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讲真相 认认真真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回顾十多年来的修炼过程,虽然是磕磕绊绊的,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断的从人中走出来,渐渐的走向成熟。

一、时刻把救度众生摆正第一位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后,我就走出来证实法,也曾非法被抓、被关、被邪恶骚扰过。特别是《九评》问世后,我就和同修开始结伴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首先是对家人、亲朋好友讲,很快就把本地亲朋好友讲完了。

这时丈夫多次建议我与他外出旅游,我不同意,我心想要做的事非常多,哪有时间出去玩?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一天丈夫又向我提出旅游的事,我突然悟到是不是师父点化我去老家讲真相?我便和丈夫到他与我的老家。此次不白走一趟,二十天时间劝退(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几十人。当时我的心情就是要把大法的福音传给有缘人。

因为我父母离开老家已经六十多年了,因经济和各种原因亲戚间一直没有联系,我也不认识老家的人,但救人心切,我想必须去。就这样我们挨家挨户的拜访,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一次亲属们聚了二十至三十人,都是年纪大的人,在酒桌上我给他们讲大法是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谁炼谁受益,我炼的一身病都好了。当时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看起来却比我老,他们看到我身体健康,面容年轻红润,都很感慨,都说:你看人家炼的多好!我又讲中共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是站着讲的,讲的脸色通红,越讲越兴奋,他们就静静的听,吃完饭除二人没退,其余的人都退了,并都要了护身符,也有要学大法的、要书的,我就鼓励他们自己学下去。

几年来我与同修都是半天学法半天讲真相,从不间断,通常是一人讲一人发正念,几年来由不会讲、不敢讲,到敢讲愿意讲,经历了一段很艰苦的魔炼过程,就象云游一样,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也同样经历了一个从动心到不动心的过程。在我们做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常遇到有人问我们:你们不怕被抓吗?我们回答:是为了救人。有好几次有人当时就大声说: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天,我带孙女在院里玩,原单位一同事,因脑血栓症状到我院健身器材广场锻炼,我得知他家地址后,第二天便到他家去讲真相。一進门俩口子正在闹别扭,有一个月不说话了。我听完他们述说后,我劝慰他们也讲了做人的道理,他们心结渐渐的打开,高兴了。我开始讲大法真相,他们都能接受,并很支持大法,都退出邪党相关组织,我送给他们讲法录音带听。从此俩人开始互相关心体贴,其乐溶溶。我一到他家,他就说:是不是神派你来的?我说:是大法师父派我来的。

我也不放过有缘得法的人,经我讲真相得法的人有七人。如二零零七年一位同事来我家,看到我身体这么好,非常感叹,因为十多年来我一直给她讲真相,她也三退了,对大法很接受、支持。我就引导她炼功,她说:我修不了,你们炼功不能说假话,我做买卖不能保证不说假话。我给她大法书、《九评》、大法资料看。她真的变化很大,她主动的给娘家、婆家、同学、单位及丈夫的同学、亲朋好友讲大法真相并劝退,几天就给我很多三退名单。我真为她高兴,她同年已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身体得到了净化。她经常洪法、讲真相,经她讲真相就有三人先后走入大法。

为了能跟上正法形势,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我于二零零八年初也开了一朵“小花”,满足几位同修对资料与真相纸币的需求。二零零九年我还学会了打真相语音电话,又多了一种救人的方式。我把不听的、或骂人的号码记下来,以备再打,不放弃一个有缘人。我边打边发正念,保持祥和心态,尽量的多救人,这就是我的心愿。

二、帮助同修闯关,共同精進

我家附近有一位昔日同修,由于这些年不精進,去年出现严重的“病业”干扰,我知道后心想:师父说了不落下一个弟子。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帮助同修归正自己,闯过魔难。于是我去她家,结果她丈夫和三个儿子,把我堵到门外,说没在家,你别找她了,你在家好好炼吧。我不灰心,连续去她家五、六次,都不让進门。后来知道她住院了,我和几位同修便去医院给她发正念。她出院后,我们到她家,她的家人仍然不让我们進。我想不能让邪恶因素这样间隔我们,我就给同修发正念,清理她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几天后我又到她家,保姆给开的门,我见到了同修。当时她的状态很不好,脑出血的症状,我就给她输好的MP3让她听师父的讲法。于是我就几天去一趟,不论他们怎么阻挡,如说“你别来了,你又来了赶紧走、再来我就对你不客气”等。我还是一如既往帮同修,经过半年多时间,同修已能自理了,她丈夫跟我说:对不起,你是修炼人,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还有一位同修怕心特别严重,严重到她不能学法、炼功,甚至自己不能独自在家待。为了帮她在法上归正,走出来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去,我们几位同修到她家学法,带她讲真相,晚上我们轮流陪她住,与她切磋、发正念。开始一个多月时,她精神多了,可是她和我们在一起时就精神,离开我们她就不行了。看到她那愁苦、恳求的样子,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她这种依赖、外求的状态出了事怎么办?这么陪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于是我们几位同修就她的问题切磋了一次,首先在法上归正我们自己。帮助同修没错,怕出问题,为难的心、急躁的心不正是为私为我的心吗?人心泛起,我们急,她也急,出现指责和埋怨同修的现象,结果她的状态更不好了。我们认识到帮助同修的同时也要修好我们自己,看到她的表现也要找自己。法理上清晰了归正了,感到只有不带任何观念和人心,在纯净心态下才能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我们的心归正了,她也能自己独自在家待了,三件事也能按部就班的做了。

三、在做三件事中努力修好自己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这些年来,在做事中暴露出自己很多的人心与执著,尤其是怕心,它羁绊着自己精進的步伐,所以在做事过程中注意修去它,向内找,不断的纯净自己。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怕心很重,怕人家不听、怕举报、怕被抓被迫害。总之是承认了迫害,做事的基点仍然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对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认识不清。

我悟到,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救人的事,邪恶迫害是在害人、毁人。法理清晰了,渐渐的讲真相就能做的坦坦荡荡的了。如一次到同事家讲真相,我还没等讲呢,男的回来了,一看到我马上就去打举报电话,同事阻止他不听,他说:我们家来了一个炼法轮功的,可能对方问“说啥了?”就听他说“没说啥”,同事就把电话按了,我一直发正念。还有一次我们到市场讲真相,有一个男子当时就喊:你们还敢讲,前几天我都举报两个人了。我们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并说,那你不就遭报了吗?我们是为了救你,为你好。

我们学法小组基本是上午学法,下午讲真相。小组同修也时常有心性上的摩擦,常有矛盾产生,别人谁说我好,我心里很高兴,夸我的话总在脑子里转,挥之不去,几天都稳定不下来,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明知道自己不对,为什么心里老往上翻?查找自己是欢喜心、显示心在作怪。同时还有妒嫉心存在,我就发正念清理自己,当它一冒出来就排斥它、抵制它直至灭尽。

在家里,我不断的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为他人着想,任劳任怨,名利、亲情看淡了,过去有时做了很多饭菜,家里人都不回来吃,我就气的够呛,怨这个怨那个,搞的大家都不高兴。现在自己好象没感觉了,没人吃自己吃,多吃几天就是了。我家人都比较支持我做讲真相的事。有时丈夫还帮我。有时机器不好使,我就赶快找自己,发正念,保证能找到毛病。我很爱护我的机器,它不但是我的法器,它还是我向内找的一面镜子。现在我打出的纸币特别干净。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尽快放下人心,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认认真真的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