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笔写文章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我是96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回想这十几年来走过的风风雨雨,百感交集,感慨万千。每走一步,都是无量慈悲的师尊悉心呵护,才使我走到了今天。感谢师父慈悲苦度的浩荡佛恩,感谢同修鼓励,帮助我投稿交流心得。

一、从魔难中走出来证实法

我出生在大陆南方的一个小山村,在我刚懂事的时候,师父的大名“李洪志”三个字时常在我耳畔回响,如雷贯耳,我得法后看到《转法轮》书上师父的大名时,才知道他就是我多少年来梦寐以求要找的我最敬爱的师尊。

我上学时文笔就比较好。19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后,我的眼前常有一支笔尖朝上的中号毛笔在显现,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是来助师正法、证实大法的,我要走用笔来写文章证实法的路。一天,我在和同修切磋交流,克服了怕这怕那的各种怕心和执著外在形势变化的依赖心后,赶写了一篇历述大法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健身奇效的大量事实,证实大法利国利民、有益社会,奉劝当权者弃恶从善,叫世人明辨善恶,不要助纣为虐的劝善信,请人打印了几份,先给几份同修做样品翻印在当地广传真相,破除邪恶谎言对世人的毒害。然后自己随身带了两份,只身一人去北京上访证实法。

到北京后,在路上听说天安门戒严,一些学员还来到信访局就被抓了。我想我到北京是证实法来了,不是来被抓的。于是就在当地邮局将带去的两封劝善信,一封用平信寄给了信访局,另一封用特快专递直送中南海国务院,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从北京回后不久,一天有个市公安局的中层干部对我说:“你写信给朱镕基的信件我们局领导都看了,市委、市政府领导也都看了,都说写得非常好,这回不捉你了。”我这才知道我写的那封劝善信在师父的呵护下真的打進了中南海。

在这以后几年的血风腥雨中,我因不放弃修炼,多次遭非法拘留和劳教,在摔摔打打中,出来后和同修大量发放真相资料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我也没忘了用笔写文章证实法。除了断断续续(有事就写)写些证实法的见证文章和揭露邪恶的文章上明慧网发表外,为了解决有时资料紧缺,还写了《劝善歌》和《法轮大法好》等短小精干、脍炙人口的真相诗歌交同修印刷或抄写在当地广泛张贴。其中有的在明慧网发表。

二、写好证实法的文章,救度众生

从2006年上半年起,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地在大法受益的真实故事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世人对真相资料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这时我便萌生了大量采写证实法文章的项目,从多方面系统证实法。为使证实法的见证文章真实、生动、丰富,需要做大量的收集材料工作。我的想法得到了同修们的支持,有的热情帮我上网,有的主动和我结伴同行,沿途发正念帮我清除干扰阻碍采写证实法真相资料的邪恶烂鬼。各乡镇同修热情为我提供新闻线索,不辞劳苦带我采访当事人或知情人。

收集采写材料工作是个艰苦的工作,有时为了采访方便,要徒步穿越几个乡镇,有时为了一个素材要翻山越岭走几十里路,饿了吃口干粮,渴了喝口山泉水,还要冒风险。因我在写作方面,曾在当地小有名气,一直是当地邪恶六一零重点关注的对象,因此每到一地还要注意安全。有几次险象横生,幸亏师父呵护,才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其中有次在一偏远地区采写并在明慧网、《明慧周报》等发表了一个大奇迹后,第二次再去采写另一大奇迹,返回在车站被开车的恶人认出关在车上,然后他跳下驾驶室,锁上车门跑去叫人绑架,我求师父帮助化解,终于使车上的女售票员打开了气门把我放了出来。不管吃苦也好,担惊受怕也好,我都把它看成去安逸心和怕心的好机会。

从2006年到2009年,我基本上踏遍了我们本地的山山水水,遍访各乡镇同修和诚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及三退后得福报的世人,采写了二百篇左右真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其中有100多篇已写成稿件发往明慧网发表,有许多大神奇和体现大法美好的动人故事被明慧周刊和各类真相小册子转载。

在写证实法的文章时,我还把写好每一篇文章,看作是修自己,去干事心、安逸、显示心、欢喜心等执著心的过程,尽量让自己多一些操劳,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多救度一些众生。2010年6月上旬,我地有一世人当着大法弟子的面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神奇,我先后几次去找当事人了解清楚。

前些年,我地有一位参加师父传法班的老学员,我在和他一起学法交流,让他回忆跟随师尊的日子,发往明慧后,很快被采用。后来我把这篇文章和经明慧发表的证实法的文章,请同修配上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编成小册子经明慧发表后在当地发行,许多人看了泪流满面,一些情绪低落的同修看了后从消沉状态中走了出来。

此外我还每天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劝退,很少缺天,救度了很多众生。我也有很多不足,如疑心、爱说人等,今后我一定归正,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