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走进安徽女子劳教所的大门,你会看见整洁的房室、优美的环境。你不可能把它和纳粹集中营联系在一起,外人很难想象的出,在这宁静、优雅的背后掩盖着充满了恐怖的罪恶,令人窒息。过去总认为: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是最邪恶的黑窝,误认为安徽女教所可能没有那么邪恶,但当我亲身经历并亲眼所见了以下一幕幕事实时,我发现中共恶党统治下的专政机构都一样邪恶。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安徽女教所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一进这所黑窝,就被关进单间或无人进出的包厢房,不让接触其他人,完全封闭,就连洗漱也要等到走廊没人、十二点以后才让出来洗,每天由包夹读谤师、谤法的黑书,逼看诋毁大法的光碟,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恐吓、威逼、辱骂、殴打、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逼写思想汇报等,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方翠娥是零七年九月份被关进安徽女教所的。刚进去时,健健康康,脸上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是很善良的一个老人。在这所黑窝内由于长期的恐吓、威逼,她被逼违心地做了“转化”(放弃信仰),可是作为法轮功学员那种精神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列队时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这时值班恶警慈玲玲像发疯一样,将这位与她母亲年龄相仿的老人,扯着衣服倒着拖上二楼,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吃饭、上厕所全靠别人帮,而且她们还用宽宽的透明胶布从她的后脖颈一直绕到前面,将嘴粘住,有时要缠很多道。从此方翠娥被关进密室遭受了非人折磨,到十二月二十日,一个月不到,她已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瘦的皮包骨头。生活上不能自理,经常不吃不喝,恶警让别人给她买饭,然后再把饭倒掉,刺激她,说她浪费粮食。参与迫害的犯人有肖县的马兰、合肥的汤英儿(吸毒犯)。

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二大队恶警周明凤说带方翠娥去合肥市精神病院给她做医疗鉴定,上午八点钟走的,到十一点钟回来时,方翠娥整个人一直发抖,蹲在地上不能站立,见人就躲。看她的两个人觉得奇怪,其中一人对周明凤说:“周大,方翠娥早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样呢?”周把眼朝她一瞪说:“不要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到中午十二点打饭,方翠娥不能走,几个犯人几乎把她连拖带架弄到食堂,她一直颤抖也没有吃饭。下午她因小便失禁,裤子被尿湿,帮她换衣的人发现她全身有大面积青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周把她打成这样,怪不得周明凤说把她累死了。直到方翠娥于三月二十九日被释放回家,她大腿等处的大面积紫块也没有消退。

三大队有个叫小刘干事的恶警,每天手里拿着电棍跟在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后面,这位学员已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经常看到她不能行走,被两个包夹拖着架着。

除此之外,恶警们经常唆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在二大队曾遭吸毒犯胡四华、盗窃犯刘贵英殴打。还有法轮功学员田中凤经常遭犯人辱骂,恶警还唆使犯人不理睬她、孤立她。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再加上生活上的控制、人格上的侮辱,真是地狱一般的恐怖。

二、劳役迫害

劳教所已成为邪党敛财的重要机构,各大队都有生产任务和经济指标,警察就拼命的逼劳教人员为他们完成任务。经常听四大队马××在队前训话说:这个月任务完成不了,我们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还说,劳教劳教,先劳后教,劳动是第一位的,谁让你们是劳教,有本事就别进来。

每天劳动时间都是十几个小时,劳动任务是社会上同类工作量的三到四倍,完不成任务除扣分外,还有五花八门的惩罚。如罚抄所规队纪、羞辱、罚站、殴打、延期等,即便如此也很难完成他们的任务,所以安徽女教所每年都要从上海青浦劳教所买回二至三批劳教人员,每批是一、二百人,分发至四个大队,从而满足他们的劳动生产量,人像牲口一样被买来卖去。

劳教所与公安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解除非法劳教时,劳教所通知当地公安直接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不让回家,即使不送洗脑班,也是长期跟踪监视,甚至设置陷阱诱捕,直到再次绑架。比如法轮功学员刘云、高成美就是这种情况,回家才几个月又遭绑架。公安每送一个人,劳教所都要给他们一笔钱,劳教所再把被送来的人作为奴工,强迫她们干活,从而为劳教所赚钱,牟取暴利。

三、恶劣的生存环境

在这高墙内,恐怖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稍不留意就会招来殴打、辱骂及扣分延期等处罚,比如你在走廊中迎面碰到穿黑色制服的,你没有称呼:××好。她会把你叫住,责问你;难道没看见我吗?同时大声呵斥:去把分表拿来扣分。就这样恶警不知羞耻的强迫劳教人员见到他们时,必须说:干部好。而且随时随地都有扣分的可能,上班干活时间不让说话,下班或去食堂的途中不让说话,如果她们偶尔听到有人说话,全队的人下班后可能要罚站大厅,尤其是李珊值班,这种事常有。

劳教所的食堂完全是社会经营性质的,菜卖的很贵,对卖不掉的菜往往强卖。加班从来不给加班费,每月只有一百二十元左右的生活费。每个人进劳教所都要买两个暖瓶,可是很少有自己使用的,新瓶都在警察办公室被使用,劳教人员用的很多是不保温的旧瓶。劳教服、统一用的被套在解教时,都强行扣款。

四大队楼层稍高,水压不大,水头很小,半天才接一桶水,夏天洗头、洗澡、洗衣总共才十至十五分钟,而且水头稍大的都被班组长占有,每天洗漱象打仗,根本洗不干净,到时没出来,还要挨骂甚至扣分。洗漱间下水道不通畅,脏水泡在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传染为严重的“香港脚”,这里大部份被关押的是吸毒、卖淫者,她们由于生活糜烂,有很多人有传染病,尤其是性病,如梅毒等,警察封锁消息,直到此人再不能关押时,劳教人员才得知她有病。

另外每年的年终评审及“十一”等邪党假日,搞所谓的安全检查,其实是搞恐怖洗脑和恐怖演习。说不定大难落到谁头上,所以很多人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为严重。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在此正告安徽女教所的警察,立即停止行恶,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你们的恶行都被一笔一笔记录在案,不要被利益迷住了双眼,继续助纣为虐。那样会害了你们自己,也祸及你们的家人。