歪了,当时我正在唱着歌曲《得度》,骑摩托的连人带车都摔倒在地,可我却好好的跨在自行车上。骑摩托车的人见状用惊讶的眼光看了我两三分钟。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

二零零六年,我到省城二儿子家住,一天我找到亲戚家问他是否认识修炼大法的人,他说认识并把我带到了那位同修家。

我多少年没能见到一个同修,比见到亲人都激动,这位同修热情的接待了我,我在他那里第一次见到了mp3,他帮我录了师父的讲法和炼功音乐。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到这位同修家去听他交流。有一次这位同修告诉我说要在一地开法会,叫我也去。那天,我如约到了车站,见到三三俩俩和蔼可亲的人过来,我想一定是同修。当得知我是某某县上来的同修,他们都非常亲热,还给我引见了一位和我同乡的同修,从此我就到那位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真正回归到大法中来了。

三、精進

参加了集体学法,如鱼得水,我知道自己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我要抓紧弥补。

我的父亲第十二次病危通知下来后,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告诉他,当时他只能在心里头默默的念了,没想到,奇迹出现了,父亲转危为安,从医院走出来了。后来他也学了法,炼了功。一次,当地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体检时,医生说他是八十岁的身体,三十岁的内脏,不可思议。父亲身上的奇迹在当地证实了大法,使许多世人知道了大法好。

我的表弟五十多岁,我把大法告诉他,他也看了《转法轮》,一次为了儿子的纠纷,他被人用钢管把头打裂,鲜血淌了一地,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连忙打120,一个多小时救护车才到,拉到县医院不敢收,又送到州医院,当时医生说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上手术台都下不来,要么就是手术做了成植物人。家人还是要求做手术,没想到,手术后的第二天,表弟就坐起来了,十五天就出院了,在医院所有知道的人都震惊了。三个月以后表弟就外出打工了,没留下任何后遗症,事后表弟告诉我,当时他被打昏在地时,心里什么都知道,就是说不出话来,也不感觉到疼,他就在心里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到上手术台,手术过程中,他听到所有医生说的话以及刀剪的声音,却没有一点疼痛感,他明白是法轮功师父在保护他。

我的侄女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得法前有两件神奇的事,引导她最终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一次,刚刚下过大雨,侄女到田里做活计,路过田埂的时候,有一个被人砍断的树桩露在地面,侄女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右手正好扎在树桩上,肉当时就翻起来了,鲜血直流,疼的脸色发青,家里人叫她去缝针,她不去,只贴了一个创可贴。我告诉她:“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没吱声,心里已经在默默的念了。第二天,伤口就自然愈合了,能洗衣服,还到田里打农药,还不发炎。还有一次,侄女一大早骑着电动车送孩子上学,就在公路前面有一辆轿车曲线行驶,孩子说:“妈妈,你骑慢点,前面那辆车会撞着你。”侄女心想孩子要着急上学,不能慢,于是心里恳求法轮功师父说:“法轮功师父,您是来救人的,救救前面那个驾驶员吧!”就这么一想,那辆车就乖乖的停在了路边。等侄女送完孩子回来的路上又经过这辆车,看到驾驶员趴在方向盘上呼呼大睡。

这两件事让侄女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走進了大法。通过修炼,她不仅自己受益,还让自己的父母也修炼了大法,她住的大院里有八户人家,她每家每户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开创了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主动帮她讲真相。她也给她多年邪党党龄的姑姑、姑爹做了三退。现在侄女做三件事非常精進,有时间就出去讲真相救人。我常和侄女在一起切磋,并一起配合讲真相,效果很不错,一有真相资料,我都先给她送去。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和当地一个同修到她的亲戚家洪法,一路上我们讲真相、劝三退,送护身符,发《九评》。到亲戚家后,刚吃完晚饭,旁边派出所的警察就来了,把我和这位同修绑架到派出所,当时警察追问我资料的来源,我全都包揽在自己身上,不牵涉任何同修,当天晚上就把我们送到看守所分别关押。我正念很足,到了看守所,不配合邪恶,给里面的人讲真相,她们都是第一次听到法轮功,我给她们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大法洪传,背《论语》、《洪吟》给她们听,将师父的《做人》抄给她们,同监室的犯人都在背这首诗。环境正过来了,我就在里面打坐,帮助她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有一天我出去倒垃圾,被看守所的所长看到了,他就对我监室的人说我年纪这么大了,别让我干了。从那以后,监室的人就不叫我干活了。大法弟子在哪都会改变那的环境,会给那一方众生带来福气,我们到那不久,看守所的生活都改善了,原来一年中除了白菜就是萝卜,我们進去后,每天换花样,中午的菜和晚上的菜都不一样。看守所里的人都知道,这是法轮功给她们带来的。

之后秘密开庭将我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我在看守所呆了五个月,二零零八年八月儿子将我接回了家。我又溶入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到一些常联络的同修那去了解,担心资料点受影响,结果同修告诉我,什么影响都没有,资料点运转的十分平稳,只是听到我被抓的消息,大家都哭了。

从看守所回家后不久,我去挂失我的工资卡,卡补下来后我去银行取钱,营业员错把别人卡上的一万五千元钱取给了我,我走出银行一两百米看到存折上不是我的名字,我转头就去找营业员,说明了情况,退还了这笔钱。我在一张纸上写上“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不是我的东西我绝不能要,所以退还给你们。一万五千元钱是我几年的工资,我每月只有几百块钱,我要不修炼法轮功,我今天不会这么做的,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场的人都很感动,又从新给我补办了一张新卡。

我现在退休工资已经涨到每月一千多元钱,儿子有时给我点钱,我就把这钱送到州县上的资料点,农村同修经济上都很拮据,尤其是每年年中六、七月间,基本没什么钱,我就和同修说,只要缺钱就跟我联系,我在两三天之内给你们送去,大法的事不能停,我想办法都要给你们找到钱。省城和某某县之间交通不是很方便,资料点需要的耗材、同修需要的mp3等我都是批量给同修送下去,还负责设备坏了又拿上来维修,修好后又送下去。一年就是这么来回的在某某县和省城之间跑,一个月最少要下去四、五趟,多时就没数了,只要有事就去。同时还负责给下面的同修送真相资料,到了州县上还要派发到各个点。

我最近看了明慧网大陆第七届法会交流文章,感受很深,也想把自己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所有同修交流,旨在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在最后的时刻,走好每一步,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